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曹覺之問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就納悶兒了,這貨怎麼笑得出來?

"你特麼裹什麼亂?誰都能去,就你不行,趕緊滾回去!"

曹老二瀟灑一樂,"哎,你還真說反了,誰都不能去,就我能去才對. 更新最快"

說到這里,曹覺再也裝不下去,臉上盡是淒然與不舍.

"沒開玩笑,這個兵,我是真當到頭兒了."

......

其實從燕云回來之後,曹老二的位置就很尷尬.

一面,他是戰功赫赫的古北關功臣,理當加官進爵.

可是,另一面,他又是觀瀾系最大一支,曹家的二公子.

不論是出于哪一點,他都不應該在軍中再任要職.

不光是他,這次北上,楊懷玉和他老子楊文廣本都應該得到封賞.可是,趙禎也好,還是朝臣也罷,都默契地選擇性忘了這個事兒.

致使閻王營也受到了牽連,大伙兒武階是連進兩級,可是官職還是原位沒動.

沒辦法,征遼大將楊文廣都沒升,閻王營的營帥楊懷玉也沒升,甚至曹覺這個皇帝的小舅子更是沒升.別人還怎麼升?

縱有不舍,但是,曹覺不是個不知進退的人.

改革一開動,他知道,他這個兵要當到頭兒了.現在不退出來,將來他大哥曹佾也得逼著他退出來.甚至那個皇後姐姐,也希望他退出.

與其窩窩囊囊地調出閻王營,還不如臨走之前轟轟烈烈地干他娘一場.

再說,癲王唐奕,加上他這個皇帝的小舅子,也許能救這五十個兄弟的命.

......

最後,唐奕沒辦法,只得依了曹覺.

把那四十九個兵留在閻王營最後一晚,約定明早行事.

換了便裝,曹覺,還有秀才就跟著唐奕出了閻王營.

二人知道,今天這一走,就永遠也回不來了.那"威"與"魂"之間的榮耀,也將離他們遠去.

唐奕見秀才依依不舍的樣子,忍不住出聲:"秀才,你現在回去還來得及."

秀才怔了一下,緩緩搖頭,"老二走了,我留下也沒什麼意思."

"滾!"曹覺笑罵."老子又不是你媳婦,粘著我做甚?"

可惜秀才正想著別的事,沒有心思與之逗悶兒,眼神有些茫然.

"正好,不當兵了,可以去廣南看看老鯰魚...."

"......"

曹覺聞之,也收起笑意,抓著他的肩膀,"我陪你一起."

唐奕沒見過他們嘴里的那條老鯰魚,不過看二人的神情,唐奕猜想,那應該是個很好的人吧?

三人悶頭兒走了一會兒,曹老二和秀才才發現哪里不對.

"我說,好好的大路不走,你鑽什麼林子?"

出了閻王營回觀瀾,有一條寬寬的水泥大路,可唐奕偏偏不走,帶著二人鑽起了小樹林兒,這貨有病啊?

唐奕苦笑,"估計你姐夫正滿觀瀾抓我呢,走大路?自投落網啊?"

"......"

曹覺一翻白眼,"合著,你這回連我姐夫都繞過去了?"

唐奕無語,"還說,你姐夫什麼人你不知道?事到臨頭又慫了."

只見曹老二深以為意的點了點頭,"也對,他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膽子太小."

"不是,你們等會兒."

......

秀才出聲攔住二人,問向曹覺.

"你姐夫誰啊?"

"官家!"

"陛下!"

唐奕和曹老二齊齊答道,嚇的秀才一縮脖子,倒是忘了曹老二是皇帝的小舅子.

......

若是此時林中有人,定要喊出"捉賊"二字了.

三人繞來繞去,敵後偵查一般繞過了觀瀾書院.

到了回山街市,秀才有點茫然,"咱上哪兒去啊?這天都快黑了."

唐奕神密一笑,"跟我走吧."

曹覺一笑,心道,還能去哪兒,就多余一問,除了樊樓,好像也沒什麼好去處了.

可是,讓他意外的是,還沒到碼頭,唐奕就停了下來,抬頭一看

凝香樓?

曹老二無語吐槽,"倒是忘了,大郎還有這兒有處"外宅"呢!"

"滾!"

唐奕一邊罵,一邊率先進了凝香閣.

"徐媽子,接客啦!"剛一進門,唐奕就嚷開了.

凝香閣的丫環婆子一見是這位爺,早就習慣了,徐媽更是一步三搖地小跑下樓.

"喲,唐公子,哪陣風把......"

亮相都沒亮完,唐奕一疊購物券就砸了過去.

"少廢話,酒菜伺候著."

徐媽子顛著手里的一摞票子,足足有一寸多厚.

這可是凝香閣收的第一筆唐子浩的賞錢,一張老臉都笑開了花兒,也不看,直接就掖到了袖子里.

"公子快請,公子快情!"

忙不迭地支應著唐奕步上樓梯.而冷香奴依舊一身紅裝,妖豔似火,已經等在二樓的回廊上了.

待唐奕上樓,冷香奴一邊把唐奕往里讓,一邊溫柔出聲,"怎麼來的這麼早?"

唐奕大樂,"不但來的早,走的還晚呢."

"給爺鋪好床,今兒個不走了!"

"你......"冷香奴下意識看向唐奕身後的兩個人,粉頰立時燒得通紅.

這還有外人在呢......

"壞胚!"卻是自己多此一舉,不該給他好臉色.

倒也沒工夫和他打情罵俏,一邊請曹覺和秀才坐下,一邊親自調茶招待二人.絲毫不因曹老二額上的金印有半分怠慢.

這不由讓曹覺多看了冷香奴兩眼,心道,這孫子就是好命,遇上的姑娘個個都是萬里挑一.

......

招待好三人,冷香奴剛要坐下,卻見廳外,徐媽子探進來半個身子.

"姑娘,你來......"

冷香奴一皺眉,有什麼事兒是徐媽子做不了主,非要叫她的?

看向唐奕,見他遞來許可的眼色,這才起身出廳.

......

曹老二算是徹底服氣了,等廳里只剩三人之時,不由贊歎出聲:

"挺不錯個姑娘,可惜了......"

唐奕一邊品著茶湯,一邊點頭,"是可惜了,若為良家,必是女中豪傑."

"可惜,是個細作."

"說什麼呢?"曹覺翻了個白眼."我是說,這姑娘跟了你,可惜了!"

"日!"

唐奕氣結,原來有這麼一句在這兒等著他呢.

"有沒有點正經的?"

不想,曹覺面容一肅,"還真有,就不知道你敢不敢答?"

唐奕一頓,"什麼?"

只見曹老二也學著唐奕的樣子端起茶湯,故作高深道:"其實,剛才就想問了."

唐奕催促,"趕緊的,別磨嘰!"

曹覺聞聲,坦然說道:

"明天這事,只要閻王營這五十個人蒙了面,挑個月黑風高的好時間殺進王府,那一家一個都活不了."

"既乾淨利索,又不會惹禍上身.就算全天下都知道是你唐瘋子干的,可只要沒證據,誰又能拿你如何?"

"可是......"

說到這里,曹覺抬眼盯著唐奕,"可是,你為什麼非要自己大搖大擺地去呢?"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