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欺君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xt460"成為《調教大宋》的第四十一位盟主. 更新最快

意料之中,但卻依舊竊喜.

謝了,兄弟!

"任你狂風如湧,濁浪排空,我自巋然不動!"

曹佾聽了想罵娘,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在這兒玩高深?

"你......"

"哎,你說......"卻是唐奕猛的坐了起來,打斷了曹國舅的抱怨.

"你說韓稚圭和賈子明這兩個人能出什麼餿主意?"

"我哪知道!?"曹佾一瞪眼睛."他們又沒事先向我報告."

不想,唐奕這話根本就不是問他,而是在自娛自樂.只見他玩味地搖著頭,認真地沉吟了半天:

"嗯,韓琦這孫子應該使不出什麼好招兒......"

曹佾真的有點急了:"剛剛我從陛下那里聽來的,你遞上去的那張紙牽扯可不小,陛下和文相公都開始投鼠忌器,頗為忌憚,現在正苦無良策呢!"

"你還是快些想想,怎麼幫陛下度過難關吧!"

唐奕聞之,微不可查地苦笑了一聲.

那張紙會牽扯多少人,查出多大的數兒,他交給文扒皮的時候,心里就已經很清楚了.

說心里話,要是趙禎查下去,確實得心里發慌.

而這次他不怪趙禎,這事兒換了哪個皇帝也不敢輕舉妄動,更別說是趙禎這位仁帝.

"可惡的韓稚圭!"卻是曹佾語無倫次地又恨恨出聲."早知如此,當初陛下就算弄頭豬上來,也不會放他回京!"

唐奕無語道:"豬要是跟那一家子一伙兒,陛下早換上來了."

正說著,王濟,韓九九帶著一眾民學的孩子進了院子.

唐奕馬上站了起來,先不管曹佾,把他們帶到自己的"實驗室",吩咐道:"所有東西分類裝箱,貴重或者危險的東西,王濟和九九親自動手.摔了一件,我可打你們板子!"

王濟等人聞之嘿嘿憨笑:"唐哥兒放心,摔了一件,你給我裝箱子里拉走."

"滾!"唐奕笑罵."你可沒我這些寶貝有用."

"......"

曹佾這時也跟了進來,見唐奕不放心地盯著民學的孩子們打包裝箱,心不在焉地問道:"就去幾天海州,你把家底兒都搬著做甚?"

唐奕沒答,曹佾也沒心思多問.

"你先給我透個信,那一家的事兒到底怎麼打算的?"

唐奕轉頭看向曹佾,見他實在是心神不甯的樣子,也只好放下心情好生勸慰.

"放心吧,其實沒你們想的那麼嚴峻."

"這就好比是一個人長了一個癤子,不把膿拔出來,是永遠也好不了的."

"至于這膿里裹著什麼汁......"唐奕輕輕一揚嘴角."重要嗎?"

曹佾凝重地想了一下,搖頭道:"這個癤子可不小......"

"弄不好,會要命."

......

要命?那要看要誰的命了.

不過,不知為何,唐奕心中突然浮現出五個字,不由感慨出聲:

"在德,不在險啊!"

曹佾聞之,差點沒哭出來.

"我現在腦子不好使,你能不能把話說明白!?"

"這個時候,你提這句話做甚?

這是當年太祖意欲遷都,太宗皇帝對太祖說的話.表面的意思很明顯:"江山穩固在于天子德行,而非據險固守."

可是,唐奕現在說出來,明顯是另有所指.

而唐奕還沉浸在這句話中無法自拔,又是喃喃出聲:"不像嗎?卻是十分應景的."

"在德不在險."只一句話,趙光義就打消了太祖遷都的念頭.

後人皆言,好一出千古佳話,好一對君賢弟忠.

可是,許是唐奕太腹黑,想多了......

不知為何,每每想到這句話,唐奕都有一番不同的感悟.他總覺得,這個"德"非指德行,而是人心.

也許,趙光義還有另外一層意思,也許事實遠比"君賢弟忠"來得更加殘酷.

也許,這就是趙二在警告趙大,"失了人心,遷不遷都沒有什麼分別."

引伸開來,也許真正的意思就是:"天下,德者居之,而我比你有德!

也許,這是太宗在向太祖宣戰.

也許,唐奕曲解了這五個字.但是,有一個事實誰也無法否認,"在德,不在險"這五個字確實重于千鈞,擊潰了太祖要遷都的念頭.

一年之後,太祖在最鼎盛的時候離奇崩世,也宣告了這場兄弟之爭的成敗.

金匱之盟,燭影斧聲......可惜唐奕來晚了七十年,無法見證那段千古迷案.

在德,不在險!

若是按照唐奕的歪理,那就是拉開那次皇權之爭大幕的第一次亮劍.

而現在,豈不是極其相像?

什麼是拉開仁宗與汝南系之爭的那一次亮劍呢?

趙禎在怕.

趙宗實在想.

而唐奕,在等......

等那家人如太宗一般威風八面;等他們也用五個字敲碎趙禎的防線;等他們自己把癤子掀開,他好下手拔膿!

可惜,唐奕失望了.

等來等去,卻只等來一個正七品的殿中侍禦史上了一本奏折,遠沒那五個字來得氣貫長虹,甚至有點......

low!!

不過,這位七品侍禦史注定要千古留名了,因為他的這一紙參奏是把整個朝廷都給告了.

一下抖出來弊案十九起,朝廷三省十八司,六部分屬,除了禮部的欽天監是個清水衙門,實在沒什麼可告的,其余沒有一處幸免.

共十年間或這兒或那兒,牽扯官員使吏三千余人,光名單就寫了一寸多厚.

整個朝廷震驚了,也不知這七品侍禦史說的是不是真的,若是屬實......

不可能是真的吧?

那些不明真象的朝臣在懷疑直假,而那些牽扯其中的臣子卻是心如明鏡.

這十年間,涉案之人雖有些已經離世,或有調動升遷,但是絕大多數還在朝中.

這一本參下來,無不驚若寒蟬,人人自危.

接連兩日早朝,休政殿就宛若靈堂,死氣沉沉.

趙禎終于怕了,雖然他把這那張折子當殿撕毀,大罵這是妄言誣陷,並"一怒之下"把那個侍禦史發配嶺外,算是明確的表明了立場.

可是,趙禎知道,既然人家已經出手,就絕不會拿一個七品言官試試水就算了.

有第一個,就一定有第二個.

"不行!"此時,趙禎宛若熱鍋上的螞蟻,在寢宮之中來回踱步.

"不能讓大郎妄為了......會害了他!"

急聲吩咐李秉臣,"你親自去!去把他叫來,朕有話要與他講."

李大官不敢怠慢,領旨而去.

到了唐家小樓時,唐奕還在盯著民學的人打包裝箱.

見是李大官親至,急忙迎了上去,"怎麼還讓您老親自跑上一趟,吩咐下面過來就行了唄."

李秉臣一笑,卻是沒心情和這小瘋子逗趣,直入主題.

"陛下讓你過去一趟."

唐奕雖早有准備,還是愣了一下.過去一趟?干什麼?

鬼都知道,那位好心腸的皇帝又要瞻前顧後了.

沉吟良久,唐奕揚起嘴角,與李秉臣道:"麻煩大官一事......"

李秉臣微微觸眉,"大郎何事?"

"回稟陛下,就說......"

"奕不在觀瀾."

"......"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