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喝不起也嘗不起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辜胖子也是眼神不眨地盯著潘豐手里的那個酒盒子. 更新最快

盒子已經打開了,看不見盒子上到底寫的是什麼酒.但是,單從外觀上來看,就絕非醉仙金尊可比.

劍川瞿家的名師雕盒,里面兩瓶酒用的是定窯上品白瓷做的瓶子,瓶下的兩軸錦書都是極品蘇錦制成.

這東西往那兒一放,不管是對愛酒的,還是不愛酒的來說,天生就散發著一股讓人想要據為己有的**.

辜胖子第一反應就是:老子要買下來!

可是,辜胖子有點犯憷,心里算計著,媽的,剛才玩兒大了?

一瓶醉仙金尊就開了八萬貫的價格,這個得多少錢?出少了,辜胖子丟不起那個人,可是出多了......

特麼再怎麼說,也就是兩瓶子酒.唐子浩這孫子,明擺著就是拿他當冤大頭啊!

思來想去,辜胖子覺得,還是算了.

大嘴一撇,"很平常嘛,還當是什麼好東西."

"噗!"

懂行的人都噴了.

"你真識貨嗎?!"

辜胖子眼睛一立,"怎地!?老子就是沒看上,不行啊?"

識不識貨他不知道,但一定貴的要死是肯定知道的.

他來開封確實是來敗家的,但不是這個敗法啊.

"老子就是沒看上,怎麼地吧!?"辜胖子所幸耍起了無賴.

......

唐奕一聽他說沒看上,這怎麼能行?立時出來打圓場,"別急嘛,好不好,也不能光看看就定."

"先嘗嘗再說."

"嘗,嘗嘗?"

辜胖子更不淡定了,所有人也都不淡定了,這酒還能嘗?

"對啊!"唐奕肯定地答應.

拎起一個酒瓶想都沒想,砰的一聲就拔掉了瓶口的木塞.

"當然可以嘗."

......

然而,隨著木塞出瓶的聲音,看熱鬧的人中勐的蹦出一片撕心裂肺的嚎叫:

"啊!!!打開了!!"

有人更是瘋了一樣指著唐奕,"他他,他打開了!他怎麼可以打開了?"

哦去!

辜胖子本來心里就沒底,被這幫人一叫喚更是死的心都有了,特麼有這麼金貴嗎?你們至于嗎?

至不至于,他一會兒就知道了.

......

此時,唐奕拎著瓶子,直接到桌前拿了一個三錢的小酒杯,咚咚咚,倒滿一杯.

"啊!!他倒出來了!"

又是一聲嚎叫,"糟蹋了,糟蹋了!這酒怎麼能倒出來呢?"

"這酒怎麼能用這等凡杯裝盛?"

"這酒......"

好吧,人群之中哀歎之聲一片,皆是為這傳說中的酒叫屈.

辜胖子實在忍不了了,還非要嘗嘗這是什麼瓊漿玉液,讓這幫人一驚一詐成這個樣子.

端起酒杯就要往嘴里倒.

"等等!"唐奕笑著出聲喝止.

"有句話得說在前面."

"什麼話?"

"嘗,也是要錢的."

"日!"

辜胖子這個來氣,你敢再小氣點兒嗎?嘗也要錢!?

"行,老子就是不缺錢!"

他還真不信了,一整套他嫌貴,只是嘗一口,他還是嘗得起的吧?

既然要花錢,所幸辜胖子也就不急了,緩緩把酒杯湊到嘴前先聞了聞..

嗯,.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肥唇輕觸,沾了一點酒液,在嘴里砸吧砸吧......比尋常好酒也就強那麼一點點吧!

正要嘬一小口細品,卻聞那邊潘豐一聲高喝,差點沒把辜胖子嚇出毛病來.

"一萬貫!!"

辜胖子一個聲怪叫:"什麼一萬貫!?"

許是太過激動,端著酒杯的手一抖,滿杯的酒水漾出一滴.

......

"兩萬貫!"

"你你你,你有病啊?"辜胖子不干了,指著潘豐就罵開了.

動作太大,灑出更多.

"十萬貫!"

你大爺!辜胖子不敢動了.

"你們這是明搶啊!"

"還真沒搶你的."唐奕一臉誠然."這都是給你打了折扣的."

曹佾看著辜胖子又驚又怒,還有三分害怕的表情,心有所悟.

湊上前去,接過唐奕手里的酒瓶,送到辜胖子眼前:"知道這是什麼酒嗎?"

辜胖子定在那兒一動也不敢動,生怕手里的酒灑了唐奕又管他要錢.

"什麼酒也不能只舔了一口就要我十萬貫吧?"

曹國舅無語搖頭,"所以說吧,老老實實在真定當你的土財主多好,非要跑到開封來見世面."

"現在世面也見了,知道了吧?"

"有些東西,真不是你這等俗人享受得起的."

說到這里,曹國舅笑意更濃,"我來告訴你這是什麼酒."

"此酒尊享酒中之王的美譽已有十年,共兩瓶,一淡一烈,上文下武.酒名就叫文武."

"慶七年嚴河坊極中選極,取劍川瞿離之木雕為盒,定州窯白瓷為盛,只制三套,留傳于世."

辜胖子只聽這一個開頭,就暗暗咋舌,聽著怎麼那麼玄乎呢?

可是,曹佾下面的話,才讓他知道什麼叫玄乎...

"此酒剛一問世就受盡世間贊譽,連我朝陛下都贊賞有加."

"唐子浩為感聖恩,將其中一套贈于陛下.而陛下得此酒不足三年,即得雙龍降世之喜,更視此酒為祥瑞之兆,于兩位皇子滿月之期,大宴百官,當殿開瓶與眾臣分飲."

得,辜胖子沒底了,都上升到祥瑞的地步了?

曹佾還沒說完.

"這第二套嘛......慶八年上元節,觀瀾群儒歡飲,范公,杜公,文,富兩位賢相,加之晏殊,尹洙,宋庠,唐介等等近百名儒重臣共赴盛會."

"唐子浩盡孝舉,獻第二套"文武"與群儒共飲之.會上范公以酒為願,許下願大宋國富民安,漢土歸一的心願."

"九年後,燕云複宋,宏願......"

"停!"

辜胖子現在就跟水里撈出來的一樣,終于知道,為什麼唐奕就開了一瓶酒,所有人都跟死了媽似的.

他聽明白了,就是唐瘋子弄了三套酒,一套讓皇帝喝了,生了兩個兒子;一套讓范仲淹他們喝了,燕云就歸宋了.

特麼你怎麼不說喝了就能成仙呢?

可是,不管是能成仙,還是能生兒子,還是能把燕云喝回來,這三套酒已經被傳神了,剩下這最後一套也特麼成了蠍子粑粑"毒一糞"了.

這東西,已經沒法用錢來衡量了.

辜胖子心說,幸好剛才沒一口悶啊!

要不,傾家蕩產也不夠唐瘋子訛的吧?

想到這里,辜胖子一激動,砰的一聲把酒杯頓在桌上.

"我不嘗了!"

......

說完這句,胖子只覺手間一濕,低頭看去,由于用力過勐,酒又灑出來了.

辜胖子僵在那里,恨不得給自己個大耳刮子,好幾萬,又沒了......

這時,潘豐那催命鬼一般的高調兒如期而至:

"十五萬貫......"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