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聊聊
g,更新快,無彈窗,!

那胖子到底是哪頭兒的?還真有點兒說不清道不明.

表面上看,辜胖子在賣蠢,或者說,唐奕回京這兩三個月,他一直在"無意"地挑釁,卻又沒能占到半點便宜.

可放在唐奕眼里,這卻不是蠢,而是怎麼看怎麼象這胖子在示好.

"示好?"潘豐一臉的疑惑."好象還真是.現在看來,這胖子甚至在香奴姑娘之前,就讓咱們把目光轉到了銅錢上."

"他進京之後,偏偏挑著景休的產業動手,這不是明擺著讓景休警覺嗎?"

潘豐越想越肯定,"之後又往凝香閣送錢,這是變向在大郎身前露臉啊!"

"這回老賈掉進了坑里,辜胖子就馬上跑到樊樓來一擲八萬貫"

"可是,不對啊!"潘豐分析來分析去,還是覺得不對味兒.

"話說回來,他是賈子明的親外甥,又是北方世家大族,不論是政治上,還是利益上,與咱們都是絕對的對立面."

"他示的哪門子好?"

唐奕沉吟搖頭,這正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

這個辜胖子倒是有充分的理由與唐奕成仇,卻唯獨沒有一個理由讓他花這麼大的代價來示好.

"剛剛在樓下,你們注意到沒有?"

曹佾心思電轉,把辜胖子在樓下說過的話又過了一遍,猛然一驚.

"你是說那句"

剛剛辜胖子可說了,他錢再多,也比不上一個印錢的.

"他!!"

曹佾呆立當場.

不論辜胖是一時激動說漏了嘴,還是有意為之,要向唐奕暗示什麼,這都逃不開一個事實,那就是:這胖子知道華聯購物券的本質.

"這麼說來,這個胖子還真不簡單"

"查!"唐奕猛一咬牙,終于下定了決心.

抬頭看向曹佾,潘豐,"半月之內,把真定辜家除了賈子明外還有何倚仗,辜家有多少產業,多少人口,多少官身,都給我查個一清二楚!"

潘豐在唐奕眼中看到了殺氣.

"大郎這是"

只見唐奕陰狠地看著手里的酒杯,"老子沒工夫和什麼辜家,負家的打啞謎!"

"若他再不顯露意圖,那就"

"連,根,拔,起!"

四字如金,重若千斤,字字砸在在場的三人耳畔.

冷香奴更是嚇得嬌軀一顫,下意識地往後一縮.

"怎麼了?"唐奕發現她的不對,轉頭問了過來.

"沒什麼."

冷香奴聲若蚊蠅,面有懼意.

唐奕玩笑道:"我有那麼嚇人嗎?"

""

見她不答,唐奕也不想再打擊于她,端起酒杯,與曹潘二人喝起酒來.

臨近子夜,唐奕與曹潘二人不光把那唯一的一套文武至尊下了肚,又干掉了三瓶千軍釀,才算盡興.

唐奕由冷香奴攙扶著出了樊樓,夜風一吹,精神略回清明.

就見長街對面的路燈下,一團肥肉負手而立,注視著這邊.

唐奕淡然一笑,對曹佾和潘豐戲虐道:"看看,我說他會乖乖給錢吧?"

潘豐正是酒氣雄雄之際,眯眼看向街對面兒,登時來了興致.

"來的正好,倒要問問這胖賊是何居心!"

唐奕搖頭,讓我和他單獨聊聊.

他這麼一說,尚且清醒的曹國舅便拉起潘豐,晃晃蕩蕩地往觀瀾行去.獨留唐奕一人在原地.

冷香奴自然知道,不該知道的最好不知道.

在唐奕耳朵輕語道:"那奴奴也先回去了."

唐奕眼睛一立,"回去干什麼?"

"你走了,讓我趴著與這肥子周旋不成?"

"咯咯"冷香奴忍不住的輕笑."公子說笑,這不挺清醒的嗎?怎至如此?"

唐奕可不聽她的恭維,命令道:"扶爺過街."

辜胖子就那麼站在那里,靜靜地看著唐奕把曹潘二人打發走,靜靜地看著冷香奴扶著唐奕朝自己走了過來.

圓臉之上,少了平日里的囂張跋扈,倒有幾分陰郁難明之氣.

"見過香奴姑娘."

"見過唐公子."

冷香奴吃驚地櫻唇微啟,這胖子見了自己竟沒有上次那般的豬哥之像,語氣更是不卑不亢,冷熱得體.

只此一句話,就完全顛覆了以往對他的印象.

而唐奕,不但不意外,反倒有些釋然.

這胖子果然不似表面那麼簡單.

輕輕掙開冷香奴的攙扶,漸漸斂去神情,今天這才算正式認識了吧?

雙掌抱前,鄭重一禮:

"鄧州,唐奕,唐子浩!"

"真定,辜凱,辜斂之!"

"斂之?"唐奕玩味一笑."財而'斂之’的'斂之’嗎?"

"倒也貼切."

"錯!"辜凱大方回應."行而斂之的'斂之’."

"行而斂之?"唐奕上下打量著辜胖子那一身的金光燦燦.

"那還真沒看出來."

辜凱當然聽出唐奕的戲虐,卻是依舊沉穩,淡然再笑:

"眾而從凡,貴而從俗,不也是一種收斂嗎?"

"眾而從凡,貴而從俗"

唐奕喃喃複述,良久,由衷地豎起大拇指,"高!!"

"不愧是千年世家!"

"說吧,等我出來,所為何求!?"

辜凱搖頭苦笑,"還能有何求?欠債還錢!"

"哈哈哈!"唐奕放聲大笑."端是要得,老子最不嫌錢多!"

辜凱點頭,"與公子一敘的價碼還真貴!"

"貴嗎?"唐奕反問."那要看敘的是什麼了吧?"

辜凱無奈一笑,也不磨嘰,抬手一讓.

"請!十五萬貫就在碼頭船上,公子現在就可以去點一點."

"不急!"唐奕甩手阻止."既然你付了錢,那咱們"

"聊聊?"

說完,唐奕似笑非笑地看著辜凱,只見他也露出一個釋然之色,長出濁氣.

"聊聊!"

秋高氣爽,水靜風平.

正是子夜,月明星繁之時,岸柳垂蘇,夜入柔香.

河灣處,除了一妖豔琴伎攙扶著微醺的郎君與一富態青年緩步並行,倒也鮮有夜游之客.

"斂之兄,今天倒是有些心急了.八萬貫買一瓶醉仙,卻是要讓有心人多想的."

唐奕一邊看著河灣里的畫舫游船,一邊輕描淡寫地開始了這所謂的"聊聊".

即使是夜色掩蓋,此言一出,唐奕依然能看見辜胖子臉上的肥肉抽抽了兩下.

"我也不想急,可是"

"你對賈子明下的是死手,我再不快點,怕是以後想急也沒這個機會了."

"怎麼?你是來給賈子明求情的?"

"不!"

辜凱停下步子,緊盯唐奕,肅然出聲:"我是來澄清一個事實的!"

"辜家就是辜家,與賈子明沒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