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一個時辰
g,更新快,無彈窗,!

一瓶醉仙金尊出價八萬貫,這已經不是冤大頭的問題了,得是多腦殘的人能敗家到這個份兒上?

可是,這呈也要分是誰干的. 更新最快要是辜胖子這位腦滿腸肥的主兒,樊樓之中所有參與爭籌的客商皆不意外.

這胖子只要一上頭,什麼事干不出來?看他那一身扮相就知道,是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錢啊!

......

聽出喊價的聲音是他,唐奕登時來了興致.一邊往里擠,一邊玩味地嘟囔:"怎麼又是這胖子?"

曹佾也是好奇,"哪個胖子?"

唐奕不答,倒是開起了曹國舅的玩笑:"我終于知道仙長為什麼只敢說是開封首富,卻不敢聲稱是大宋首富了."

"原來,真正的有錢人都不在開封."

這話立時提起了曹佾的興趣,聽這意思,里面這位比曹家還富?

邊跟著唐奕往里擠,邊道:"那我倒要看看,哪兒來的人這麼闊氣?"

擠到圈中,只看一眼背影,曹佾立刻就認出是誰來了.哭笑不得地指著胖子的背影道:"這,這不會就是傳說中那個辜家的胖子吧?"

那一身土豪到極致的衣袍,肥的直打橫的身材,加之八萬貫就買瓶兒醉仙的愣勁兒,曹國舅此時真想不出來還有第二個這樣極品的胖子.

唐奕點著頭,上下打量著辜胖子,心中不由升起一絲疑問:

"哎,你們說,這辜家......到底有多少錢?"

曹佾聞聲直撇嘴,"那可真不知道.不過,聽說只這兩個月,這胖子在京中就撒出去不下三十萬貫了."

"應該比我曹家有錢."

說完,又加了一句:"從前的曹家!"

現在嘛,大宋富豪榜的前幾名,應該都在觀瀾.

潘豐也道:"一個千年世家要是沒點兒底子,誰信?至于有多少,也許只有辜家自己知道吧!"

......

聽二人這麼說,唐奕的興致更濃,突然起了玩兒心.

"有多少錢,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說著話,人已經靠了上去.

此時,辜胖子正在那里洋洋自得,下巴要是再長點,都能把天花板捅個窟窿.

"八萬貫,我看誰和我搶!?"

醉仙金尊就算再緊俏,目前的行市也不過萬貫左右.八萬貫?八倍的價格,夠豪氣了吧?

正得意著,身後勐的響起一個賤得要死的聲音:

"一個時辰......"

......

"噗!!!"

"嘎......"

場中眾客商正在不憤之際,這句"一個時辰"卻是把眾人徹底引爆.

誰不知道"一個時辰"的典故?誰不知道辜胖子在凝香閣裝大爺,被唐瘋子一個時辰,一個時辰的砸暈了.

"一個時辰",這已經是開封府最最流行的一句裝十三的境界了.

現在有人喊"一個時辰",那不就是明著打辜胖子的臉嗎?

大伙兒怎能不笑噴?

可笑噴的同時,也是心中大奇,齊齊向胖子身後看去.

這誰啊?可真夠壞的,成心給辜胖子找不自在.

當看清來的原來是唐瘋子本尊,更是無不露出一個精彩的表情,心說,又能看好戲了.

......

而辜胖子本人聽到那聲"一個時辰",嘎的一聲差點沒栽過去,火氣登時就上來了.

爆怒回身,"誰他-媽......."

好吧,這個瘋子什麼時候站在這兒了?

辜胖子頓時肥臉漲得通紅,"你你你,你來做甚!?"

唐奕一下就樂了,學著辜胖子的樣子,"我我我,我來看看你唄."

"哈哈哈哈!"滿堂爆笑.

唐瘋子就是唐瘋子,從來不管什麼君子德行,虧他學得出來.

胖子這個氣啊,可又表現出一副不願向唐奕低頭的模樣,"看就看,你你,你叫什麼價?"

胖子心里在滴血,今天這是要大放血?

"哎?"唐奕卻不干了."我可沒叫價."

辜胖子聞之,一臉的便秘,"你不是喊了'一個時辰’?"

"我就打個招唿啊!"唐奕一臉的戲虐."怎麼?'一個時辰’也算叫價了?"

"我......"

"我搶不過你,行了吧?"

"爺就算再有錢,也比不過你一個印錢的!"

說完,再不想多留,調頭就要走.

......

"印錢的?"

唐奕瞬間雙目微眯精光暴斂,這胖子懂得還不少......

"別別!"唐奕哪肯這麼容易就放他走了."別走啊!"

一把攬過辜胖子的肩膀,"醉仙金尊算什麼好東西?我這兒還有更好的酒,要不要也一並拍下來?"

嘴上全是戲虐,可是手上卻使了大力,死死抓著辜胖子的肩頭.

可惜,這胖子肉太厚,唐奕抓的用力,辜胖子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的樣子.

"拍下來?什麼酒?"純粹是本能的要擺闊,一副忘了唐瘋子就是在明著坑他一般.

唐奕則是大包大攬道:"絕對的好酒,包你滿意!"

說著,立時給潘豐遞眼色,讓他去拿酒.

潘豐肉疼的眼皮直跳,"真拿啊?"

"拿!!"

"拿,快去拿!"

曹佾在一旁幫著腔,把潘豐推去拿酒.他現在也有點明白,唐奕為什麼對這個胖子這麼感興趣了.

......

花廳中圍攏的客商們也是來了興致,"什麼酒啊?把潘國為心疼成這個樣子?"

"不知道!不過,聽說這幾年潘國為可是藏了一批上品好酒,據說慶年間的第一版千軍釀他這還有存貨!"

"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那東西擱到現在,可是值了大錢了.

今天可算是來值了,長見識啊!

十年間,觀瀾的尚選精品酒已經上升到了收藏品的高度,比金石文寶更受大宋富人推崇.潘豐做為藏酒大家拿出來的東西,足夠開封城傳上個幾個月了吧?

雖然所有人都做好了見識一下十年千軍釀是什麼成色的准備,可當潘國為磨磨唧唧終于從樓上"捧"下來一套木盒之時,眾人還是蒙了,或者說,是意外地不會思考了.

一些外地客商沒見過,疑道:"這是什麼酒?也是嚴河坊出品?"

有人更是看了半天之後篤定道:"某家對十年間嚴河坊,還有嬌白出品的精選酒都有涉獵,絕對沒有這種包裝,絕對沒有這一版的酒!"

而另一些開封本地的客商卻是直接嚇傻了,"乖乖,我沒看錯吧?"

"瘋了!?這酒怎麼可能拿來喝!?"

外地客商更是好奇,"你認得?什麼酒?"

"酒?"

"這哪里是酒!?這是一個傳說!"

......

吃個飯,去新房轉一圈,馬上回來繼續.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