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千年智慧
g,更新快,無彈窗,!

"辜家就是辜家,與賈子明沒關系!"

辜胖子說出這句話,著實讓唐奕有點意外. ?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了辜凱半晌.見他面容坦然,絕非戲言,才悠然出口:"是與賈子明沒關系,還是與汝南王府沒關系呢?"

辜凱不急回答,反而咧嘴一樂:

"看來,這幾十萬貫花的還不算冤,若是不來,子浩還真把辜家歸到那邊去了."

"哦?"

"可以明確地告訴子浩兄,不論是賈子明,還是汝南王府,與我辜家,都沒關系."

"有點意思."

唐奕真的有點不懂了,要說老賈這艘船要翻,辜胖子在極力撇清關系,這說得過去.

可是,汝南王府在北方仕族之中的根基極為牢固,真定又是北方除大名府之外的第一重鎮.做為真定第一世家的辜家,怎麼可能和那一家人繞得過去?

"為什麼?"唐奕干脆不猜了,直言問了出來.

"汝南王府可還沒倒,斂之就這麼急于保身?"

"汝南王府倒或沒倒與我辜家何干?"辜凱苦笑攤手."子浩不會以為,辜家是靠著汝南王府的吧?"

"不是嗎?"

辜凱誠然道:"還真不是."

"這麼說吧."

"古今大家旺族,要麼先有權,權而有術,再把權力變現兌換成財富,進而守牧一方."

"要麼就是先有錢,錢多了,自然就與權多的勾結于一處,尋求權力支撐."

唐奕細品辜胖子的話,連他這個後世過來的人都是十分認可.

"不錯,很透徹."

辜胖子一笑,話鋒一轉,"子浩覺得,辜家要是靠著這兩點,可以支撐千年嗎?"

"......"

唐奕一時無言,還真就不能.

一千年有多長?幾乎與儒同壽.

從漢初一直到現在,世道輪回,朝代更迭.除了儒聖孔家,天師道張家,這種意義凡的存在,有哪個世家大族躲得過天下大勢呢?又有哪個靠山可以千年不倒呢?

這時,辜凱的聲音再次響起:"借勢可強一時,卻不能長存百世;順勢雖難高居一峰,卻可千年不倒!"

唐奕笑了.

"順勢,斂之."辜家的千年法門.

"這麼說來,我倒覺得,斂之兄這幾十萬花得貴了."

"唐奕雖然號稱是瘋子,但卻不是真瘋子.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既然辜家與那邊沒關系,光明磊落,又何必跑來親自相告呢?早晚會有一個定數."

辜胖子聞言,一翻白眼,半天玩笑道:"得了吧!"

"我今日若不來,等賈子明的事情徹底坐實,到時就算想解釋,卻也真成了臨時跳船,棄舊從新了."

見唐奕輕笑不語,登時一臉見鬼似的大呼小叫道:

"是不是我今晚要是不來,你明天就得滅了我辜家啊?"

"噗......"

卻是冷香奴沒忍住笑出了聲,真讓這胖子猜著了.

辜胖子一見冷香奴的樣子,更加篤定,"還真是啊!"

"我說唐瘋子,你也太狠了吧?"

......

本是玩笑,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唐奕卻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你既然知道華聯鋪在印錢,也知道順勢而斷,與那邊劃清界限.那也應該猜到,我要干的事情,不狠不行!"

"......"

辜凱輕輕搖頭,卻是沒有接話,無聲地目視前方.

"怎麼?花了錢就得有什麼說什麼,過了今天,可是要另收錢的哦."

"呵!"辜凱干笑一聲."說了也沒用.再說,要說的話,得你給我錢."

"哦?"唐奕來了興致."開個價."

"算了,當我送你的."辜胖子停下腳步,看向河灣的幽幽黑水.

"子浩現在非借勢,更不是順勢.而是在造勢!"

"是啊!"唐奕附和."造勢最難,也最險."

"那何不退一步,讓別人去造勢呢?"

"嗯?"唐奕聞之眉頭一皺.

辜凱既然開了話頭,所幸一次說完.

"子浩是聰明人,不用我多說什麼."

"跳出來,做個旁觀者,或者執戒者,比你親自沖鋒在前,要安全得多,容易得多."

唐奕眼神微眯,許是他太過敏感,又許是對辜凱還是心存戒備.

辜胖子這句勸退,卻是正中唐奕的神經.他不知道這話是真心還是假意,更不知道,辜胖子目的何在.

"這才是今夜'聊聊’的重點吧?"

只見辜胖子神情沒有一絲波動,坦然道:"看來,還是要收錢.收了錢,子浩才能當真."

轉身看向唐奕:"我來,只為告訴子浩,辜家的順勢之道,斂之處事."

"至于這句話......"

"辜家以前既不會站在汝南王府一邊,也不會站在西北那一家一邊.所以,現在也沒法站在子浩這一邊."

"不能為子浩所用,又何以求子浩放過呢?"

"這句話全當賣你一個好,進而信了我之前的那句話."

......

唐奕猛然現一個問題:

這胖子身上有一種智慧,一種他所不具備的貴族智慧.

這種智慧不是他十年呼風喚雨就能積累的,而千年世道點點滴滴所沉澱的.

這種智慧不但他沒有,連曹佾,潘豐也不沒有.

"看來,我還真該給你點錢......"

"哈哈哈!"辜凱放聲大笑."錢就不用了,把那瓶文武至尊給我留上一杯."

說到這里,辜胖子有些幽怨地埋怨道:"十五萬貫就沾了沾唇,可把老子饞壞了!"

唐奕攤手,"晚了,喝光了!"

"嘶......"

辜凱狠抽一口涼風,不死心道:"一瓶都喝光了?"

"是兩瓶!"唐奕伸出兩根手指."一文一武,全讓我們干光了!"

"敗家啊!!"辜胖子哀嚎著."比老子還敗家!"

"本來還想著,今天若聊得好,你請我喝上兩杯,把那十五萬喝回來呢!"

唐奕大樂,"還想著那十五萬呢啊?"

"怎會不想?"

辜凱眼睛一立,恢複了幾分平日的粗鄙之相.

"媽了個巴子,為了今兒個這幾句話,老子買了曹景休的一堆破爛兒,又往樊樓扔了十幾萬."

"你若再不上道,辜家就要喝西北風了!"

唐奕試探著笑道:"要不,那十五萬我就不要了?"

辜胖子聞言,順勢一樂,"我看行!"

"美的你!"唐奕臉子一變."一個大仔兒都不能少!"

"哦,對了."一指身邊的冷香奴."你還得給她送點錢."

"呃,為何?"

辜胖子心說,這也太不要臉了吧?坑了我幾十萬了,到了你養的女人還得我花錢?

卻聞唐奕賤賤地開口:

"因為,她是個女細作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