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殺進去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也是曹覺想不通的問題,唐奕是瘋,但他不傻,何必給自己沒事兒找事兒,暗中做掉,古來有之. 更新最快以他的身份地位,誰也不敢把這盆髒水潑到他身上.

可是為什麼?

他為什麼偏偏要惹這一身騷?偏偏要自己登門,親手砍了那一家?

......

唐奕放下茶碗,與曹覺對視.

良久.

"那你說,我為什麼非要大搖大擺地去呢?"

"我哪知道!"曹老二眼睛一立."就是想不明白才問你."

"因為......"唐奕無端端冒出一句,讓曹覺更回的迷惑.

"因為,我怕,舍不得!"

"哦去!"曹覺越聽越玄乎."你別嚇我行不?"

"不是,你這瘋子到底要干什麼!?"

唐奕無言,出神地端起茶碗飲過,不由皺眉.

太淡了......

四下掃看,卻是在找酒.

......

廳中氣氛略顯壓抑,而廳外,徐媽子此時也不好過.

見冷香奴出來了,急急把她拉到一邊.也不廢話,從袖子里扯出一摞票子,有點發抖地捧到冷香奴面前,就像捧的是燙手山芋.

"小姐你看."

冷香奴接過,展開一看,心里登時也是咯噔一聲.

只見是一寸多厚的華聯購物券,足足有百十多張.

而每一張的面值,卻是市面上絕難見到的

一千貫.

......

這一摞足足有十幾萬貫,徐媽子方寸全無.

"老身只當是尋常賞錢,看都沒看就揣了起來.剛剛去置辦酒菜,這才發現,吾的親娘,一千貫一張!"

冷香奴捧著那摞票子怔怔發呆,半晌不由苦笑,"也不想想,他從來不發賞錢,卻是怎會無端散賞?"

下意識回首廳中,心道,這是干嘛?

......

"酒呢?拿酒來!"里間傳來唐奕陰沉的咆哮.

冷香奴這才收回心思,略一沉呤,把一摞票子收了起來,對徐媽道:"媽媽去備酒吧!"

"哎,哎!"

徐媽急忙應著,調頭就要下樓,走了幾步,又不放心地折了回來.

"姑娘也別太......"

"媽媽放心,香奴自會好生處理."不等她說全,冷香奴已經把話堵了回去.

徐媽子一臉的悻悻然,還是補了一句:

"該收就收,也是公子的一點心意."

說完,許是怕冷香奴怪她多嘴,急走幾步,下樓去了.

可惜,還沒出凝香閣的大門,只覺眼前一黑,一堵閃著金光的肉牆把整個門都封上了.

"香姑姑娘在不在?快出來接客啦!"

卻是辜胖子那特有的賤嗓兒在樓前炸響.

徐媽一翻白眼,接你妹!和著你們真當這凝香閣是窯子了.

有唐奕撐腰,徐媽才不怕這胖子.老臉一拉,"我家姑娘不在,公子慢走!"

"不在?"辜胖子玩味一笑."沒關系,爺在這兒等著!"

說著,就往里闖.

那肉山一般的身子徐媽哪里擋得住?幾乎就是被辜胖子倒推著進了花廳.

"哎喲喂,都是死人啊?不知道攔著點!"

徐媽氣的不行,卻是拿邊兒上看熱鬧的丫鬟婆子,門頭使役出起了悶氣.

"給我趕出去!"

眾人得了令,正要上前,不想,二樓突然響起冷香奴的聲音:

"讓辜公子上來吧!"

辜胖子登時咧嘴大樂,下巴一揚,很得瑟地邁步上樓.

到了樓上,只是淡淡地朝冷香奴點了點頭,然後都不用她讓,自己大大方方地就進到了廳中.

"呦!不夠意思啊,吃花酒都不叫我某家?"

唐奕在那里苦笑一聲,知道這胖子是奔著自己來的,也不和他客氣,"你不該來!"

辜胖子聞聲,氣勢一泄,頹然地坐下,"也不想來,可是......"

"還是火候不夠,做不到無懈可擊啊!"

唐奕點點頭,"既然來了,那就陪我好好喝上幾杯吧!"

"好!不醉不歸!"

......

酒不醉人,人自醉.

這一夜,唐奕,辜凱,曹覺,陳志揚,從黃昏喝到月上中天,又從月上中天,一直喝到後半夜.

到了後來,唐奕已經醉得什麼都不知道了,張牙舞爪地自歌自唱自跳,載歌載舞,好不痛快.

最後,曹覺等人見他除了酒,連人都分不清誰是誰了,只得散去.

冷香奴看著唐奕那個醉相是出不了屋了,還真得在凝香閣住下,只得安排房間與他歇息.

辜胖子是多麼八面玲瓏之人?只一頓酒,就和曹覺,秀才混成了兄弟,攬著二人豪氣大叫:

"走,咱們不耽誤這醉漢的好事,哥帶你們換場子,接著喝!"

接不接著喝另說,但這凝香閣是不能呆了,倒是真的.

曹覺二人也是知趣,與辜凱下樓,告辭而去.

......

唐奕也是會挑時候,等三人都走了,只剩他和冷香奴,這貨終于出了洋相,只覺腹中一陣翻騰,噗!

吐了......

吐的都是酒.

冷香奴莫名一陣心疼,倒是忘了,這壞胚一晚上只顧喝酒,卻是一口下酒的吃食都沒動.

也不嫌她髒,上前幫他收拾.

徐媽帶著丫鬟進來,急聲道:"讓下人做就是了,姑娘怎還親自動手?"

冷香奴一歎:

"我來吧,天色不早,你們且去歇息吧!"

說著,攙起胡話連篇的唐奕直朝客房而去.

......

第二天一早,唐奕被人搖醒.

"爺,起床了!"

唐奕迷迷糊糊地掙開眼睛,見是冷香奴穿戴齊整地站在床下.

抬眼望窗,外面只微弱的一點光亮透進來,"這不還沒亮天呢嗎?"

翻身還想再睡,卻是冷香奴不依,"曹公子他們已經在閣外等著了."

"哦......"

唐奕一下子精神了,支手坐了起來,頓覺頭疼欲裂,卻是昨夜喝的太多,曹覺等人什麼時候走的,都不記得了.

見唐奕起身,冷香奴眼神有些閃躲,"奴奴去給爺打水."

......

借著冷香奴忙活的當口,唐奕倒出功夫四下掃看.

先是覺得身上有點兒不對,"誰給我換的衣裳?"

冷香奴倒是不答,反而怪道:"還說呢,吐的滿身,不換還給你漚著不成?"

"哦......"唐奕面上一紅,丟人了.

為解尷尬,只得拿睡覺這屋子說事兒,"不仗義啊,就給爺睡客房?"

冷香奴一頓,"那你......還想睡哪兒?"

......

在唐奕眼里,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這紅妖精居然也有順貼的一面,不但伺候洗漱,連更衣束發都是親自動手,好不周到.

心道,這十幾萬花的還是值的,至少不惹老子生氣了.

錢啊,真是好東西.

......

冷香奴不知道唐奕心中所想,認真地幫他穿上罩袍,系上襟扣,又紮上衣帶.每一步都做得極用心.

"用了早飯再走吧!"

唐奕搖頭,"不了,下面還等著呢!"

冷香奴略有失望,但也知今天是他的大日子.

"倒是忘了,公子今日要封王進爵了,確實要早些回去."

"回去?"唐奕一挑眉頭."誰說我要回去?"

"哦?公子不回去接受冊封?"

唐奕輕笑道:"那個王爵,回不回去都是咱的."

"但是有些人,你不去看看他,他還覺得自己過得挺滋潤!"

說完,唐奕大步下樓.

"公子!"香奴追到樓梯.

"有事兒?"

"公子......還什麼時候來?"

唐奕略一停頓,帶著幾分淒涼輕輕一笑,"以後都不來了......"

"你......"

"你若想抽身,就去找張晉文,已經安排好了."

"都不來了......"

冷香奴呆立廊前,直到唐奕消失在門外,一沫香淚黯然而下.

.....

唐奕出了凝香閣,只見曹覺和秀才帶著那五十個閻王營的兵已經等在了那里,黎明尚暗.

掃街的老仆役見了這一方肅殺沖天,也是下意識地躲的老遠.

唐奕掃視眾人,"今......"

只一個字,就卡住了.

因為,在人群之中,他看到一個不應該看到的窈窕身影.

兩步沖了上去,"你來做甚?回去!"

"不!"君欣卓一點都沒給唐奕留面子."你在哪兒,我就在哪兒?"

唐奕一翻白眼,正要勸她,余光一掃,又看兩個不應該出現的人.

"你們又來干嘛!?"

是宋楷和范純禮.

二人聞聲大樂,"這好事兒不帶著兄弟,卻是不義!"

"帶你大爺!"

唐奕大罵:"別給你們家里找事兒!"

二人一撇嘴,宋楷道:"我爹都跑燕云去了,還能找什麼事兒?"

賤純禮也不示弱,"我爹都辭官了,更不用我操心."

說著,賤純禮一把攬住唐奕的肩膀,"安拉,咱可是有功名在身的人,就算出事兒也死不了,正好和你一起發配嶺外."

宋楷則是攬住另一邊,"就是,這已經是很夠意思了,沒把龐玉,丁源那幾頭睡豬也給你拉下水."

二人一邊說,一邊架著唐奕就往碼頭去,一點都不給他辯駁的機會.

其實,宋楷和范純禮這兩人深受唐奕毒害,就沒打算當官.

正愁怎麼能躲過外放,好混個閑職.至于光宗耀祖這種大志向,還是留里家里的其他幾個哥哥吧.

......

沒辦法,唐奕被這兩人架上了船,架到了城里.

一下船,唐奕又不淡定了.

只見桃花塢里,黑子已經是一身勁裝等在了那里.

"你又來做什麼?"

黑子憨憨一樂,"你惜琴嫂子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大郎看著辦吧!"

日!!

他就怕這幫人不顧輕重跟著他來,所以這事兒一直刻意瞞著.

可是,現在倒好,一個都沒落下,足見他唐奕這些年"人緣"混的多好.

"算了!"

事到如今,汝南王府就在街對面,唐奕就算想勸也勸不回去了,索性干了再說.

"秀才!"

"在呢!"

秀才聞聲,登時來了狠勁,戰場上的肅殺之氣盡露無余.

"說話!"

唐奕冷聲道:"帶十個人去韓琦府上."

秀才登時一臉的蛋疼,"十個太多,給我五個就夠.不弄死那老貨,老子提頭來見!"

"不!"

唐奕冷聲否認,"我不要他的命,只要他一條腿."

"啊?"秀才一怔."不是說好......"

唐奕陰笑,"改了,讓他變成瘸相公就夠了."

說完,唐奕任由秀才離去,自帶著剩下的人,氣勢洶洶地朝街對面的汝南王府而去.

......

此時,回山行在.

趙禎正沐浴更衣,准備上殿,癲王的冊封儀典,他這個皇帝要親自為唐奕披上王袍.

可是,還沒出去,內侍黃門就上來稟報,唐奕還是沒找著.

趙禎的心登時直往下沉.

一夜了,竟然還沒找到?

轉頭看向李大官,"秉臣,那小子去哪兒了?"

李大官知道瞞不住了,不然,趙禎不會無端問他,顯然已經猜到了些什麼.

也不再隱瞞:"子浩此時,應該已經在汝南王府了吧......"

趙禎一驚,暴吼而出.

"大膽!!"

"胡鬧!!!"

"你怎可和他一起胡鬧!!"

李秉臣絲毫不懼,老邁之軀竟顫巍巍的一矮,給趙禎行了個跪拜大禮.

"聖人醒醒吧,那一家不能再留了!"

"大膽,大膽!!"趙禎氣的上氣不接下氣."一窩混蛋重要?還是朕的唐子浩重要?你不知道!?"

李秉臣抬起頭,字字千鈞道:"陛下要複太祖的老路嗎?"

"......"

一句話,噎得趙禎如遭雷擊,頹然淚下.

"可是......可是......可是不能讓他為朕承這個禍啊!"

......

開封城中,汝南王府.

天光早已大亮,開封城民或出街用飯,或早起勞作,汴河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潮如織.

熙攘人群,此時卻被一隊人馬吸引.

只見,桃花塢中魚貫而出一眾短衣精壯,個個龍行虎步,殺氣凜然.

雖然都是便裝,可是明眼人一看便知,這是軍中勇士.而為首之人,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大宋癲王,唐子浩!

此時,百姓無不駐足觀望,好奇唐瘋子這是要做甚.

很快,人們就有了答案.

......

汝南王府門前的侍衛眼見一眾漢子穿街而來,正要上前盤問,不想其中一人已經迎了上來.

一看,卻是曹家的二公子,閻王營的那個曹老二.

"沒事兒,別緊張,就是溜達溜達."

一邊往上走,曹覺一邊笑臉寒暄.

侍衛正在奇怪,曹覺已經到了近前,只覺眼前一花,兩技手刀正中頸間.兩個侍衛都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兒,就翻著白眼,暈了過去.

圍觀百姓倒吸一口涼氣,無不大驚失色.看來,唐瘋子又要發瘋!

可是,這場面看著怎麼這麼眼熟呢?好像前幾年也是在這兒,也是唐瘋子......

......

曹老二一招得成,大手一揮,"給我砸......門."

"門"字說的帶著拐彎兒生生又吞了回去,因為,身旁有兩道黑影已經射了出去.

只見黑子和君欣卓如兩道流光,直射汝南王府大門.

門旁一丈來高的高牆哪里擋得住他們,二人飛身一踏,借力再起,直接就翻了過去.

霎時間,府內傳來幾聲淒厲慘嚎,隔著牆也聽得真切.只數息的工夫,那道朱紅大門就緩緩而開.

曹覺看得直撇嘴:

"嘖嘖,嫂子這身手."看向唐奕."你可對她好點,不然啊......"

"要吃苦頭!"

唐奕哪有心思和他斗嘴,回身環視大街上圍觀的百姓.

"汝南王府通敵賣國,陷大宋兒郎于萬險,至祖宗威嚴于羞愧......"

......

"今日!!!"

唐奕停頓一下,竭力喊出:

"奕要為死難將士血仇!"

"為宗室皇威正法!!"

"以惡懲奸!"

"縱死......"

"無,怨!!"

緩緩轉身,向汝南王府一指:

"殺進去!"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