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底牌
g,更新快,無彈窗,!

賈昌朝有些頹然地出了汝南王府. 更新最快

做為趙允讓的托孤重臣,做為那幾個傻兄弟的掌舵人,老賈很明白,"一走了之","負氣而走",這顯然不是他這個亞父應該干出來的事情.

可是,賈昌朝更清楚,在那幾兄弟心中,他這個亞父已經失去了威嚴,更失去了信任.

在韓稚圭戾氣沖天的挽天之策面前,趙宗實已經動了心,再不會多聽他這個老人家多說一句了.

"對策?下一步?"賈昌朝不由冷笑.

韓琦不說就真當他賈昌朝猜不出來嗎?能有什麼對策?又能有什麼下一步?

一個離開了中樞五六年之久的棄臣,他對局勢能有什麼了解?又有幾分實力扭轉乾坤?無非是在外面的時候得了什麼奇遇,就不知天高地厚地以為乾坤在握罷了.

他是從西北那州歸京而來的,那麼,答案也就顯而易見了.

西北無外乎"兩患"可撼動大勢,一曰,西夏邊擾;一曰,魏王後人.

西夏現在正內戰不斷,自己都顧不過來自己,那就只剩下一個能讓韓琦如此大膽的理由了.

......

話說回來,韓琦要真能勸動魏王一脈助之,有用嗎?

有用.

那一脈在西北經營了七十多年,在軍政兩界可以說根深蒂固.若決心入京攪動風云,還真夠趙禎喝一壺的.

韓琦打的好算盤,魏王一脈加汝南王府,其勢必盛,很有得天之機.

可惜,韓琦百密一疏,那幾個傻兄弟更是記吃不記打的蠢貨.

老賈在京中與趙禎斗了十年,他明白自己的對手是誰了.

他斗的是趙禎嗎?錯!他斗的是唐子浩.

韓琦也好,趙宗實也罷,都把那個瘋子漏掉了.

那個瘋子,才是最可怕的.

誠如趙允讓臨行之前與唐奕當街對談,那個瘋子當著滿街百姓說過的一句話:

"他不想與任何人為敵,但前提是,別擋他的道!"

誠如那瘋子還曾說過的一句話:

他之所以縱橫無忌,憑的是......"對手不知道他的厲害."

與唐奕斗了十年,老賈都不知道這個瘋子到底有沒有底限,到底有多厲害.

一個剛剛回京的韓琦就敢把他忘了?簡直就是找死.

......

抬眼望天,賈子明長歎一聲:

"老爺王,老夫回天無力,您別怪我......"

說完,下意識地四下掃看,然後也不登車,就那麼蹣跚而行,任由使役,車夫在身後跟著.

沿汴河大街,漫無目的的向前行去.

......

事實證明,賈昌朝這幾十年的官場沒有白混,所料之事不說十之中十,也猜中了**.

與此同時,趙宗實捧著韓琦遞過來的書信,雙手都已經有些顫抖了.

神情更是由初接信封的疑惑,轉而變成了震驚,到了最後,又化做無邊狂喜.

"此事當真!?魏國公真願助我!?"

韓琦微微一笑,"千真萬確!"

趙宗實聞之,心思飛轉,"他......他有何要求?"

"只有一請,大事得成,望十三世子為其父正名!"

"這有何難?"趙宗實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這里邊兒那點兒事,其實誰都知道.只是為一個逆臣平反,這對于趙宗實來說,簡直就不算是條件.

魏國公是誰?

也是趙氏子孫,全名趙德錦,也就是魏王趙廷美的七兒子.

當年,太宗繼承兄長帝位的法理依據是"金匱之盟",也就是其為弑兄找的那個理由.

借生母杜太後的訓示,意思就是大宋皇位不應父傳子,而要兄傳弟.

所以,太祖崩世,依金匱之盟順理成章地就要傳位于弟.可是這個"弟"接掌了皇位卻又不想認賬了,對弟的弟隱瞞了金匱之盟這回事兒.

後來,弟的弟,也就是趙廷美得知了此事.原來二哥傳位三哥是因為這個,那三哥為啥不傳給他這個四弟呢?心有不滿,自要造反.

而他的這位三哥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二哥都死了,對四弟卻手軟了.

得知趙廷美要造反之後,很講親情地沒下死手,而是把他趕到了西京.後來見四弟賊心不死,又削去了一切官職,一擼到底,從魏王貶成了縣公.

這也就是廷美一脈一直在西北盤踞的原因.

老趙家的皇帝都是老好人,從太宗到真宗對那一脈還算厚道,雖無大賞,卻也算是縱容了.到了趙禎這里,慶曆封王還特意想起了那一家,恢複了趙廷美的王爵.

只不過,反過就是反過,直封魏王不可能了,改封"魏悼王",一個"悼"字用的似是而非.

加之廷美七個兒子大多已離世,只余七子德錦在世,趙禎心一軟,七個兒子都封了國公.

......

說心里話,大宋斬草不除根的毛病真的不是趙禎一個人的嗜好,這一家子為了名聲,可以說是拿生命在演.

也不想想,有"金匱之盟"在前,那一脈能服氣嗎?

他們的老子趙廷美就是因為這個,才三十八歲就活活氣死了,又在西北苦寒之地窩了七十多年......

于趙禎這里,封王進爵自認做的仁至義盡,可是,于趙廷美的後人來說,卻不見得領他這個情.

"魏悼王"!

這個"悼"字就是壓在那一脈頭的一座大山,不把這個"悼"字去掉,這一脈就永遠都是趙氏叛民.

......

趙宗實簡直高興壞了,天可憐見,蒼天庇佑.

激動莫名地驚叫出聲:"有魏國公之助,西北諸路盡為我所用,加之......"

"加之......"

加之什麼?趙宗實還不傻,不能說.

而韓琦卻是自信輕笑,"事到如今,世子還不能與琦坦誠相見啊......"

"呃!"趙宗實一窘."韓相公哪里話......"

韓琦也不與他磨嘰,所幸一下都挑明了,今天不談條件,可能以後都沒機會了.

"世子......"

"韓相您說!"

"老夫與你分析分析吧."

"想破今日之局,唯破釜沉舟之計可為.這個咱們已經說過了,老夫就不多費唇舌了."

"之後呢,正如賈子明所言,世子與官家再無轉圜余地,必是一場龍爭虎斗."

"世子得了魏國公西北之助,又強拉一大批朝臣使吏同陣,看似大優,可是,世子別忘了......"

"忘了什麼?"趙宗實跟著韓琦的思路一路沉吟下來,見他頓住,急問出聲.

"別忘了,最多三個月,狄青就要帶著大軍歸京."

"到時候,誰勝誰敗猶未可知."

"三個月!"韓琦伸出三個手指."世子只有三個月的時間!"

"這三個月,世子必要全力以赴,用出十二分力氣與官家周旋."

"成王敗寇,盡在這三個月!"

"......"

趙宗實怔住了,三個月?這麼快?這麼急?

"可是......"

"沒什麼可是."韓琦一擺手,極為強勢地打斷趙宗實.

"這三個月,世子有什麼招數就要使什麼招數.存亡之機,世子還不能與老夫坦誠相見嗎?"

說到這里,韓琦滿臉真誠,甚至有幾分哀求.

"老王爺到底都給世子留下了什麼倚仗,都這個時候了,世子還不肯告知與琦,讓琦悉心謀劃掌控全局嗎!?"

"......"

趙宗實猶豫了,該不該告訴韓琦?該?還是不該!?

"十三弟!"

卻是趙宗懿一聲輕喚.

"事到如今,也沒什麼不能說的了."

決然看向韓琦,"相公猜的沒錯,父王卻有所遺."

"什麼?"韓琦面上平靜,可是心下卻是激動得聲音都有些發顫.

只聞趙宗懿一字一頓的答道:

"整,個,北,方,氏,族!"

"加上將門石家!"

......

呼.....

韓琦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任由身體靠在椅子上.

他,賭對了!!!

趙允讓果然不光只攥著他韓家所在的安陽這一張牌,整個北方氏族?老王爺好算計.

他知道,汝南王一家必有倚仗,也知道肯定不小.可是,他沒想到,是這麼個不小法.

整個北方氏族?

整個北方氏族代表什麼?

代表著,北方四路一百多州府政,經,商,農的絕對控制權.

代表著,趙允讓把一個一個的仕家大族串聯起來,形成了一個利益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韓琦終于明白,賈昌朝,曾公亮,張堯佐等等等等,為什麼這麼多朝臣致死都跟著趙允讓了.

原來,都和自己一樣,放不下一大家子人啊!

......

大宋不殺士大夫,又以高薪養廉,所以,賄賂,籠絡對朝官的吸引力真的不大.

可是,不殺士大夫,並不代表不殺士大夫的親族.

士大夫有錢,也不代表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有錢.

只要把一家子都拉上船,在宗族觀念極為看重的當下,有幾個能做到大義滅親呢?反正他韓琦做不到.

想到這里,韓稚圭由衷感歎:

"老五爺宏圖遠志啊!"

現在想想,趙允讓為了保住這個根基不惜身死,確實是值得的.

......

韓琦越想越興奮,如此說來,現在的形勢比他想象的還好.

有西京的趙德錦雄踞西北,再加上整個北方.大宋半數之地心向一處,何愁大事不成?

可惜,還沒等他高興完,趙宗懿的冷水就......

就砸下來了.

"不過......"

"不過,北方這股力量現在不在我們兄弟手中."

"嘎?"

韓琦一噎.

"什麼意思?"

只聞趙宗實苦道:"也不知道父王薨世之時是怎麼想的,把北方諸族的控制權交到了賈子明手里."

"交到賈子明手里!?"韓琦瞪著老眼,一臉的不可置信.

"各家各族不是應該只認汝南王府嗎?與賈子明何干?"

"韓相有所不知."趙宗懿苦著臉."父王在世的時候,為了不暴露這股傾天之勢,從不讓我兄弟插手其中.除了他老人家一人,誰也不知到底有多少底細.死後留下一箱賬目,名冊,所有的聯絡和過手之數,都在那里面."

韓琦騰的站了起來,"賬目呢?"

趙宗實都快哭出來了,"父王死前,交給賈子明了."

"......"

韓琦有種日了狗的感腳,看著趙宗實的眼神兒都不一樣了.

起初,他只當是趙允讓是普通的托孤,把趙宗實交到了賈昌朝手中.

這幾年諸事不順,趙宗實對賈子明多有不滿也屬正常.像剛剛那樣,完全不把賈昌朝放在眼里的作派也說得過去.

可是,你命根子就在老賈手里,你還敢造次?這特麼不就是作死嗎?

韓琦有點沒底了,這位爺到底能不能扶得起來啊?

韓琦這還想著,一回來就把賈昌朝擠掉呢.哪成想,鬧了半天,自己在這兒耍了半天的猴戲,人家根本就不跟你玩兒.

"試,試試能不能要回來."

"要,要回來?"趙家兄弟也是有點懵,韓相公也是敢想.

"他會給嗎?"

"試試,總是可以的......"

韓琦也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不然怎樣?不然,他韓稚圭就得登老賈門的,親自把人請回來.

......

"得......"

趙宗實也是無語,他現在六神無主全得倚仗韓琦,聽他的吧.

看向趙宗懿,"大哥去一趟?就說有急事借閱."

趙宗懿登時臉就綠了,你大爺!你不去讓我去?

轉頭看向趙宗漢.

趙宗漢:你倆大爺!好事兒怎麼不找我?

看向趙宗楚.

趙宗楚一捂肚子,"屙尿......急!"

趙宗漢:你們仨大爺!!

......

一想也無所謂,反正老賈也不能給.以賈昌朝的段位,就算說點什麼風涼話他也聽不懂,去就去!

于是,趙宗漢又當了跑腿的.

......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老賈給了,而且,是很痛快地給了.

......

韓琦看不懂了.

可是,箭在弦上,由不得他分心.現在萬事俱備,只待他韓琦一聲令下.

打開那口箱子,韓稚圭眼冒金光,他仿佛看到了所有人為辜負他韓琦而付出代價,看到了恨意的徹底抒發,看到了......

權力的閃光!

"令幾個心腹禦史上本參奏,把所有弊案都捅出去!"

一聲令下,轉頭看向趙宗實.

韓琦鄭重拱手一禮,"十三殿下,咱們這就算......"

"開始了!"

趙宗實也是鄭重回禮,"韓相公,拜托啊!"

......

此時,在回山.

唐奕躺倒在搖椅之上,閉目養神,嘴角則是掛著淡淡的笑意.

面前站著的曹佾卻是另一個極端,一臉的苦大仇深,焦急萬分.

"我說,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睡得著!?"

"韓稚圭進了汝南王府."

"老賈也進去了."

不想,唐奕眼皮都不抬,沒正經地接道:"那你也進去唄,正好聽聽他們說什麼."

"你!"

曹佾這個氣啊,"你就一點不急?萬一那一家子狗急跳牆使出點什麼狠的,你待如何!?"

唐奕不接,腳下稍一用力,讓椅子搖得更大些,嘴里沒頭沒腦地哼出一句:

"任你狂風如湧,濁浪排空,我自......"

"巋然不動!"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