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以毒攻毒,破釜沉舟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不是查一個小貪小吏,更不是處置一個幾人勾結的小黨,趙禎清楚這其中的厲害. 更新最快

而且,還有最最要命的一點文彥博沒提.

那就是:狄青還在燕云,沒回來......

......

趙禎看向文彥博,"依寬夫之見,當如何處置才妥當?"

文彥博深吸一口氣,"全當沒看見......"

趙禎心尖一痛,不甘心道:"又放過那一家人?這又白查了!?"

文彥博低垂著頭,堅澀出聲道:

"也不算白查!這十余年間,困擾陛下的那個問題,經此一次卻是徹底明了了.那一家人到底是靠什麼把一眾朝臣綁在一處,也算清楚了吧?"

說到這里,文彥博抬起頭,"這一點,很重要!"

趙禎沉吟點頭,從其表情中就知,他還是認可文彥博的說法的.

只要知道他們的底細,又有那一張爛賬為引,花些心思徹底查清他們有多少人,埋了多少樁,也就一目了然了.

想到這里,趙禎猛然抬頭,"寬夫......"

"臣在!"

"朕給你半年時間,務必將那一家的底細徹查個清楚,務必清理朝中關鍵位置的官員任用!"

文彥博鄭重點頭,"臣領旨!"

"到時......"

趙禎眼中殺機盡露,"定片甲不留!"

文彥博聞之,亦是亢奮.心中暗道,也該與那一黨算算總賬了.

急聲道:"臣這就回京,令包希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作出放任之姿."

"等近日的民潮平息,定不辜負陛下所托,徹查徹辦!"

......

說道這里,文彥博不禁苦笑,"如此說來,倒真的要看大郎的瘋計了......"

朝廷不敢查了,怕拔出蘿蔔帶出泥.可還真就是唐奕那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弄死幾個來的直接,既行之有效,又能轉移主意力.

這話讓趙禎沉吟了起來,他原本是不太贊成唐奕這麼做的,有些太過極端,對唐奕沒好處,對他這個以"仁"立世的皇帝,也沒好處.

可是現在,不得不說,趙禎真的怒了.

朝廷因有諸多顧忌,不敢掀出更多的弊案,但是......

恨恨地一砸龍椅,"死幾個也好,讓他們心里也有點數兒."

"朕,不是好欺負的!"

......

文彥博說完,剛要告退,卻是殿外急報,曹佾請見.

曹景休這個時候來干什麼?

趙禎略有疑惑,猜是有事發生.當下多留文彥博一會兒,一起聽聽曹景休到底何事.

曹佾進到殿中,滿臉凝重.趙禎和文彥博的臉色也是隨之暗了下來.

"景休,何事來奏?"

"啟稟陛下!"曹佾大禮過後,直接開口.

"韓琦,韓稚圭今日到京......"

"第一時間,進了汝南王府!"

......

"這個白眼狼!"文彥博一聽,立時就炸了,瞪著老目直接開罵."陛下錯信了這個白眼狼啊!"

而趙禎倒是沒有文彥博這麼激動,但心情也是直往下沉.

喃喃自語:"稚圭終不是朕的稚圭了......"

"陛下!"文彥博昂然出聲."多半,韓稚圭早已經與那一家不可分割了!"

只見趙禎哀然一歎:"寬夫啊......"

猛的坐直身子,指著文彥博狀若瘋魔.

"你任重而道遠!"

趙禎沒想到,這個他給予著希望,帶著他能在這五年前回頭是岸的幻想招回來的臣子,在進京的第一時間就表明了立場,而且半點余地都沒留.

......

而韓琦也正如趙禎所想,根本就沒打算給自己留有余地.

趙宗楚沒有迎上他之前,他確實還想委婉一些,徐徐圖之.

可是,趙宗楚的到來,在韓稚圭眼中不是危機,而是天賜良機,是老天給他五年伏蜇的一個天大補償.

趙宗楚見到韓琦時,用到了一個詞:

"生,死,關,頭!!"

"生死關頭",韓琦聽聞這四個字時沒有一絲膽怯,卻從中聽出許出微妙的信息.

生死關頭,趙禎已經摸到了這一家人的脈門?

生死關頭,老王爺數幾十年的謀劃,布局,終于到了不動不行的地步了?

生死關頭,他們不去倚仗賈子明,卻急急地來找他?說明賈子明在這一家人眼中已經失去了信任,已經是昨日黃花.

生死關頭......

韓琦心中浮現的不是兵臨城下,命懸一絲的柴家小皇帝,而是燭聲斧影的趙光義.

他想的,不是死,而是生;不是敗,而是勝.不是做賈子明的備胎,而是取而代之,從龍首功.

......

所以,韓琦大搖大擺地由汝南王府正門而入,不是太囂張,而是刻意的做給所有人看.

韓琦回來了!

韓琦穩如泰山!

韓琦......

在向趙禎宣戰!

而這僅僅只是第一步,後面,韓稚圭還有更狠,戾氣更重的舉動.

......

"琦確實有應對之法."

汝南王府中,韓琦此言一出,滿堂皆寂,聲可聞針.

趙宗實更是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

"什麼辦法!?"

韓琦輕笑,朝趙宗實點頭示意,讓他稍安勿躁.

轉頭看向賈昌朝.

"賈相以為,此時,咱們那位官家與文寬夫在干什麼?"

"當然是死攥住咱們的把柄不放,要把我這一家老小連根拔起!"

卻是趙宗實還是沒沉住氣,急切出聲,替老賈答了出來.

而賈昌朝此時暫且放下瑣碎,認真地思考起韓琦的話來.

"未必!!"

老賈沉著出聲:"老夫卻覺得,恰恰相反.官家現在想的是,怎麼把這件事壓下去."

說完,老賈又加了一句,"暫且壓下去!"

這個判斷,也就賈昌朝為什麼會主張以靜至動的原因.

這個時候,兩方都需要冷靜,不然,大宋必亂.

"沒錯!"

出乎趙宗實的意料,韓琦竟認同賈子明的觀點.

"此事牽扯之大,超乎官家的想象.以官家的性子,斷不會一條道走到黑的與咱們硬碰."

"況且......"

說到這里,韓琦自信的頓了一頓.

"狄青可還沒歸京呢."

"!!"

此話一出,倒是提醒了趙宗實.

對啊,狄青那厮可是還沒回來呢!

一個厮殺漢上來的西府宰執還不至于讓韓琦和趙宗實這麼重視,問題的關鍵在于,與狄青一起還沒回來的,還有大宋二十萬的可戰之兵.

燕云初複,趙禎是小心再小心.為保燕云萬全,這二十萬禁軍基本都是曹,潘,王,楊,觀瀾四將門的嫡系.

可惜,趙禎沒想過的是,自己是拆了東牆補西牆.

燕云是穩固了,可京中明里暗里,與這位官家真正一心的禁軍卻是少了.

......

"稚圭要干什麼!!"

賈昌朝急得站了起來,"你......你要!?"

"賈相放心!"韓琦卻是淡定地單手下壓,示意賈昌朝坐下.

"琦的意思只是說,此時京中空虛,官家更不敢輕舉妄動,可沒有忤逆犯上的意思."

老賈聞之,稍稍安心,緩緩坐下.想起韓琦的那一臉戾氣,還是有些不放心.

"燕云未穩,西北猶危.稚圭此時可不能過于激進,讓諸蠻有了可乘之機!"

趙宗實聞言,氣得臉色通紅.這都什麼時候了,這老東西還在這唱高調.正要出聲,卻被韓琦搶了先.

"賈相說的哪里話,家國大義,琦還是懂的."

"此說只是為了證明官家沒有底氣,不敢一查到底,其實本意和賈相還是一樣的."

"如此甚好!稚圭只說如何應對吧."

賈昌朝真的厭了,不想與韓琦再推來斗去,所幸直入主題.

"官家不敢妄動,所以我們還有時間,稚圭是想利用這個時間差作什麼文章嗎?"

韓琦聞之,灑然的一攤手,"作什麼文章?官家想要這個時間,想等狄青回來,想徐徐圖之."

"那咱們就別給他這個時間,不就好了?"

"不行!"

韓琦此言一出,賈昌朝又坐不住了,急急地吼叫出聲.

"破釜沉舟絕非妙計!!"

而韓琦寸步不讓,身體前傾,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老賈.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

兩位政壇風云人物,就這麼對上了眼.

而趙氏兄弟此時卻唯有大眼瞪小眼,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一個個心里都日了狗一般.

特麼你們能不能別玩這麼深奧啊?說點我們聽得懂的,行不?

......

那韓琦到底是什麼用意,能讓老賈反應這般激烈?

老賈沒法淡定,因為韓稚圭一開口他就知道,這人瘋了,使的是一招以毒攻毒的肅殺之招.

趙禎需要時間,所以不會再查下去,而韓稚圭說不給趙禎時間.

什麼意思?

就是,你不查也得查,不想掀蓋子也得掀蓋子.

事實上,韓琦比老賈想的還狠.

他不是要讓趙禎查下去,他是想讓趙禎根本不用查,直接把所有案子都亮出來.

......

如此一來,一個抵稅糧案,四百多朝中官吏涉疑,趙禎就不敢查了,怕把不相干的人推上汝南王府的船.

要是趙宗實兄弟把這些年干過的類似事情,都自己放出去呢?

那麼,不但這四百多官吏全無退路,趙宗實所說的那十幾件弊案的涉案官吏也沒有了退路.他們只能與汝南王府一心,來謀求生路.

韓琦這是不光要自己"走正門",還得逼著所有人和他一起"走正門"!!

......

等趙宗兄弟徹底明白兩位相公為什麼頂牛,全都傻眼了......

如果現在的趙禎是"投鼠忌器",那韓琦的此招一出,就變成徹徹底底的二虎相爭了.

"韓......韓相公."趙宗實有點怕.

"這,這能行嗎?"

韓琦冷笑著收回目光,看向趙宗實.

"十三殿下,還有退路嗎?"

"沒......沒有."

"那天下還有人不知道十三殿下的宏圖大志嗎?"

"沒,沒有了吧......"

"那皇帝會放過一個對皇位有覬覦之心的侄子嗎?"

"沒......"

"那十三殿下還在猶豫什麼呢?"

"......"

趙宗實突然"開竅"了......

對啊,還特麼猶豫什麼呢!?

"韓相所言極是!此存亡之機,不可猶豫,就依韓相之法!"

......

"宗實......"

賈昌朝緩緩地站了起來,老目之中有憤怒,有淒苦,亦有......決絕.

猛一拍桌子,暴吼出聲:

"你問過我這個亞父了嗎!?"

"呃"...趙宗實第一次見賈子明如此凶惡,一時被其所攝,竟也手足無措起來.

"亞父,息怒......此時首要任務卻是渡過難關,韓相之言也......"

"也什麼?"賈昌朝怒喝著.

"你想做太宗,明刀明槍的上陣嗎!?"

"我......"

老賈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你想做太宗,老夫不攔你!但也不想想,你有太宗的實力嗎?"

韓琦的招子固然有用,可是後果呢?之後怎麼辦?真與官家擺明車馬?別忘了,趙禎可不是孤家寡人.

他手里有狄青,有曹潘王楊四大將門.

還有唐子浩那個瘋子!

如此一來,固然能聚攏一大批可用之力,可是......

"你有十成勝算嗎?

"下一步你又當如何?等著狄漢臣帶著二十萬大軍殺回京師,要你們的命嗎!?"

"呃......"

趙宗實被老賈問得啞口無言,下意識看向韓琦,求助似的問出了聲兒:

"下一步......?"

韓琦則是低頭抖了抖衣襟,全然不把賈昌朝的憤怒放在眼中.

"下一步,琦倒還真有對策......"

賈昌朝一皺眉,"什麼!?"

只見韓琦笑了,抬眼看向老賈,從容淡定地說道:

"不能告訴賈相."

"你!!"

老賈只覺天眩地轉,險些暈倒,指著韓琦半天無言.

"你......"

"你......"

"你做夢!"賈子明憤然大喝."老夫還沒死,還是老王爺欽點的這一幫孩子的亞父!"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亞父......"

趙宗實想勸,卻被老賈抬手堵了回去.

"什麼也不用說了!"

"老夫......"

"老夫......"

老賈是真的氣著了,生出一股無力之感.

"老夫累了,暫且告辭!"

說完,所性一甩袖子,走了.

趙宗實目瞪口呆地目送賈相爺離去,僵在那兒,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這,這可如何是好?"

卻是一直沒插上話的趙宗懿上前勸阻,"亞父一向多思求穩,許是覺得此計太過激進,十三弟就別......"

"可現在怎麼辦?"

趙宗實無語哀嚎,再怎麼著,你也不能議到一半甩袖子就走吧?

......

正在此時,韓琦暗暗輕笑,滿意地端起桌上的茶碗輕抿一口.

"既然賈相爺走了,那咱們就來聊聊,下一步當如何處置吧......"

說著,韓琦從懷中抽出一紙書信推到了趙宗實面前.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