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生不如死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從地上撿起一把侍衛的長刀,抬眼望,"汝南郡王府"五個燙金大字組成的匾額,高高在上. 更新最快

當年,趙允讓自縊保節,趙禎心軟,沒有收回王府,而是讓這一家人繼續假借著汝南王的威名混事兒.

可惜......

聽著王府之內傳來曹老二帶人橫沖直撞的喊殺之聲,唐奕忍不住呢喃出聲:

"這一家確是作到頭兒了!"

長刀斜垂,邁步而入.

......

開封百姓無不駭然,不由得想起三年前,唐奕也是刀鋒一指,"殺"字成咒,霎時間大遼館驛血流成河.

今天......

眾人面面相覷,呆若木雞.

"他不會要把汝南王府也殺個血流成河吧?"

"殺的好!"有人則是恨恨出聲."這一家子從上到下哪有一個好東西,殺了倒也乾淨!"

"對!沒聽唐子浩剛剛說嗎?他們勾結遼人,私通賣國."

"殺!"

"對,殺!"

百姓們從最開始的議論,到異口同聲地喊殺出聲,只恨自己手中無刀,否則定要跟著唐奕殺他個干乾淨淨.

......

殺?

唐奕進府之前,聽著身後的鑿鑿民意,不禁冷笑出聲.有些時候,有比死更讓人難受的活法.

汝南王府.

王府侍衛早已被盡數打倒,與閻王營這些血里火里趟過來的真正死士相比,他們哪是一合之將.

正廳之中,曹覺此時長刀在手,眼中滿是嗜血的腥紅.

"除了趙宗球不在府上,剩下二十一個腦袋,都在這兒了!!"

唐奕聞言一愣,由衷感歎:"挺齊啊!"

他只盯著趙宗實和趙宗懿了,還真沒想到,就漏了一個趙宗球.

鐺!刀尖支地,唐奕蹲了下去.

"別怕,這腦袋不還在脖子上呢嗎?"

呵呵......

這倒是沒說錯,此時廳中,趙家這一窩除了漏網的那個趙宗球,全都蜷在地上瑟瑟發抖.

"唐......唐子浩!"趙宗懿聲色厲斂,臉色發青.

"你,你要干什麼?"

"噓......"唐奕作了一個噤聲的手示."沒有你說話的份兒".

看向趙宗實:"你來問吧,問我要干什麼."

趙宗實也算硬氣,緊咬下唇一言未發,他恨.

恨自己,恨漏算了這個瘋子,恨忘了唐瘋子是不講規矩,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三個月......

韓琦說三個月就能一定高下.

可惜,三天.

只過了三天,這瘋子就殺上門來了.

......

"不問是吧?"唐奕無所謂地一攤手.

"那好,我說你聽!"

索性不急,悠然出聲:

"我唐瘋子不是不講理的人,今天上門,不冤枉吧?"

見趙宗實還是不出聲,只怨毒地瞪著自己,唐奕一笑.

"那就是不冤枉了."

"別怪我,只能怪你們不該與一個瘋子為敵."

趙宗實終于端不住了,"你到底要怎樣?"

"沒要怎樣,就是尋仇."

"唐子浩!"卻是趙宗懿再次嘶吼出聲."私闖王府,意欲行凶,你眼里還有王法嗎?"

"王法?"唐奕偏過頭,猛的沖了過去,一腳踩在趙宗懿的胸口.

"老子和你講王法的時候,你不懂事兒啊!"

"你特麼不接啊!"

唐奕是什麼體格,只這一腳,趙宗懿就吐血倒地,再難爬起.

做完這件,唐奕端詳著手里的長刀,猛然揮出,趙家兄弟一聲驚呼,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再睜眼之時,原來只是把刀架在了趙宗實脖子上.

眾人稍松口氣,他沒真動手殺人.

可是,有人卻是沒法松氣了.

趙宗實嚇的眼珠子瞪圓,臉都綠了,咔咔咔咔,上下牙關磕個不停.

看來,也沒表面上那麼坦然.

......

心里最後一道防線一旦崩塌,趙宗實再也顧不得什麼尊嚴,什麼恨意,什麼皇位.

"子子,子浩!有話好說,有話好說!莫要傷人!"

唐奕一樂,盤腿坐到了趙宗實對面.

"世子在求我?這可不是一個勵志當皇帝的人該有的懦弱."

"我......我......"趙宗實我了兩聲,眼珠兒四顧,沉吟良久."我可以不當皇帝......"

"我可以不爭皇位......"

"晚了."

"不,不晚!你相信我,我退出,我不當了."

唐奕低首搖頭,"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勸你說些有用的,有什麼想交代就趕緊趁早,別一會兒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們欠老王爺的命,欠申屠鳴良的命,今兒個得還!"

趙宗實抖個不停,可是,腦子還算清醒,趙德剛確實是因為他告密而死.

可是......

"申屠鳴良是誰?"

"你不能把什麼都算在我頭上.再說,我與他無冤無仇,何需要他性命?"

"!!!"

曹覺等閻王營兵士此時也是氣憤難當,若不是唐奕坐在那兒,曹老二恨不得上去親手刮了這混蛋.在他眼里,一個厮殺漢連名字都不配知道.

唐奕倒是有耐心,"一個死在古北關的宋將."

"軍漢?"趙宗實驚疑出聲."一個軍漢,子浩也要與我計較嗎?"

唐奕聞聲,再難沉得住氣,怒吼著站了起來,長刀就指在趙宗實的鼻尖.

"只憑這一句話,你今天就不冤!"

......

"子,子浩,你你,你要冷靜.殺殺,殺了我,與你沒有半點好處."

"你忘了嗎?"唐奕喃喃出聲."我是個......瘋子!"

"瘋子做事,是不需要好處的."

"還有."唐奕笑得極為殘忍."誰說我要殺你了?"

"你!?"

趙宗實滿眼的不可置信,看今天這架勢,他以為十死無生了.

可是,他不殺人?

這時,唐奕的聲音好似穿過九幽而來:

"知道嗎?對于你這種人,死並不是最可怕的結局."

"可怕的是......."

"生,不,如,死!"

說到這里,唐奕猛然一轉刀把,刀鋒朝上,厚背朝下,掄圓了膀子,沖著趙宗宗的膝蓋骨就砸了下去.

"啊!!"

整個汝南王府霎時間只剩下趙宗實的慘嚎.

只這一下,趙宗實的一條腿就已經違反常態的向上微微翹起,膝蓋骨更是塌到了腿里,碎的不能再碎.

趙家兄弟一個個嚇得面似金紙,有進氣卻不敢出氣.

就連曹覺看著那變了形的大腿都直咧嘴,真疼啊!

......

唐奕還沒完,擰著眉頭,"也不對稱啊!"

再次掄圓胳膊,手起刀落......

"啊啊啊啊!!"

這回,兩條腿對稱了..

趙宗實疼得眼瞅就要暈過去了,唐奕一巴掌扇過去,把他打醒.

"你瞧,腿折了."

"老趙家就算人都死光了,也不會讓一個瘸子坐到皇位上去丟人.吧?"

趙宗實哪還聽得見唐奕說什麼,疼的在地上直打滾,當真是活不成也死不了.

"唐奕,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唐奕聞之,咧嘴一笑,"我好不好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好好活著."

"活著受盡世人唾罵,活著看皇位離你越來越遠!"

說完,不再理會趙宗實,抬眼看向滿廳的趙家兄弟.

"老二!"

"在呢!"

"這一屋子好腿我看著難受,全給我打斷!"

"噗!!"

曹覺心道,你是真特麼損啊!

從此之後,汝南王府一窩瘸腿兒,這還真比殺了他們來的殘忍.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