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引蛇出洞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號了,求月票!求撫慰蒼山這個熬夜的靈魂. 更新最快

散了早朝,皇帝繞到後殿,身邊只剩李秉臣一人.

趙禎終于噗的一聲,忍不住輕笑出聲.

"這個渾小子,還不把朕那侄子嚇出個好歹?"

李秉臣笑著應承,"端是逃不過聖人的法眼."

唐奕那點小動作,趙禎和李大官當然是看得清清楚楚.包括他最後那句話是什麼用心,二人更是清楚的很.

此時,李秉臣笑著出聲:"子浩這回看來是要動真格的了."

"聖人您看,是不是敲打一番,別太過分?"

趙禎聞聲,斂去笑容,良久方道:"由他去吧."

說完,趙禎又補了一句,"朕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李秉臣一怔,看來,官家這回是真的怒了.

他跟了趙禎這麼多年,這位皇帝仁到別說置親侄子于死地,就算是嘴上,也從來沒對臣子罵過一個"死"字.

一個把別人的生死看得這麼重的皇帝,這次卻要任由唐奕去"弄死幾個人",可想而知道,這份怒火已經積蓄到了什麼地步.

見趙禎依舊悶氣難舒,郁郁寡歡,李大官勸道:"惡人還需惡人磨,聖人忍了這麼多年,也算仁至義盡了."

......

許是趙禎近兩年日漸老邁,此時聽了李大官的話,倒失了帝王應有的果決.

"秉臣啊,你是知道朕的,不到萬不得已,斷不會要了他們的性命."

李秉臣知道,官家這不是在問他,而是在問自己.

攙著趙禎向前走,心中卻是感激起唐奕來了.

趙禎封了唐奕一個癲王,是成全唐奕.而唐奕用這等手段為大宋解決掉那個大患,又何嘗不是成全趙禎呢?

"聖人,你說那一家會如期入甕嗎?"

趙禎寂寥地輕輕搖頭,"難說......"

......

另一邊,唐奕出了休政殿,就見曹佾迎了過來.

只見曹景休漲紅著臉走到唐奕面前,居然高揖大禮,給唐奕鞠了個躬.

"參見,癲,王,殿下!"

"滾!!"

唐奕沒好氣地罵出了聲,這貨就是特意來看他笑話的.

罵完,又顧不得與曹國舅嬉鬧,一把將他拉到一邊,避開朝臣.

沉聲道:"派人盯住那一家,看看他們有什麼動作."

曹佾聞聲奇道:"盯他們做甚?你還怕他跑了不成?"

"跑個屁!"唐奕恨恨出聲."我剛才在殿上威脅了趙宗實一下,明告訴他第一個就拿他開刀."

曹佾一怔,總算明白了一點.

"引蛇出洞?"

唐奕點頭,"引蛇出洞!"

這個癲王不能白當,死幾個人是一定的.

但是,要是讓那家死幾個人的同時,能再露出點別的馬腳,那對趙禎之後的善後將是有益無害的.

......

曹佾也知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正要如唐奕所說去安排人,可是臨走之時,又忍不住多說了一句:

"你真想好了啊?這麼一鬧,動靜可是不小."

唐奕一笑,"干完就出京了,怕他個球!?"

曹佾急道:"出去你不還得回來啊!"

"到時候,不論陛下怎麼護著你,開封,甚至大宋的勳貴朝臣之中,可就再難有你的立足之地了."

唐奕眯縫著眼睛看著曹佾,"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

"呃......"曹佾一窘."得,算我話多,你好自為之."

說完,辦正事去了.

......

唐奕沒直接回小樓,而是在人群之中四下掃看,找到文彥博,迎了過去.

"文相公,查的怎麼樣了?"

唐奕直奔主題,文扒皮倒也沒像曹佾那麼沒正形,也不磨嘰.

"昨夜已經動了手,包希仁正在審."

唐奕急道:"最好快些!"

文彥博重重點頭,"老夫這就回京,親自督辦,這幾天定給子浩一個結果!"

......

兩人在這咬耳朵,從休政殿里出來的朝臣們卻是看不懂了.

這兩位前幾天不還斗得你死我活嗎?都上全武行了,怎麼又湊活到一起去了?

王圭與吳奎對視一眼,"這是要出事啊!"

好吧,什麼叫做賊心虛?

此情,此景,此言,落到趙宗懿,趙宗實兄弟眼中,卻是又要嚇得睡不著覺了.

不等出了觀瀾,趙宗實已經與大哥急道:"讓宗楚出京,去迎一迎韓稚圭.讓他三日之內,必須把韓琦帶回來."

趙宗懿則道:"若是來不及呢?要不要先與賈子明......"

"莫再提那個老東西!"趙宗實都不等趙宗懿把話說完,就已經恨罵出聲.

他對賈子明已經是徹底失望了.

......

欽天監上報,七日後正是黃道吉日,唐奕的封王儀典自然也就設在了七日之後.

可是,這七日.注定是風云變幻,吉凶難卜的七天.

首先,唐奕令觀瀾進士,還有民學的人,散播出去的八卦已經徹底發酵.

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汝南王府那一家人暗中勾連大遼,泄露攻遼大義的事情已經傳出去了.

若沒有此次泄密,根本不用耗費如此之巨就能收複燕云的假設,也已經成立了.

大宋第一軍血戰古北關,折損大半的鐵血悲歌,申屠鳴良等漢家英魂埋骨的賬,也都算在了那一家頭上.

百姓群情激憤,喝罵之言不絕于巷,嚴懲奸佞之聲山呼海應.

那架勢,好象就等官家一句話,百姓就會沖進汝南王府,活撕了那一家人.

其次,文彥博,包拯,還有唐介,突擊徹查三司曆年疑賬,京城之中的涉案官吏簡直就是風聲鶴唳,雞飛狗跳.

這個時候,文扒皮也沒那麼多顧忌了.只為極速破案,好為唐奕進一步造勢.

可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簡直就是觸目驚心.

單抵稅糧一項,涉案金額之大,牽扯臣吏之廣,已經超出了文彥博的想象.

最後,文彥博甚至有點害怕了.

吩咐包拯不能再查了,等他並報官家再說.

拿著抵稅糧一案的全部卷宗,文彥博回到了回山面聖.

......

而另一邊.

如熱鍋上螞蟻一般的趙宗實終于等來了一個好消息:

韓琦,進京了!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