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良苦用心
g,更新快,無彈窗,!

護身符?

一個王爵就算是護身符了?為什麼唐奕怎麼看怎麼象是"狗鏈子"呢?

"您就瞅瞅大宋的宗室,爵職,有幾個不是夾著尾巴做人?"

范仲淹聞之,倒被唐奕氣樂了. 更新最快

"夾著尾巴?"

"你還好意思說夾著尾巴?白身十年也沒見你消停過,一個王銜就能讓你這小瘋子夾著尾巴了?"

"呃......"

唐奕局促地撓著後腦勺兒,"老師,您到底哪頭兒的啊?"

"再怎麼著也不能是個什麼'癲’王吧?傳出去,您臉上也無光啊!"

范仲淹搖頭,"老夫可沒你這麼矯情,倒覺得挺好,這次還真就不在乎什麼名聲不名聲了."

趙禎此舉有四意思:

一來,正如剛剛此說,在革新之初打開一個上升的通道,對于大宋說話最有份量的那些公侯爵職是一種安撫.

再者,"癲王"之名雖不好聽,但說到底也是爵位,讓唐奕在以後的行事之中也省去了白身的尷尬.一個白身打了宰相和一個王爺,就算都不是什麼好事兒,但多少還說得過去.

況且,這個王爺還是"癲"王.

還有,唐奕頂上"癲王"之名,于內,于外,都是一件好事.

于內,對逐漸成形的觀瀾與文官的對立來說,這是一個明確的信號,一個把唐瘋子擺在何處的信號.

大宋革新離不開唐奕,更少不了唐奕的千古功績.可是,這個功績與臣功無關,他是癲王,依宋制不可入朝,搶不了士大夫的臣功.

于外,"癲王",戲爾!

在百姓和保守派眼中,被唐奕這個白身的革新先鋒整治,還是被奉旨瘋癲的王爺整治,就好比是被平級同事罵一頓,還是被上級領導罵一頓,心理上就是兩碼兒事.

趙禎這一封王之舉,是一舉四得.可以說,是把唯心之術用到了極致,范仲淹說完,唐奕冷汗都下來了.

抬頭看向范仲淹,"恐怕陛下還有一層意思吧?"

范仲淹玩味一笑,"哦?還有什麼意思?"

"老師真不知道嗎?"唐奕陰著臉."癲王!"

"這個'玩笑’扣在我頭上,那麼即使唐奕將來出多大的力,觀瀾商合掌握多大的權柄......"

"說到底,也只是一個'玩笑’罷了."

在唐奕看來,這是趙禎在削權,在弱化他的存在.

......

"玩笑?"

范仲淹呆愣半晌,悠然出口:

"原來大郎是這麼看問題的."

"也無不可."

唐奕眉頭一皺,"老師的意思是?"

范仲淹不答,略帶幾分寂寥的長歎一聲:"大郎還是和從前不同了啊!"

唐奕猛的一震,這已經是一天之內,第三個人這麼說他了.

"老師......"

范仲淹不再賣關子,肅然道:"你還是太年輕啊!"

"燕云凱旋,你功蓋當世,又辭官不授,卻有幾分少年熱血,風骨卓絕之色."

"然改革初起,第一件事,動的就是'購物券’.這個殺器一出,陛下固然意識到觀瀾的暗藏潛力,對你有所多思."

"但是,這分思慮,卻非全是大郎想的那般,都是猜忌."

唐奕怔怔地聽著,心里好像摸到了一點什麼,又有些說不清道不明.

只聞范師父語重心長地繼續道:"你太順了,又太年輕,且是個火暴的性子,少年義氣在所難免,遇事少思也是必然."

"在這個敏感且多事之期,讓你這個愣頭青沖在前面,對大宋來說,是好事兒嗎?"

"陛下的真正用心是要你慢下來,冷靜處事,所以才又生出讓你為官曆練的心思."

"可是你呢?"

范仲淹一句反問,問得唐奕面紅耳赤.

這話就是趙禎現在和他說,他不一定會信,但范師父是絕不會害他的.他的話,唐奕要聽.

"我......"

"我卻在殿上和他頂了三個時辰的牛,徹底把自己推到了革新先鋒的位置."

唐奕不懂政治,但他不傻,不由得想起昨夜的那個辜胖子.

以前,唐奕只認得橫沖直撞,可是現在他才明白,什麼叫唯,心,智,術.

跳出來......旁觀者.

唐奕猛然意識到,趙禎讓他為官,何常不是種智慧?何常不是讓他跳出全局偏安一偶,做一個旁觀者,戒錯者?何常不是對他的一種保護?

見唐奕理清了思路,范仲淹欣然一笑:"現在明白了?"

"有些話,你和陛下越近,陛下就越沒法與你直說.委婉地讓你撤下來行不通,那就只得用強,用這個'玩笑’來讓你強行慢下來."

"我懂了!"唐奕重重點頭.

范仲淹大笑,"別想那麼多,是你的,終究還是你的.一個癲王就能把你為大宋所做的一切抹去?怎麼可能!?"

"百姓的眼睛不瞎,後世寫史的賢者也非傻子.就算當下不正,後人自會為你正名."

"反倒是陛下,用心良苦啊!!"

說到這里,范仲淹長歎一聲,心中怎是一個"服"字可表?

這個"癲王"是趙禎封的,只有兩個結果:

改革不成,後人如何評說?是他這個皇帝在改革之初就把手下最得力的革新大將廢了,與唐奕無關.

改革成了,那也是他這個皇帝埋沒了千古良臣,以"癲王"之名汙辱了能臣.

這個"玩笑"確實扣在了唐奕頭上,可是開這個玩笑的人,注定要背上罵名.

......

趙禎這是在用惡心自己,來成全唐奕.

這份慈愛與胸懷,他范仲淹也要自歎不如.

......

從老師那里出來,唐奕就像丟了魂兒一般.

一力降十慧,這些年,他仗著長輩維護,手段超前,又得曹潘等人力助,幾乎就是以力破局.

這會兒本以為又是一拳打通了阻礙,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他這一拳,打錯了地方.

這種挫敗感讓唐奕無比沮喪,同時也開始第一次審視自己.

到底怎麼了?哪里出了問題?

......

"大郎還是和以前不同了......"

范師父那句感慨一直在心頭縈繞.

不同了......

非我所願啊!

茫然抬頭,卻是不知不覺溜達到了趙禎的寢宮之外.

欣然一笑,似是找到了方向.

決絕上前,與門前侍衛朗聲道:"上請陛下,唐子浩求見!"

......

晚了,抱歉,卡文,理順.

三更.

慢等.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