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又見胖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文彥博算是沒臉活著了,三天讓唐奕扇了兩回. 更新最快

回到住所,連聞訊前來探望的唐介,包拯都肩抖嘴顫,險些憋出內傷.

"寬夫也是."唐介忍著笑."何苦又去招惹那小瘋子?"

"我......"

文彥博這個氣啊,還不能說出去找唐奕的真正目的.

"我......我再年輕二十歲,趴下的就是那個瘋子!"

唐家小樓.

"大郎,你還是收著點吧!"潘豐實在看不下去了.

這宰相讓你三天兩頭揍一頓,確實說不過去了.

老祖宗幾千年的傳承,就沒這麼個說法,就算禮教未興的先秦,遺周,也沒有說宰相動不動就被扇一頓的鬧劇吧?

"就算是你師侄,也沒你這麼個教育法兒吧?"

......

"國為!"不等唐奕說話,曹佾卻是出聲攔下他.

曹佾很清楚,以前的唐奕是真瘋,而現在,他是不得不裝瘋.

拉起唐奕就往出走,"不說這些無趣之事!"

"走,喝酒去!"

唐奕一翻白眼,"還喝!?"

"昨兒個讓你們灌的,到現在還沒醒呢."

"少廢話!"曹佾根本就不依."昨日未分高下,今兒又豈有不喝之理!?"

唐奕心中一暖,曹佾這不是喝酒,這是在站隊.

正是他和文官集團鬧得最僵的時候,也正是趙禎心神最搖擺之季,他和潘豐連日與唐奕歡飲,讓外人怎麼看?

......

被兩人拉著上了回山街市,燈火闌珊間,盡是盛世榮姿.

曹佾感歎道:"有時候,看著回山繁華如斯,不禁會想,若天下盡如回山,那為之奔波一生,又有什麼不值得?"

"嘿."潘豐颯然一笑."俺是個粗人,可沒景休那般花花綠綠的感慨."

"某家只知道,錢掙再多,寐不過三尺,食不過五味.老子吃得飽,就讓全家老小吃得飽;全家吃得飽,就讓身邊的兄弟吃得飽.然後就是開封......大宋!"

"要是天下人都吃得飽,那某家當是很高興的."

說著,潘豐看向唐奕,"大郎呢?十年奮起,所圖為何?"

唐奕如二人一樣,眼中都是回山勝景.

"我和你們一樣,只不過想的遠一些吧!"

"哦?"曹佾玩味輕疑."有多遠?"

唐奕沒有回答,他心里的那個目標不能說,說了也沒人信.

他想讓金遼永遠淹沒在大漢文明之中;想策馬歐亞的不是蒙元,而是皇宋;想每時每刻漢土所治,太陽永不落;想這世界只有一種語言,一種文字.

......

曹佾眼見唐奕不想多言,也是無奈.

說心里話,他和潘豐本是開封城中混吃等死,心若死水的所謂勳貴,要是沒有唐奕,也就不會有今日之所想,之所向.

但是,唐奕他真的無私到只有一個強宋的志向?為了這個目標,他真的能付出這麼多?

曹佾不確定,若是沒有什麼超乎想像的理由,他真的不能理解.

......

一抬眼,見正走到凝香樓門前,曹佾半開玩笑道:"要不,就這兒吧?"

"現在最需要一位紅顏知己坐陪,好排解你心中郁結."

唐奕瞅了一眼,見樓上花窗緊閉,搖頭道:"算了,今天想喝好酒,這里沒有."

"好酒!?"二人對視一眼."要多好?"

"最好的!"

"你不會是......"

潘豐想到樊樓回山店的鎮店之寶,登時哭喪個臉.

"不會是......打我那瓶酒的主意吧?"

唐奕一翻白眼,"酒嘛,就是用來喝的."

"滾!"只見潘豐立時瞪圓了牛眼."想都別想,我跟你拼命!"

"小氣了不是?"唐奕嫌棄地橫了潘豐一眼,一邊說,一邊往凝香閣里進.

"爺當初送給你的時候,可是痛快著呢."

潘豐想把他頂回去,可是唐奕已經進了凝香閣.

曹佾說的沒錯,今天的心情,最適合就是聽聽這紅妖精彈曲兒.

也不往里走,只到廳前,隨便抓了個門前打雜兒的仆役.

"讓你家小姐收拾收拾,爺在樊樓等著."

說完,也不等仆役回話,調頭就要出去.

"爺!"那仆役一臉的便秘,急忙拉住.

"我家姑娘您又不是不知道,可是從來不出閣的."

唐奕眼睛一立,"嗯?!"

好吧,仆役立時蔫兒了下來,這位是唐瘋子,誰和你講理啊?

......

出了凝香閣,潘豐還在那肉疼.

"走,今兒就把那酒喝了!"

"別!"潘豐還是舍不得."好酒有得是,換一樣兒."

"就它了!廢什麼話!"

唐奕拽著潘豐就走,幾乎是用"拖"的向樊樓而去.

曹佾雖說也覺得有點"奢侈",但是那瓶酒他可是沒沾過,讓唐奕這麼一提,倒也想試試這天下第一到底是個什麼滋味.

立時上前,和唐奕一起架著潘豐往前走.

于是,回山街市出現了令人費解的一幕:大名頂頂的唐瘋子和曹國舅,架著都不會走道兒了的潘國為穿街過市,喝酒去了.

......

樊樓回山店,當初在建的時候,一切規格皆是比照開封店而造.無論是奢華程度,還是規模氣象,可以說與開封總店那是一分都不差.

當年,也正是樊樓作出如此姿態,才能在短期內就讓回山成為國都開封的城外城.

樊樓,五樓並起,屹立在汴水之畔,讓從南邊來的客人還沒入開封城,就感受到了大宋天城的第一道風景.

此時,唐奕和曹國舅好不容易把潘國為架進了樊樓.

唐奕正要高聲吩咐堂倌去備酒.可臨到嗓子眼兒,卻是咽了回去.

"今兒個好熱鬧啊?"

曹佾也有點迷煳,攀樓平時就客似云來,熱鬧一點也是正常,可是今天......

熱鬧的有點過了吧?

入門花廳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全是人.

兩人不由一同看向潘豐,"什麼情況?"

潘豐終于掙開二人糾纏,"我就說好酒有得是,干嘛非喝那瓶?死貴,還不一定好喝!"

"別廢話!"唐奕不耐煩地嚷道."到底怎麼回事兒?"

潘豐一撇嘴,"忘了?"

"今天是嚴河坊,還有白嬌坊新酒開售的大日子,各地客商正在爭籌呢."

"哦~~!"唐奕恍然大悟.

倒是忘了,還有這麼一出.

現在,鄧州出的果酒雖然產量夠足,只要下單,不管新酒陳酒最多半月必能出貨.

可是,有幾樣東西卻是沒有因為嚴河坊的擴建而足量供應,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緊俏,越來越難買,以至于定價出售都不行.各地客商非得拍賣爭籌,方能有機會搶得一兩瓶.

這幾樣東西,就是當初唐奕弄出來的三種"奢侈酒".

......

不得不說,唐奕這招玩得絕了.直到現在,潘豐想起此事還是贊歎不已.

特麼這就是明搶!

鄧州特供,醉仙金尊,千軍釀典藏,名字是俗了一點兒,可是,架不住它少啊!

唐奕最絕的,就是"限量"這一手兒.

鄧州特供每年千套,醉仙金尊百套,千軍釀更是只有三十六套.

可以說,嚴河坊的名氣越大,這三種酒就越搶手.

大宋不缺騷包的有錢人,就缺夠騷包的酒.

這三種絕對夠騷包,有錢你也買不著.

原來唐奕定的那188,1888,8888的價兒,潘豐覺得貴,可是現在,這個價兒,你連個瓶子都買不來.

......

潘豐見唐奕來了興致,就勢諂媚道:"來來來,咱們上三樓挑個好地方,開上一瓶千軍釀,一邊喝著,一邊看熱鬧!"

......

剛說完,還沒等著拉著二人上樓,場中一聲高叫卻是嚇的潘國為一激靈.

"八萬貫!!我看誰和我搶這瓶醉仙?"

......

"八萬貫?"

潘豐心說,誰啊?腦袋進水了吧,八萬貫拍一瓶醉仙?特麼再貴也沒貴到這個份兒上啊!

而唐奕也聽到了這聲高叫,頓時來了興致,竟向圈兒里擠了過去.

嘴上更是玩味嘟囔:"怎麼又是這胖子?"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