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韓琦的驕傲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到韓琦,就不得不提到一個年號,趙禎接掌大位的第一個年號天聖. 更新最快

趙禎是乾興元年二月繼承大統,次年改元天聖,共曆十年,取進士三科.

如果說蘇軾,曾鞏等的嘉佑二年進士集團是千年第一榜,文星集萃,無與倫比的話,那天聖年間這三科,則是對北宋影響最大的三科了.

我們看看這三科中都有誰.

天聖二年出了宋庠,宋祁,曾公亮,尹洙,高若訥,余靖.

天聖五年出了韓琦,文彥博,包拯,吳奎,王堯臣.

天聖八年,則是歐陽修,富弼,王拱辰,石介,蔡襄,加唐介.

只看這些名字,就應該明白了吧?

遠的不說,天聖這科在當下,就已經占領了大宋的整個政治至高點,壟斷了從政治到文化的絕對話語權.

說當今朝堂,盡出天聖,也不為過!

......

再來說說韓琦本人.

他出身世宦之家,父韓國華累官至左議諫大夫,是正二八經的高官二代,正二八經的高富帥!正二八經的"指天長歌三萬首,就問老子服過誰!?"

天聖五年.

韓琦以弱冠之年,進士第二名高中.

二十歲的年紀.....

在群英畢會的天聖五年榜中榜眼及第,何其風光?何其驕傲?

韓琦是個倨傲之人.

但是,這份自傲若是到在有本事的人身上,那就不叫倨傲,而是自信.韓稚圭,顯然有這份自信的本錢.

一入官場,說韓琦是一遇風云便化龍也不為過!順風順水,碾壓一切!.

二十七歲,開封府推官.

二十八歲,入三司,遷支度通判,太常博士.

二十九歲,拜右司諫.

三十六歲....

西府二把手樞密副使.

論升得快,論政績,韓稚圭怕過誰?

別說是同年進士,與范仲淹一同在西北治軍之時,連范大神都被他壓了一頭,並稱"韓范".

韓在前,范在後.

......

韓琦所向披靡,穩坐天聖五年進士頭把交椅.要是沒有慶曆新政,四十歲之前拜相,也非難事!

別說是天聖五年了,就是整個天聖進士集團,韓稚圭也統統沒放在眼里.

包拯,文彥博這些同年在韓琦眼中就是土雞瓦狗!就是歐陽修,宋庠,富弼,曾公亮,他也要通通踩在腳底下.

事實上,要是沒有唐奕這只瘋蝴蝶,韓琦也是這麼做的.

一個慶曆新政根本不能阻攔他的向上攀登的腳步.

......

在原本的曆史軌跡中,韓琦創下出相十年穩如泰山,仁宗,英宗,神宗三朝為相的巔峰記錄.

放眼天聖進士集團,除了一個耗死了四位皇帝的文彥博可與之比肩,他連個"車尾燈"都沒給別人留下.

(沒辦法,文扒皮太特麼能活,這貨活了九十二歲,韓琦實在熬不過他,足足比他少當了二十年的官.)

可惜,韓琦倒黴,遇上了不講理的唐奕.遇上了這個把大宋攪的天翻地覆的瘋子!

......

韓琦恨唐奕.

要是沒有這個瘋子,皇佑年間,回朝出任三司,將是他政治巔峰的另一個開端,將是韓稚圭彪悍人生的另一個里程碑.

背靠汝南王府這棵大樹,他完全有能力把人生拉回到原本的軌跡之中.原本那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輝煌軌跡.

可惜,人生沒有假設,唐奕來了....唐奕還他干下去了....

出任三司使,不但沒讓韓相公嗨起來,反而成了他政治生涯的一場"滑鐵盧".

還稱霸天聖進士集團?還天聖五年頭把交椅?

這十年,他韓稚圭被扔到一邊,就好像被遺忘了.別說頭把交椅了,特麼墊底都不為過了.

你就說,他比誰強吧?

宋庠,富弼,文彥博就不用說了,鐵鐵的傾權之相,十年在中樞那叫一個穩.

歐陽修官做的不大,卻已經是文壇盟主了.那叫一個浪.

唐介,王拱辰雖然沒拜相,但是和唐奕走得近,在京城呆也挺好,那也叫舒服.

包拯都打坐開封府了......火力越來越猛.

高若訥,吳奎,余靖雖然也不是什麼好人,但人家低調,最起碼還有早朝上.

曾公亮......嗯,這貨比他還不如,被發配到雷州去了.

可是,人家進爵國公了啊!算是另一種功成名就.

連狄漢臣那個頂著個大金印子的厮殺漢!都穩坐西府四五年了....韓相公怎能服氣?

不對.....他至少比一個人強.

他至少比石介命長,因為石介已經掛了.

好吧,韓相公現在只能和死人比一比了.

......

這五六年,韓琦窩在那州那個破地方,恨不得早晚三課把唐奕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個遍.

他恨!

他恨唐奕,恨文彥博,恨富弼,恨趙禎!

恨這些敲碎他的驕傲,並踩在腳下狠碾幾下的人們.

他甚至恨趙允讓.

恨他有志無謀,竟被一個二十歲的娃娃打入了深淵;恨賈昌朝,身居高位卻畏首畏尾不拉他一把.

但是,恨歸恨,韓稚圭沒有放棄.這五年多的時間,他在那州依然是那個勤政不輟的韓琦,依然是那個"西北有一韓,西賊聞之心骨寒"的韓稚圭.

五年伏蜇,五年隱忍.

他甚至沒有給老搭檔范仲淹,同年文彥博去過一封求請的書信,更沒與汝南王府現出一點關聯的跡象.

而機會,終于來了.

趙禎的聖旨到了!

三司使......

接到旨意的韓琦笑了,笑得意味深長,笑得宛若當年一般倨傲,自信!

又是三司使......

韓琦心道:也許這就是天意,從三司跌下來,老天又讓他從三司站起來.

......

如今,韓琦立于開封城下,"南熏門"三個大字深深地印在韓相公眼中.

趙禎....

我回來了!

"相公,咱們速速入城吧!"

身邊的趙宗楚很煞風景地突兀出聲,他可沒有韓琦那麼多的"騷情".

家里都火燎腚門了,哪還有工夫讓您在這臨風傲骨的裝什麼大尾巴狼?

正感慨著的韓琦,不得不收拾心神,無趣地斜了趙宗楚一眼,心中暗罵:

俗氣!

臉上卻是不露一點心思,再看一眼巍峨的開封城牆,深吸一口氣:

"入城!!"

"得勒."

趙宗楚忙不跌地歡叫一聲,吩咐車夫,"相國寺東門,快著點!"

"不."韓琦漠然出聲."汝南王府......"

"正門!"

......

趙宗楚一驚,苦著臉出聲道:"不太好吧......"

您這回京腳還沒沾地就大搖大擺地走我們家正門??

從相國寺東門偷摸兒的進去,再出後門出來,再從五府後門進家,這已經是很不錯了好吧?

趙宗楚心說,沒拿箱子把您抬進去就夠意思了.還正門?

而韓琦此時卻是眼神堅定,殺氣隱現.

"正門,有何不可!?"

"就走正門!"

得!

趙宗楚也看出來了,這位韓相公這次是猛虎歸山,霸氣側漏啊!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