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能驚到唐奕的牛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括說這是一個奇人,奇在哪里,唐奕還不知道. 更新最快但是,他之所以對此人另眼相看,是因為那雙眼睛.

......

有神倒不算奇,關鍵是,唐奕在其中看出一股莫名的自信,堅毅和執著.

許是錯覺,但這樣的眼神,唐奕也只在一人身上看見過

他的老師范仲淹!

十年前,就是因為老師的這樣的目光,才讓唐奕生出好奇,才讓他以稚子之身,說出那番改變自己,改變范仲淹,改變大宋的驚天之言.

此時,沈括見唐奕露出少有的正色之意,立時沖著唐奕暢快大笑:

"哈哈哈,怎麼樣?子浩也覺此人非凡吧!?"

唐奕點頭,"不俗!"

"來里面坐,咱們暢飲幾杯!"

......

把沈括和祁雪峰請到里面落坐,又讓君欣卓去准備一桌酒菜,沈括也道出了這個祁雪峰的來曆.

此人是洛陽人士,家境貧寒,卻是要強不屈,自學十數年.此番進京,卻是得沈括引見,想入觀瀾求學,下一科准備搏一搏前程的.

要是只是這樣,倒也不算出奇.

從沈括的言談之中,唐奕還知道,這個祁雪峰白天在修河工地出役養家,晚間才能自學文道,勵志功名.

本來上科已經地了鄉試,可以進京會考.可是天不隨人願,正趕上老母病重,家中實在無錢,只得放棄.

沈括在工地上見他身弱又識文斷字,便生出惻隱之心,就安排些統計,調度,不用出苦力的活計與他.幾番接觸之下,倒是把沈存中給驚著了.

原來,這人不但有些文采,對于天文地理,恪物之學也有涉獵,而且極有見解.在地志,繪圖,星象天學等方面,更是在沈括之上.

比如,唐奕的氣壓測高法,沈括會用,但是原理還有諸多不順.可是,這東西到了祁雪峰手里,都沒用沈括講解,他只是拆了一個氣壓計,山上山下跑了幾趟,就把原理說的似模似樣,用的更是比沈括還溜,還准.

都是讀書人,又有了共同話題,二人自是拋去門戶之見,相交莫逆.

此次沈括把他帶入觀瀾,也算是拉了這個寒門知己一把.

......

對于祁雪峰恪物之學上的造詣,這著實讓唐奕刮目相看.

這個儒家大道橫行的時代,像沈存中這種不務正業的人可是不多.而這位既有正業,還有副業,還上有老,下有小的要他來養,真是不容易.

"如此說來,白山可比存中這個笨蛋強多了!"唐奕開懷大笑.

"當初單一個氣壓計,這小子跟我學了半年也沒全弄明白."

"哈哈哈."沈括臉色一紅."莫要揭我的短處!"

祁雪峰則道:"子浩的氣壓測高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懂的,精巧至極.其中玄妙,雪峰到現在也還是沒弄明白."

唐奕可算是抓到一個能聊點有"技術含量"話題的人了,登時與祁雪峰聊開了.先是把所謂氣壓與他細說,沒想到他居然聽懂了.

唐奕興致更盛,神秘一笑,與祁雪峰道:"我這兒還有比氣壓計更玄乎的東西,白山兄要不要見識見識?"

祁雪峰眼前一亮,"自要見識見識!"

"隨我來!"唐奕立時起身,連酒都不喝了,帶著二人就直奔自己的"實驗室".

可抓著一個懂行的了,伏蟄多年的"技術宅"本質徹底爆發出來.

到了地方,唐奕直接拿起一個物件遞到祁雪峰前面.

"白山兄看看,這個東西你可玩得明白?"

......

可是,祁雪峰此時哪還有心思理什麼唐奕,雙目圓瞪,呆立當場.

入眼就盡是圖紙,儀器,新奇之物,沒有一樣兒是他見過的.

"白山兄?"唐奕輕喚一聲.

祁雪峰才恍然回魂,局促道:"早就聽沈存中吹噓,說唐子浩有一個房間,一個窮盡天下之奇技的房間.于雪峰來說,那簡直就是寶庫."

"今日得見,果然不假啊!"

他今日之所以跟沈括來,就是想見識一下唐子浩的那間屋子,只不過剛剛還沒好意思開口罷了.

唐奕是學化學出身,可是這些年迫于無耐,在大宋一展拳腳的,不是經濟之道,就是政謀之思,真正讓他學有所用的地方其實不多.

這間屋子可以說才是真正的唐奕,才是唐奕真正的本事所在.

今天不但沈括回來了,又帶回來一個臭味相投的,他又怎會吝嗇?

"白長兄若不棄,可以住在我這里,這間屋子你可隨意進出!"

"嚯!!"沈括一聲驚叫."白山可是面子大了去了."

祁雪峰嘿嘿大樂,"怎地?"

沈括解釋道:"這間屋子,整個大宋,你是除屋主之外,第二個可以隨意進出的人!"

"第二個?"祁雪峰一疑."那第一個是誰?"

只見沈存中得瑟地一揚下巴,"當然唯我沈括有此殊榮!"

唐奕哈哈大笑,"別聽他鼓噪,來來,看看這個物件."

祁雪峰這才把目光放在唐奕手里的東西上.

"這是......"

"此物叫六分儀."

"六分儀?"

祁雪峰把六分儀拿在手中,現在他還看不出具體用途,不過看到上面有鏡片,標尺,心道,多半是目鏡一類的東西.

"所為何用?"

唐奕笑道:"這是一把尺子."

"若奕告訴白山兄,若在一地立下基准,配合日軌或沙漏計時,所得橫縱兩軸之數各一,這兩個數,不管何時何日都不會變."

"可若換到別地,以上一地為基准,同樣可得兩不同之數,不管何時何日,亦不變更."

"那白山兄覺得這東西能干什麼?"

祁雪峰沉思起來,"一地兩數,橫縱各一......"

抬頭看向唐奕,"這個數,亙古不變?"

"亙古不變!"

祁雪峰登時釋然,"測地,量圖!"

"!!!"

唐奕大喜,這真是個奇人!

卻聞祁雪峰道:"單一個基准地數不足為測,子浩還需要何物為參照?"

"沒錯!"唐奕更是激動,一指當空之日."以日為照,量與地角而測."

基准橫縱地數,就是經緯度,六分儀的用法則是觀測太陽的夾角,祁雪峰猜的一點都沒錯.

而祁雪峰此時下意識抬頭望天,又低頭看向手中六分儀上的數字刻度,"子浩的這個六分儀,難道是以渾天說為據,打造而成?"

"......"

唐奕震驚了......

你大爺的!

老子撿到寶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