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戾氣
g,更新快,無彈窗,!

"正門?"

"怎麼又是正門!?"

趙宗實此時就像一個失去理智的猴子,對著通傳侍衛一陣大吼大叫,心里更是日了狗一樣的無語. 更新最快

特麼賈子明腦袋進水走了一回正門,這個韓稚圭剛回來也特麼走正門,這是生怕別人不知道咱們是一窩的啊!

"十三弟稍安勿躁!"趙宗懿只得是好聲安慰.

"韓相公不是沒有分寸的人,許是有他的用意吧?"

趙宗實眉頭擰到了一塊兒,使勁揉著太陽穴.

頭疼.

"算了,趕緊請進來吧."

侍衛如蒙大赦,急步出廳.

最近,這位本是溫文爾雅的十三世子,可是脾氣越來越大了.

......

不多時,五年未見的韓琦出現在王府正廳,依然氣宇軒昂,依然彪悍,依然高富帥.

趙宗懿,趙宗實,趙宗漢,趙實球幾個在府的趙家兄弟全來了,齊齊地迎了上去.

"相公,別來無恙!"

只見韓琦穩若磐石,氣度不減,颯然地一擺手,止住幾人無用的寒暄.

"事急從權,路上宗楚已經把情況與老夫說過了,世子殿下不必客套."

"賈子明此時何在?"

"......"

趙宗懿,趙宗實聞言,愕然對視.

韓稚圭這回這是猛龍過江啊,很強勢啊!

這是要一上來就拿老賈立旗?

可是,事到如今,由不得他們多想.趙宗實吃味地冷哼一聲:"他?還能在哪兒?"

"正心甘情願地給那個癲王當搬運苦力呢!"

韓琦一皺眉頭,這個時候了,這位世子殿下怎麼還顧得上說怪話.

"只說在京與否?"

趙宗懿不敢繞彎子,"在!"

"定在三司典庫收銀."

韓琦聞之,語氣更是不容有疑,"那就立刻派人知會一聲,過府一敘."

趙宗漢聞之,心中暗歎,得!又回來一個指手劃腳的,也不知道有沒有真本事?

可惜,吐槽歸吐槽,滿屋子就他最閑,跑腳兒吧.馬上抬步而去,去吩咐人叫賈子明.

趙宗實一看人也去叫了,你也裝完大爺了,該讓我說點正事兒了吧?

"韓相公......"

"不急!"韓琦一抬手,又把他頂了回去.

"等賈子明到了再說!"

說完這句,韓相公兩眼一閉,再沒了動靜.

一屋子趙家兒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特麼還是這位有氣場啊!

......

半個時辰之後.

廳外傳來急徐腳步之聲,隨著腳步越來越近,韓琦終于抬起了眼皮.

滿屋子的人見韓琦終于動了,下意識地坐直了身子.

果然,進來的乃是守府侍衛,稟報府門之外,賈昌朝到了.

趙宗實已經麻木了,特麼又是正門?

急聲道:"快讓他進來."

吩咐完,趙宗實暗自搖頭,癱回到椅子.可是還沒坐穩,只見韓琦已經站了起來,向廳外走去.

"韓相公這是哪里去?"

韓琦則道:"賈相乃琦尊重的長者,卻是要迎一迎的."

"呃......"趙宗實無法,只得支起身子,跟了出去.

在廳前少候,就見賈昌朝出現在影壁之前.

韓琦上前幾步,恭敬抱禮:"多年未見,相公卻是蒼老不少......"

賈昌朝沒接話,先是好好地看了韓琦半晌.

韓稚圭第一眼給他的感覺就和五年前不太一樣,可是,賈昌朝一時也說不上哪里不一樣.

許是多了幾分......

戾氣?

對,應當是戾氣吧?回京第一件事就是登門汝南王府,聽說還走的是正門,這又把自己急急的叫來......

看來,來者不善啊!

緩緩抱拳,"稚圭卻是變化頗大啊!"

說完,不等韓琦多想,老賈又加了一句:"可是,樣子卻是沒變,還是當年那般意氣風發."

韓琦聞之大笑,讓出道路,"相公,里面請!"

進到廳中,也不知是韓琦有心還是無意,堂前正位,一左一右兩個位子,他直接坐在了其中之一.

坐下之後,見賈昌朝還站著,疑惑出聲:"相公怎麼不坐?"

老賈怔了一下,心道,還真是戾氣.正位他占了一個,讓自己坐哪兒?另一個?那趙宗實這個真實的主子坐哪兒?

暗自苦笑,微微搖頭,也不與他爭這些,撿了側坐的位子淡然地坐了下去.

只不過,坐下去的同時,老賈一直看著趙宗實.

可惜,這位十三世子注定讓他失望了,在其眼中,已經沒有他這位亞父了.

......

趙宗實當然是連讓都沒讓,心安理得地坐在了正位,與韓琦並坐.倒是趙宗懿還沒混蛋到那個份兒上,領著一眾弟弟,在老賈的下首落座.

見眾人都坐下,趙宗懿率先開口:"亞父,韓相公,事到如今......"

韓琦打斷道:"事情大家都已經清楚了,就不用再做贅述,且說對策吧."

"對策?"

賈昌朝雙目微閉,眼鼻觀心.什麼對策?除了讓這一窩笨蛋擦乾淨屁股,還能有什麼對策?

現在最好的對策,就是如他現在一般,什麼都不做.

與唐奕斗了十年,與趙禎斗了幾十年,老賈太清楚這對君臣了.

那個瘋子的性子是不能讓他抓住把柄.否則必是殺招.

而那位皇帝正好相反,重名顧勢.百性罵得越凶,你越是可憐,他就越要顧忌他的仁德而不敢下手.

以老賈看來,你現在做什麼都是錯,越做越錯.

可是,看韓琦的樣子,這是要大干一場,並不打算偃旗息鼓.

果然,趙宗實聞聲面色一苦,"現在的情況極為嚴峻,卻是沒有什麼上策可施啊!"

"賈相呢?"韓琦突兀地問出了聲.

"唉......"賈昌朝一聲長歎.

也許真的是他老了,對這種官場上的暗斗開始厭煩透頂.

從一進王府,韓琦就處處要壓他一頭,若是放在十年前,賈昌朝定會讓他知道賈子明的厲害.可是現在......

看著正位上穩坐的韓琦,賈昌朝竟生出一股無趣的意味.

甚至,是鄙夷.

"稚圭若是有良策,倒是不妨直說,老夫靜聽便是."

韓琦沒想到賈昌朝會這麼平靜,意外的同時倒也坦然.

"琦確有應對."

"是什麼!?"

趙宗實騰的一下站起來,急問出聲.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