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嗣癲王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東月京少"的十萬飄紅!同時也竊喜第三十九位盟主的到來. 更新最快

39盟了,也許生活正是如此:"做好眼前,等待精彩."

感謝"東月京少",感謝你們每一個人!

這一夜,唐家小樓注定無眠.三個走在時代最前沿的人秉燭夜談,好不痛快.

破曉時分,沈括與祁雪峰談興不減,看不出一絲倦意,倒是唐奕似乎被黎明提醒,顯得有些心神不甯了.

祁雪峰最先發現,以為是自己和沈括在這兒賴了一夜,擾了唐奕的作息.頗感內疚地提意道:"不知不覺卻是天都亮了.我看,咱們就此散去,來日再敘吧?"

沈括知道唐奕沒這麼矯情,再說,剛剛這家伙可是比他們兩個興致還高.正要把祁雪峰勸下去,不經意地抬眼一看唐奕,倒是也發現了唐奕的異樣.

疑惑出聲:"大郎?"

可是,現在的唐奕心思還真不在這兒,兩人的話卻是全沒聽進去.沈括輕喚,他卻是沒頭沒腦地望著窗外喃喃出聲:

"已經上早朝了吧?"

"......"

"......"

二人面面相覷,心說,這是怎地了?怎麼無端說到早朝上了?

"大郎這是......有心事?"

"呃......"

唐奕這才回過神來,尷尬一笑,"無甚大事,無甚大事."

他總不能和二人說,今天朝上要出大事兒,小爺混了個"癲王"扣腦袋上了吧?

"沒事兒,沒事兒,咱們繼續."

唐奕張羅著,心里則是祈禱著千萬別來人叫他.那樣就說明,趙禎這個提議反對頗多,沒成.

可惜.

剛說完這句,院內立時傳來內侍大監獨有的尖亮嗓音:

"宣,唐奕休政殿見駕!"

得!

唐奕登時哭喪著臉,特麼就不能念叨.

沈括和祁雪峰一看,心說,看來還真有事兒.急忙起身要走.卻被唐奕攔下來了.

"別走了,奕去去就回,回來陪我痛飲幾杯!"

二人更是迷糊,一大早上喝什麼酒啊?

唐奕也沒臉解釋,吩咐人備好吃食,讓兩人先吃著,等他回來.

自己則是與內侍大監一道,直奔休政殿.

......

封王唐子浩,這事還真如范仲淹所料,並沒有什麼阻力.

一來,原本認為最有可能反對,提出異議的,是以賈昌朝為首的舊臣.

但是,今天老賈很老實,從頭到尾一個字兒都沒說.王圭等人見他都沒出聲,心知其中必有蹊蹺,也都默契地選擇了沉默.

二來呢,這事兒本事就是好事兒.唐子浩最近入朝的呼聲又高了起來,與其讓他到朝上來礙眼,倒不如弄個閑散王爺讓他一邊呆著去.

何況還是"王"......

三來,則是與范仲淹分析的分毫不差.

休政殿里,那麼多國公爺,還有將來有希望往上走一步,走幾步的文武重臣,誰不想開這個口子?

......

當然了,沒有阻力,並不代表風平浪靜.有些人很不高興,只不過,沒膽子跳出來罷了.

比如,趙宗懿,趙宗實.

昨夜,趙禎連夜下旨讓宗室各府今日上朝,這兩兄弟就知道肯定有事兒.

心下忐忑,還以為是抵稅糧那批款子出了事兒,這一夜都沒能合眼.上了朝,總算松了口氣,二人心道,早就說不可能查得這麼快嘛!

可是,等趙禎把真正的意圖一說,二人一翻白眼:

得,也不比抵稅糧的那個事兒好到哪兒去.

那個瘋子要封王!?嗣癲王!!

爵位別說比他們兄弟,比他們的死鬼老爹還高了一級.

而且,還是瘋的"癲",那以後還不更加變本加厲地想收拾他們這一家就收拾?

趙宗實當然不能讓這事兒成了,一個勁兒地給老賈使眼色,讓他站出來.只要老賈一開火,總會帶動一波人響應的.

可惜,賈昌朝鐵了心當聾子,瞎子.眼觀鼻,鼻觀心,死活就釘在那里,一動不動.

他能動嗎?還嫌事兒不夠多?

這事兒,趙禎一提,他就知道攔不住.不但觀瀾系肯定早就通了氣,連自己人這邊也得有相當一部分不想封上這個口子.

因為,除了開了王爵的口子,這里面還有另外一層意思.

宋承襲的是唐制,爵位制度略有不同.而這個不同,今天就讓趙禎用上了.

唐制的爵位由高到低分為:親王,嗣王,郡王,國公,郡公,郡侯等等.

唐朝親王死後,其長子可承襲爵位,同親王或自降一級為嗣王.

而大宋呢?則是比唐時狠了一點兒,不但沒有平級承襲,而且要自降兩級,親王之子為郡王;郡王之子則是降一級,為國公.

趙大,趙二定這個規矩當然還是出于一個目的削權.

只是,當時沒什麼,宗室還是宗室,王爵還是有不少的.

可過了幾十年過去之後就尷尬了,趙室宗室竟面臨著無一王可出的局面.

宗室族譜就趙禎一個光杆皇帝,那時候又沒兒子可封,下面就跟著一堆國公,郡公.

像話嗎?

于是,慶曆四年.

注意,是慶曆四年.這個時間點非常微妙,正好也是革新之初.

這一年,趙禎實在"看不下去了",下召並封十王.

把太祖之弟趙廷美,太祖之子趙德芳,趙德昭,還有太宗的七個兒子封了親王.

當然,還有曹佾的老子曹也借了光,封了吳王.

依律十王,子襲郡王,孫襲國公.

所以說,趙允讓,趙允弼這些人都是借了老子的光,後得的郡王爵.

可是,問題來了.大宋立國百年,折騰了半天,還是沒有嗣王爵.

誰都沒想到,十多年之後,這個嗣王卻是讓趙禎用到了這里.

......

舊酒裝新瓶,趙禎這次還是改革一上來就開爵位的口子,用來安撫朝野.

這招看似沒什麼稀奇,可是,這個新瓶太不一般了,誘惑太大了.異姓王這就不說了,文武大臣必是蠢蠢欲動.更絕的是,趙禎剛剛在議的時候加了一句:

唐奕的這個嗣王可世襲.

那是不是說,以後所有爵封嗣王的......都不用自降?都可世襲!?

老賈現在十分的清楚,唐奕的這個嗣王是封定了,誰也攔不住.

......

可惜,他看得通透,有人卻看不明白,比如趙宗懿,趙宗實.

趙宗懿是長子,他老子是郡王,到他這兒就是個國公;而趙宗實更是屁都不是,只是出生時皇帝賞了一個郡侯.

現在,唐瘋子一下子野雞變鳳凰,白身變嗣王,他們就算看得明白,也不能干啊!

恨恨地看著賈子明,就差沒上去硬拽著老賈出來和皇帝干上一場了.

可是,已經晚了,那個殺千刀的唐瘋子此時已經上殿.垂目抄手來到殿中,先是與趙禎見禮,之後......

很自然地往邊兒上靠了靠,好死不死,正站在趙宗實身邊.

......

趙禎也不廢話,讓唐奕上殿就是說明所有的障礙已經掃除,讓他來就是宣旨,聽封,走過場的.

著令李秉臣宣旨.

李大官一手中拂塵,上前一步,高聲唱喝:

"唐奕,上前聽旨!!"

唐奕沒動,原地再次高揖大禮,大袖一攏,把整張臉都擋上了.

李大官也沒注意這些,反正就是過場,自顧自地宣起旨來.

"唐奕行德兼備,複燕有功......"

整個休政殿都回蕩著李大官尖亮的唱喝,文武群臣雖然知道李大官念的是什麼,但也不由得屏住呼吸,見證著大宋百年首位嗣王的誕生.

而趙宗實也知道回天無力,面色鐵青,心中咒罵.

自私的人向來如此,自身的災禍都推諉到別人身上.

現在的趙宗實把賈昌朝,唐奕,包括無辜躺槍的王圭等黨臣,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遍.

罵的不解恨之時,卻忽聞正聽旨的唐奕用只二人聽得見的聲音戲虐出聲:

"嘖嘖嘖......世子的臉色,不太好看啊......"

"你!!"趙宗實更氣.

"小人得志!"

"呵."

唐奕輕笑一聲,無端端道:"趕緊想辦法吧,離吉日登王還有幾天."

趙宗實眉頭一皺,"你什麼意思!?"

袖下的唐奕聞之一笑,"癲王嘛,得了這個封號,若不揪出來一個開刀,那還算什麼'癲王’?"

趙宗實心里頓時咯噔一聲.

由不得他多想,那邊,李大官已經宣完了旨.

"欽此......"

趙宗實只聽見一個"欽此",前面的,什麼都沒聽見.

身邊的唐奕則是猛的一聲高唱:

"臣!!謝恩!"

嚇得趙宗實一哆嗦,下意識地一躲.

此時,唐奕已經領旨.起身,環視群臣,最後還深深地看了一眼趙宗實.

悠然開口:

"癲,是瘋癲的'癲’!"

"若是將來真瘋到誰頭上,諸位,還請多多擔待!"

......

完了.

趙宗實心中哀鳴,這分明就是說給他聽的啊!

......

嗣王這個梗,不是仁宗開的口子,而是神宗.並非一定就是親王苗裔才可封,所以,這個"嗣"只是一個爵位.

提前說明,省得又有熱心書友來書評問,回不過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