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g,更新快,無彈窗,!

一曲《肝腸......》,不對,一曲《鳳求凰》,唐奕臉都綠了.

蕭巧哥靠到唐奕的左邊,小嘴嘟著,"還真是鳳求凰呢,某人好有女人緣呀!"

而福康也是牽著宗麒的小手來到唐奕的右邊,"這就是那個香奴姑娘嗎?好漂亮的小娘子......"

......

宋楷等人只覺場中溫度驟降,隱有肅殺之氣刮得人面皮生疼,忍不住倒退兩步,卻是都躲得遠遠的了.

"有殺氣!"

"嗯!"辜胖子深以為意地點頭."都往後靠靠,往後靠靠,別濺得一身血!"

賤純禮聞言,方知天下之大,有比他還賤的存在,頓感五內敬服,朝著辜胖子凝拳一抱:

"在下范純禮,小字彝叟,不知這位兄台高姓大名?"

辜胖子哈哈大笑,鄭重回禮,"不敢當不敢當!在下辜凱,字斂之,這廂有禮."

"久仰久仰!"

"客氣客氣!"

得,這邊這兩頭算找著組織了.

......

唐奕鼻子都氣歪了,你們大爺啊,落井下石啊!

左看看巧哥,右看看福康,尷尬地咧嘴一笑,"嘿嘿......"

"嘿嘿......"

"挺好聽的哈!"

左邊的蕭巧哥笑魘如花,脆生生地回道:"是呀,挺好的."

"呵呵."唐奕干笑兩聲,轉向右邊.

"還行哈?"

右邊的福康也是撲閃著大眼睛,抿然一笑,"豈是還行......"

"《鳳求凰》呢."

"呃......"

唐奕只覺壓力山大,這個紅妖精就是沒事兒找事兒啊!

不過,這等小場面也想難倒唐子浩?

"咳咳!"一本正經的干咳兩聲."也不知是唱給誰的哈,卻是個幸運的小子!"

"唐哥哥真不知道?"蕭巧哥笑意更深."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呢."

而福康雖然平時與蕭巧哥接觸也不算多,但是女人都是如此,在感受到另一個威脅的存在之時,天然的就與身邊的同類抱成了一團.

此時,與蕭巧哥可以算是一唱一喝,配合默契了.

"公子糊塗的可真是時候,那不就是彈給公子的嗎?"

"是嗎?"唐奕挺像那麼回事兒眼睛一立."給我的?真是彈給我的?"

......

連身後一眾看熱鬧的吃瓜群眾都聽不下去了,這孫子是真不要臉啊!

編,接著編,看你能編到什麼時候.

連得了蕭巧哥和福康肯定的答複"這就是彈給他的",唐奕登時義憤填膺,啪的一聲,猛一拍船梆.

"可惡!"

"這紅妖精怎可如此生事?怎可如此害我清名?"

恭敬拱手,"兩位小娘子放心,奕豈是見色起意之人,對兩位之心,天地可鑒,絕再裝不下第三人!"

"那君姐姐呢?"

"呃......那就再加一個......"

蕭巧哥點著頭,煞有其事的思考著,"那什麼時候可以再多加一個呢?"

"不加了!"唐奕篤定回道."就三個,多一個都不加了!"

"那這個呢?"福康一指岸邊.

"這個?"唐奕輕蔑地看向河岸,他現在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哪兒來的狂浪女子,二位且安心,奕這就去把此女罵走,斷了她的癡心妄想."

說完,唐奕真的貼到船沿,扯開嗓子就嚷開了:

"呔!"

"冷香奴!"唐奕暴喝一聲,指著岸邊的火紅就罵開了.

"那什麼......"

"那什麼......"

"那什麼,船上還有空位,你要不要上來?"

我噗!

我噗噗噗!!

船上登時絕倒一片.

特麼你敢再無恥一點兒嗎?有那麼一瞬間,曹佾,潘豐真的以為唐奕要丟軍保帥,罵一個安撫兩個.

結果......結果這個轉折有點突然啊.

辜胖子與賤純禮也是相視無言,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欽佩,論起賤來,這孫子無人可比,天下第一!

而蕭巧哥與福康則是滿臉的哭笑不得,這壞胚怎麼想的?不是說罵走的嗎?

......

此時此刻,唐奕在耍寶賣賤,一船的人在吐槽看戲.

本來還有幾分尷尬的場面,讓唐奕這麼一鬧,卻是歡樂非常.

唯有一人,卻是怎麼也笑不出來,"船上還有空位,你要不要上來?"

唐奕此言一出,悠揚曲調乍然而止,冷香奴臉色煞白,抬頭遠望.

"公子在邀請奴家?"

唐奕怔了一下,局促回道:"山河秀美,江山無限,姑娘不想去看看嗎?"

"山河秀美?江山無限?"冷香奴喃喃複述.

隨之緩緩搖頭,她只是一棋子,連能不能入局都要唐瘋子說了才算,又哪里有資格去領略山水之情呢?

淒然回道:"香奴是細作......"

唐奕聞之,心中莫名一緊,本想說些好話,卻又習慣性地脫口而出,"豈不正好?我身邊正缺一個細作."

"不,公子不需要細作了......"

說完,冷香奴玉指輕撥,繼續著那首沒有彈完的曲子.

直到汴水急下,帶著那艘江船遠去,冷香奴也沒再抬頭望上一眼.

......

此時,蕭巧哥與福康也是收起了玩笑與敵意,或者說,二女皆被冷香奴的行為所震.

福康望著化作一個紅點,漸漸遠去的冷香奴,"她為什麼不上船?"

蕭巧哥回道:"她是個倔強的女人..."

而唐奕則是緩緩搖頭,"她是個倔強的傻女人."

......

------

江風徐徐,月迷云走.

船行一日,正是深夜,唐奕卓立船頭,看天望月,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辜胖子不知何時站到唐奕身邊,"有時候,老子還真是挺羨慕你的."

"羨慕我什麼?"

辜胖子答道:"有陪著的,有想著的,有兄弟陪伴,有師長指路,還有一個官家給你擦屁股!"

"不像我,為不偏權,而孤身."

"為不偏義,而寡情."

"活著,沒意思!"

唐奕一翻白眼,別的不敢說,這胖子活得精彩著呢!

"你到底想說什麼?"

辜胖子一陣沉默,"你到底拉我來干什麼!?"

唐奕一挑眉頭,"看你順眼,一起溜達唄."

"滾蛋!"辜胖子笑罵."給點干貨."

"哈!"唐奕大笑."干貨沒有,得等官家處理完這事兒之後,再告訴你."

日!

辜胖子一陣無語,等官家?

那且得等等了.

------

一個新封的嗣王跑到郡王府大鬧一場,雖然沒出人命,但卻一下弄出二十多個瘸腿太監.這不是小事兒,就算趙禎想拉偏架,這里面明里暗里涉及的關系勢力,絕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理清的.

等官家處理?

哪有那麼容易?

也正如辜胖子所料,唐奕拍拍屁股走了,可是後面趙禎,范仲淹,文彥博這些為他擦屁股的,可是焦頭爛額了.

時值深夜,觀瀾書院燈火通明,趙禎行在休政殿外,密密麻麻盡是朝臣.

不為別的,法辦癲王,嚴懲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