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要被玩壞的節奏
g,更新快,無彈窗,!

再建一個鄧州,這不是有可能,而是有必要.

老鄧州以點帶面的商業思路,為大宋提供了全新的視野.

趙禎也覺得這個模式很好,不論是政,還是軍,又或是農商之法.在一地先試一試,通則用,敗則改.

改革已經逐步起動,大宋正需要另一個試點來為革新增加信心.

只不過,這個試點不太可能由唐奕親手來建.

君欣卓深知這一點,只當他說的是醉話.可是唐奕卻有另一番計較.

......

------

第二天.

唐奕起床之後,就真接去了趙禎的行在,以至于賈子明來找他提錢撲了個空,只得耐著性子在唐家小樓外苦等.

而此時,在趙禎的住所.

殿上只有唐奕與趙禎兩人,連李大官都回避出去.

"你不是不願與朕說話嗎?還來做甚?"

唐奕在底下暗自腹誹,看來,趙禎也是有脾氣的,上次三個時辰就蹦出一句話的事兒,這還記恨著呢.

"草民此來,有一事上請."

"草民草民草民!!"趙禎騰的站了起來,指著唐奕大罵.

"再叫草民,朕撕了你的嘴!"

"呃,小子此......"

"你都多大了,還叫小子!?"

"......"

得,咱還是裝鵪鶉吧.

草民不讓叫,小子也不讓叫,"臣"咱還當不起,我不說話總行了吧?

嘩啦啦......

唐奕正在運氣,趙禎已經不耐煩地把一紙詔書扔了過來,散了一地.

"不是不知道怎麼自稱嗎?看看吧!"

唐奕不情不願地撿起來一看,"哦靠!!"

一著急,直接暴了粗口.

抖著詔書,一臉見鬼地看著趙禎

"陛,陛下......"

"這,這這不合適吧?"

"哦?"趙禎玩味地看著下面那個氣人的小子."怎麼不合適了?"

唐奕一聲哀嚎:"我可還沒死呢啊!"

"哈!"趙禎被他氣樂了."朕倒覺得挺合適!你不死,朕卻快讓你氣死了!"

"那這也不合規矩啊?"

趙禎更樂,還是極盡嘲諷,"難得啊!唐瘋子竟然也講起了規矩."

"規矩是人定的,祖宗規矩不可輕廢,但也不是不能改.權事而立,並無不可!"

哦去!唐奕心中大罵不已,怎麼今天這麼痛快了?

"那您......能不能換一個啊?這個也.......也太扯了吧?"

"呵呵......"

趙禎冷笑連連,"你不是不知道怎麼自稱嗎?這不是正好!"

唐奕都快哭出來了,"我嘴賤,小的嘴賤,孩兒嘴賤,晚輩嘴賤,您饒了我吧!"

"饒了你?"

攢了好幾天的悶氣,可算是今天一下子出出去了.趙禎哪能讓他幾句話就說過去了?

"就這麼定了."

......

日!!

唐奕捧著那份詔書,眼淚都快下來了,心道:

這一定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大宋,這一定不是那個嚴肅認真的趙禎,這是要被玩壞的節奏.

只見詔書上寫道:

唐奕為國為民,複燕有功,忠義無雙.不領恩賞,不居功自傲,仁德無二.

天子請天從願,上議宗正寺......

反正磨嘰了一大堆,最後的重點就一個--

封王.

封王啊!

唐奕之所以驚訝,是因為大宋立國百年之後,第一個活著的異姓王竟然要出世了,而且還是自己!

這里面的阻力,忌諱,影響.唐奕都不敢想.

他甚至覺得,趙禎是不是瘋了?

而更讓他蛋疼的是,這個王爵還不是常爵,非是秦晉齊趙燕魯魏之類的親王,也非北海,汝南,南平,荊越之流的郡王.

而是,癲王!

瘋癲的癲......

我去他大爺的!

這哪丟得起這個人?

癲王--唐奕?

特麼還不如那些斗爭失敗,被貶黜的什麼"幽王","廢王"來得好聽呢.

趙禎這得有多恨他?純粹就是讓天下人看他的笑話.

"我不干,打死也不干!"唐奕不管了,耍起了無賴.

"不干也得干!"

趙禎少有的硬氣,金口一開,你不干也得干.

"就這麼定了!下午令大宗正簽押,報政事堂複議,明日早朝宣旨!"

"不是......"

"你的不是,朕的不是!?"

"不是,那我還娶不娶福康了?"

唐奕是急中生智啊,我都封王了,還怎麼娶公主?

趙禎揚起嘴角,"早就給你想好了.異姓王,不領國姓,怎麼不能娶?"

"我......"

"好了,先下去吧!"

根棲不給唐奕分辨的機會,趙禎起身就要走.

"別啊!"唐奕急了."我還有正事兒沒說呢."

"累了,不想聽你聒噪!"

......

--------

癲王......

癲王!!

唐奕從趙禎那出來,就跟丟了魂兒似的.

癲王啊,不讓人活啊!

反過勁兒來,第一時間就沖向老師的住所.這個時候,也只有范仲淹能救他了.

可是,把事兒和老師一說,范仲淹沉吟半晌.

"我看行!"

日!

"老師你到底哪頭兒的啊?"

范仲淹笑了.

"你先別急,聽老夫與你說."

"這是陛下的一招妙棋."

"妙棋?"唐奕瞪著眼珠子."老師,我讀書少,你別騙我."

"我看,這就是赤-裸-裸的報複!小心眼兒,讓所有人看我笑話."

"明日早朝,這旨頒得下去,頒不下去都不一定,可是一但傳開,我這臉還往兒哪兒擱?"

范仲淹輕笑,"這個你放心,依我看,這旨多半是頒得下去的."

唐奕聽了直咧嘴,"我不放心!"

"您醒醒吧,大宋朝近百年沒出過活著的異姓王了,朝臣們能同意?"

"還真說不准呢."

范仲淹解釋道:"今時不同往日,百年前,天下分崩,太祖,太宗為免兵權旁落,再起唐末之禍,才定下不封異王之規."

"可是現在,大軍禁軍盡在京師,地方武備薄弱,不存在當年之慮,有沒有異姓王其實關系已經不大了."

"況且,以一個戲虐的'癲王’破了這道口子,對諸臣來說,倒也是容易接受的."

"最主要的是,革新已經開始,陛下以不先平下,而先開上的手段為有功之臣打開一個進爵王侯的希望,更有助于穩定.畢竟大宋那麼多國公爺,誰不想更進一步,得王銜之榮呢?"

唐奕算看出來了,"和著官家得了安撫群臣之利,朝臣得了升遷之機,百姓也看了'癲王’出世這個笑話."

"到最後誰都有好處,就特麼損了我一個!?"

"錯了."

范仲淹大笑,"得利最大的就是你,還有什麼不滿足?"

"這是陛下給你下的一道護身符!"

......

護你大爺啊!

癲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