第711章 自取其辱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狀態實在不好,本來想就懶下來,歇一天. 更新最快可是,雙倍月票最後的最後了,還是強憋出來一些,大伙兒有月票的就投了吧...

寢宮之內.

燭光影動,桌案前,皇帝仍在辦公,而苗貴妃則是倚在床前默默垂淚.

......

趙禎端著一本奏章,看似是神情自若地批閱,只不過侍奉左右的宮人大監都知道,官家已經擎著這一頁折子,"瞅"了半個時辰了.

"行啦!"趙禎摔下折子,一聲哀歎.

"都哭了一天了,還有完沒完?"

苗妃聞聲,用衣角拭淚,"臣妾......臣妾沒哭,臣妾只是想念麒兒."

趙禎一翻白眼,也是心煩得很,"還說沒哭,那眼睛都要腫的睜不開了."

"唉!"又一聲哀然長歎."還不是你自己挑的好女婿,惹得一手好禍!"

苗妃抬起頭,一日之內走了女兒,又走了兒子,自然是有怨氣的.只不過,丈母娘看女婿,對唐奕當然是一百個滿意.這個時候唐奕又不在,那點小脾氣卻是都使到趙禎身上了.

"怎能怪大郎?大郎不也是,也是為陛下分憂嗎?"

"卻是陛下,怎麼忍心趕他走?"

"你......"

趙禎這個氣啊,都這個時候了,還替那混小子說話.

"你,你當朕願意他走?汝南王府斷了四十幾條腿,當朝三司財相也成了瘸腿相公,不走行嗎!?"

苗妃不依,"那為何讓麒兒跟去?"

"總不能讓福康不明不白地就跟他跑了吧?總要有個由頭."

"還不是怪陛下!"苗妃膽子越來越大."早些賜婚,麒兒也就不用當這個由頭了."

說到這里,苗貴妃哭聲更甚.

"現在可好,麒兒還不到六歲,就要吃盡旅途奔波之苦."

"唉!"趙禎三歎,"好好好,都是朕的不是,都是朕自找的!"

一賭氣,趙禎干脆甩袖子走了.

行至門前,卻是被李大官攔下,"陛下,都這個時辰了,還是別出去了."

"嗯?哦!"

趙禎這才想起,外前已經讓滿朝官員給堵了,他現在是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

苦笑一聲:"這個混蛋小子,朕要好好懲治于他!"

"自己一拍屁股跑了,卻是留給朕一個爛攤子."

李大官泯然偷笑,"這個攤子卻是比原來好上不少呢!"

"聒噪!"趙禎橫了李秉臣一眼."朕還沒與你算賬!"

李秉臣一禮,"但憑陛下責罰.."

"責罰?"

趙禎心道,我罰誰去?我罰我自己.

兩手一攤,一邊指著寢宮里面,一邊指著外面,露出一臉無奈,"諾大的開封,卻是連朕的容身之所都沒有嘍."

這話李秉臣卻是沒法接的,只得婉轉建議道:"娘娘想念皇子殿子也是情理之中,陛下多勸勸也就是了."

"至于外面,晾他們一夜,也沒什麼的."

"算了."

不想,趙禎悠然再歎,卻是笑出了聲兒.

"幾十條斷腿,要是在殿前再晾上一夜,卻是要說我這個官家不夠仁厚了."

"走吧,去會一會兒他們!"

說完,率先踏出門去.

......

休政殿外,一眾臣子昏昏欲睡,只是人群拱衛之中,時不時傳出幾聲呻吟,卻是讓人不得不精神.

直到現在,眾人還是一陣陣地腳心往上躥涼氣.

那個癲王是真他媽狠啊,汝南王遺子,皇族後人,說特麼打斷腿就打斷腿!?

還有韓琦,這位大宋高富帥也算是折騰到頭了.

回來三天,就三天!本是以為呼風喚雨要在京師大干一場,一進京就大搖大擺地去了汝南王府,可謂是鋒芒畢露.

可惜,那個瘋子想和你過招就過招,不想和你過招就來橫的,韓相公一個回合都沒走下來,卻是連內褲都輸掉了.

再看看人家老賈.

現在眾人看老賈的表情都變了,原來只當這老相公是窩囊廢,早就失去了當年的銳氣.

可是現在再看,老賈這才是大智慧......

聽說三天前,老賈也去了汝南王府.只不過,人家進去沒一會兒就出來了,還是一副鬧僵了,頗為挫敗地獨步長街,一步一步走回家的.

也不想想?賈子明能讓一個韓琦挫敗?明顯就是見事不對,躲了!

......

此時,蔡襄湊到孫沔身邊.

蔡襄這些年也是借了文彥博,富弼的光,本來早就該回京了,可是朝中沒有他的地方,就只能一直在外面等著,心中自然有怨氣.

本來還想和韓琦一樣,回來大干一場.可是現在看,這京里的水有點深,還不如在外面過得安心.

"元規,怎麼就鬧到這個份兒上了?"

往孫沔耳邊又湊了湊,"我聽說,這個癲王勢大業大,陛下更是有心收做駙馬.怎麼這次這麼糊塗,干出這種事兒不是自毀前程嗎?"

"自毀前程?"孫沔冷笑一聲."毀什麼?怎麼毀?"

"呃......"

孫沔別看也算是汝南王一系的老臣,可是他陷的不深,心里明鏡兒似的.

"人家是複燕首臣,百姓心中的英雄,正是春秋正盛."

"你再看咱們這幾個爺,通敵賣國,害死南平郡王,陷閻王營于險地,差點讓楊公骸骨不得歸宋,早就臭大街了!"

"兩相比較,你就說,你能把唐瘋子怎麼著吧?"

賊溜溜的環視一圈,"你別看現在人是不少,可你看著吧,沒戲!"

說到起興,孫沔掰著手指給蔡襄數了起來.

"官家護著他,還有王德用和范仲淹兩尊老神,加上文彥博,狄青,富弼,宋庠這班幫凶!"

"朝議都難過,還能把他怎樣?"

蔡襄有點茫然,"不至于吧?王法何在?"

孫沔輕笑,"王法?你還別不信,就算過了朝議,那你說,你能把他怎樣吧?貶黜?那瘋子要是在乎這個,他也就不是唐瘋子了!"

"殺了?"

"百姓就第一個不答應!"

說到這兒,孫沔特意湊到蔡襄耳邊,用只二人聽得到的聲音道:"你還別不信,沔把話放在這兒,今天誰鬧的凶,明天誰家就得被百姓潑糞,鬧得不得安甯!"

"所以啊!"孫沔一臉過來人的樣子."學學人家老賈,該撤就撤.一家斷腿的世子,你還指望什麼?一會兒進去做做樣子,過得去就得了,別把人得罪死了!"

蔡襄還是不太信,"那總不能就這麼算了吧?"

"算了是肯定不會算了."孫沔沉吟一番."你有一句說的沒錯,王法還是要顧及的.不過,依我在朝多年的經驗,這事多半要扯皮一段時間.等風頭過了,官家給個適當的懲戒,也就算交待了."

"......"

蔡襄聞之,感慨道:

"聽元規這麼一說,襄覺得,還是我的青州知州好當一些."

"可不."孫沔深以為意,長歎一聲.

"當年老王爺在時還好些,起碼有個分寸.自從王爺走後,他的這幾個兒子卻是越來越不像話.連賈子明都壓不住,你說得什麼樣兒吧?"

"我啊!"孫沔長歎一聲."要是有外放之機,也該想想,是不是也出去躲一躲清淨的好了."

說到這里,孫沔還特意撇了一眼趟在一邊的韓琦."哪像這位,生怕落下他,結果怎樣?"

"真當他比賈子明看得還通透!"

......

孫說沔這句時,情緒沒控制好,有點大聲,韓琦趟在那里似是聽到了,臉色煞白,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氣的.

怨毒地看著趟在一旁的趙宗實等人,韓相公扭曲地想著,若不是因為那一箱子東西,他真想現在就掐死這幾個廢物.

......

這時,休政殿的大門呼然而開,李秉臣緩步而出.

"陛下有旨,眾臣殿內覲見~~!"

眾人聞聲,有人一怔,比如孫沔.他巴不得在這站一宿,既照顧了汝南王府,又沒去和趙禎硬剛.

有人大喜,大喜的還不少.心說,這是臣子的又一次勝利,皇帝迫于壓力,不得不深夜召見.

有人則是賭誓發願地要借此群臣逼宮的機會,一雪斷腿之恥.

"抬我進殿!"韓琦吩咐左右.

他帶著汝南王這一家斷腿的來,不就是要當殿與趙禎施壓嗎?

可是,到了殿上,高位上的趙禎一句話就讓韓琦差點沒吐了血.

"韓愛卿回京三日,就落得個殘疾,當真難得啊!"

"難得??"

"難得?"

"難得!!"

不光是韓琦,殿上百官也琢磨著官家的這個措辭..

難得......

"陛下!"韓琦站不起來,上不了禮,只得坐在地上,與趙禎回話.

韓琦雖是腿斷了,可心依然驕傲.

"陛下何出此言,臣不懂,還望陛下解惑."

他這是反將趙禎一軍,做皇帝的用詞不當,當殿諷刺臣子,這是失德.

可是,趙禎笑了.

"不懂?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聽說,韓愛卿回京第一件事就是去了某人府上,卻是三天之久,也不來見朕.朕也不懂,在韓愛卿眼中,到底誰是皇帝?"

"我......"韓琦一陣慌亂,一時語塞.

可是馬上鎮定下來,"陛下這是要臣死嗎?怎可說出這等誅心之語?"

趙禎聞之,默然搖頭.

他不是唐奕,要是那個小混蛋,現在會立刻回答是.

如果是這樣,那韓琦就必須死在殿上.

趙禎不下手,他自己也得了斷,以求自證.

可惜,趙禎不是唐奕.

"算了......"長歎一聲."愛卿此來何事?"

"臣要狀告唐奕,目無王法,傷臣致殘!"

"大膽!"卻是李秉臣大喝一聲.

"癲王殿下也是你能直呼其名的嗎?"

"呃......"

韓琦一陣無力,氣勢又弱幾分.

"臣口誤,是狀告嗣癲王......殿下,目無王法,傷臣致殘!"

趙禎聞之,滿意地點點頭,"可有實證?"

韓琦急道:"臣家中親眷,府前百姓皆是實證!"

"哦."趙禎點頭."竟有這麼多人看見癲王行凶?"

"呃,不是癲王,是癲王派來的軍將."

"癲王派來的軍將?"趙禎再疑."癲王手中並無兵權,甚至今日新封,連府邸,家臣都沒有,何來軍將?"

"這......臣久在西北治軍,一看就知那是軍中好手."

"那他們可曾說是癲王指派?"

"並無."

"那就奇怪了."趙禎大樂."只是認出是軍中之人,人家又沒說是癲王指派,你又何以認定這犯法的是癲王!?"

"這......!"

韓琦瞬間石化,看了看趙宗實那幫斷腿的兄弟,又看了看殿上的群臣,他說不下去了.......

這時,趙禎自言自語,又極盡鄙夷的聲音再次傳來,"哼,也就這點章程了."

"既然撕破了臉皮,又裝模做樣的給誰看?"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