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我敢讓你入帳,你敢睡嗎?
g,更新快,無彈窗,!

"嘖嘖......"

此時,在樊樓回山店的四層雅間里,曹佾砸吧著嘴,仔細地端詳著手里的酒杯. 更新最快

"一口就十五萬貫啊!"

潘豐端著酒杯卻舍不得喝,反倒問起了曹佾,"是個什麼滋味?"

曹國舅又品了品,"貴!除了貴,沒什麼特別."

潘豐翻著白眼,心道,還不如不問呢!

瞅著手中酒杯猶豫再三,終還是湊到嘴邊,小品了一口.

良久.

"一口就十五萬啊......"

好吧,他和曹國舅一樣,也只品出一個"貴"字.

轉頭看向唐奕,"這酒就不是給咱們這幫俗人喝的,浪費!"

唐奕笑道:"一口十五萬,你不覺得很過癮嗎?"

"你是過癮了,有人卻要哭了!"

"我說,你是真夠壞的,怎麼欺負人盡可著一個人欺負."

文扒皮讓他揍了兩回,賈子明也讓他坑了好幾次,這回,又換成那個辜胖子.

那胖子剛剛從樊樓出去的時候,好像魂兒都沒了,潘豐看著都有點于心不忍.

唐奕輕笑,捧著酒杯一飲而盡.

"不是挺好嗎?他錢多,我就喜歡他錢多."

曹佾接道:"你就偷著樂去吧,要是那胖子還像上回那般光棍兒,真拿十五萬出來,估計就被你榨干了."

潘豐也道:"你們說,要是咱們的對手都是那胖子這般腦滿腸肥,那可就省事兒多了."

"哼!"唐奕輕笑一聲,無語地看向潘豐.

"腦滿腸肥?不盡然吧?"

潘豐一怔,聽出一絲不同.

"大郎的意思,這回他不會乖乖給錢?"

唐奕搖頭,又倒了一杯,一飲而盡.

潘豐立馬心疼的要死,恨不得上去把酒瓶子搶過來.

"慢點喝!慢點喝吧,祖宗!"

"這可是最後一瓶文武至尊了,你就不能喝慢點兒?"

唐奕索性放下杯子,自信笑道:"若所料不錯,他應該還會給錢!"

"乖乖給錢?"潘豐一臉的不信.

十五萬貫啊,就沾了沾唇,那胖子怎會甘心?

正要問為什麼會乖乖給錢,雅間之外卻是傳來響動.三人望去,只見堂倌引著一團火紅進來.

"三位東家,香奴姑娘到了!"

曹佾和潘豐對視一眼,心說,還真讓唐奕給叫出來了?

而依舊紅衣似火的冷香奴一進來,卻是沒有往日笑顏如花的臉色,一張絕美容顏冷冷地擺著,宛若冰霜一般盯著唐奕.

"來了啊!"唐奕輕笑著,略帶幾分釋然,拍拍身邊的坐位."快,這里坐."

"公子有令,奴奴怎敢不來?"

冷香奴一邊落坐,一邊帶著怨氣地回話.

這瘋子兩個月不來,來了就又是這般霸道,竟把她叫出凝香閣坐陪.真當她冷香奴是尋常花伎了,可以唿來喝去?

但怨氣是發了,可那瘋子就好像沒聽見一樣,還是那般惱人的神情,斜著眼睛看著她,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

"讓張晉文給你送錢,怎麼不收?"

冷香奴一翻白眼,這都是三個月之前的事情了,他居然這時才想起來問.

"無功不受祿,奴奴可不敢隨便拿公子這麼大一筆錢."

唐奕頓了一下,本想說這是你應得的.

冷香奴提前告知他銀幣換銅之事走漏了風聲,只這一點,為朝廷,為唐奕挽回的損失絕不是那十萬貫就可以衡量的.

可是,話到嘴邊,唐奕又犯起了賤,一挑眉頭,"你看看......"

"怎麼就不敢拿了?不是你說的,咱見天地往你那兒跑,卻沒花過一個大仔兒."

"喲!"冷香奴輕佻地拔高了調子."爺還知道呢,真是難得."

"只當爺是真忘了呢!"

唐奕登時眼睛一立,"這點事兒我會忘了嗎?只不過,咱是想效仿柳師父,也能眠花宿柳而不染黃白,那才是人間佳話嘛!"

"可惜啊!"說到這里,唐奕也挑高了調門,有意挑釁."我就算是柳七公,姑娘卻不是謝紅英."

"臭美什麼?"

冷香奴恨不得撓花了唐奕的俊臉,這壞胚總有本事幾句話就勾起人的火氣.不由銀牙輕咬,恨恨出聲:"就不要你的破錢,怎地!?"

"嘿!"唐奕也頂起了牛."可是當天你自己說的,誰出的價高,誰就可得姑娘垂青.怎麼,咱把錢給了,你自己不要,現在卻反過來怪起我來了?"

"你......"

不等冷香奴反駁成句,唐奕已經是嘖嘖出聲,把她堵了回去.

"嘖嘖嘖,這才聽你幾首曲子,就老大的不願意,要是真睡在你屋里,還不把我編排到陰溝里去?"

冷香奴杏眼一瞪,"還垂青?你倒是來呀?"

"我敢讓你入帳,你敢睡嗎!?"

"呃......"

有點生勐,唐奕接不下去了.

"哼!"看唐奕吃癟的樣子,冷香奴甚是得意,嫌棄地看著唐奕.

"有嘴膽,沒手膽......"

......

"咳咳......"

曹國舅實在聽不下去了,你們能不能收斂點?這還有兩個大活人呢!

"要不,我與國為先出去轉一圈兒?"

冷香奴登時面紅耳赤,瞬間恢複原本那股風情雅致,朝曹佾深深一拂,"讓國舅爺見笑了."

曹佾有些無語地苦笑:"這世上能和唐瘋子斗嘴超過三句的,估計也就只有姑娘一人了."

冷香奴聞言,知道曹佾是在誇張,但也只能順著他說.

"國舅抬舉奴奴了,奴奴可沒那麼大的本事."

"再說......"特意看了唐奕一眼."奴奴還真就不信,連官家與范公說他,也超不過三句."

"不是一回事兒."曹佾一擺手."官家和范公說他,不用三句,一句他就聽了."

"別人嘛,也到不了三句."

"為何?"

"因為......"曹佾攤著手,滿臉的無奈."到了第二句,這瘋子就要動手了."

"哈哈......"雅間之中頓時傳來三人的歡笑,剛剛那一點點尷尬卻是消于無形.

潘豐捧腹大樂,心情大好,"還真是,能和這瘋子斗上三句的,只姑娘一人爾!"

唐奕陰陰地瞪了曹潘二人一眼,"見色忘義的東西,竟編排起我來了!"

"你看."潘豐抓住唐奕的表情不放."這才一句,某人已經要火了."

冷香奴好不容易找到與人合伙對付唐奕的機會,怎會放過,立時接道:"奴奴也算看出來了,這位公子就是屬驢脾氣的,打不得,說不得呢."

唐奕無語了,"行了,行了!剛才說到哪兒了?繼續!"

潘豐怔了一下,冷香奴的到來卻是打斷了三人剛剛的話頭兒.

下意識問道:"說到哪兒了?"

曹佾當然記得說到哪兒了,可是沒接,看向唐奕.

唐奕順嘴道:"說到那胖子會乖乖給錢."

"呃......"

曹佾和潘豐沉默了,有點意外,這個話頭兒卻是不敢接下去的.

和冷香奴逢場作戲,表面和睦沒問題,可是涉及到太私人的東西,卻是要有分寸的.

之前聊到那里,二人都知道唐奕必有話說,

現在有這個女人在場,卻怎麼接得下去?

不想,唐奕看了眼冷香奴,轉臉笑道:

"沒關系,不用背著她."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