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來時容易,走時難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的用心其實很簡單,這事兒如果上報趙禎,也就等于把事情拉到了另一個層面. 更新最快

可是,那個層面好像並不比簡單粗暴來的更有用.

以咱們那位皇帝的仁慈,能怎麼樣?就算能徹底把汝南王一家扳倒,但有一點是絕對可以預見的,那不是:

無論如何也不會傷及性命.

現在是非常時期,趙禎絕不敢,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殺個人頭滾滾.

而且,這位愛惜羽毛,德治長留的千古仁帝,更不會在晚年之時破了他的仁世金身.

所以,唐奕一出皇城就讓人把消息散出去,其實是有幾分脅迫的意思.

他受夠了,那一家人也徹底把他惹毛了.

若是沒有這番波折,按照唐奕原本的計劃順利實施,收複燕云,大宋根本不用付出那麼大的代價.甚至可能兵不血刃地得一十六州之地,同時讓大遼徹底無法翻身.

不殺幾個祭旗,怎能消唐奕的心頭之恨?

更對不起那幾千萬軍費,還有閻王營數千忠魂.

他要把事情鬧大,他可不想只是"扳倒"就算了.

他要讓趙禎受民心所驅,不得不"狠一把".

......

本來,看了曾鞏記錄的那一份汙賬,唐奕還有點兒犯嘀咕,如果這些都與汝南王府有關,這麼大的牽扯,唐奕怕就算民心沸騰,趙禎也不敢發狠.

可是,君欣卓提醒了他,扯那麼多彎彎繞干什麼?他是唐瘋子,做事從來不計後果,發狠從來不看人的好嗎!?

所以,唐奕現在緊盯文彥博:

"我想讓那一家子......死幾個人!"

"呃......."

文扒皮眼皮一抽抽,低頭沉思.

那是趙姓皇族,大宋宗室,這小瘋子張嘴就說要弄死幾個......

可為什麼文彥博就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呢?

"不至于吧?"老文擰著眉頭."現在這個時候,動靜鬧得太大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大郎還是要以大局為重."

唐奕眯縫著眼睛,"不至于嗎?"

"至于嗎?"

"至于!"

"那......那你就去砸一砸,扇幾個巴掌,打折兩條腿都行!"

說到這兒,文彥博露出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最好,別死人."

唐奕冷笑,無聲搖頭.

正是因為這個時候,唐奕才再也不想和那一家子扯皮,想要一勞永逸徹底解決掉這個麻煩.

文彥博見勸不住唐奕,實在無法,"那,那你也別一張嘴就是幾個啊!"

"鬧得太大,陛下也保不了你!"

那畢竟是宗室,有多大錯也輪不著唐奕來出頭.

"一個!!"唐奕發了狠."我只要一個!"

"誰!?"

"趙宗實!"

"......."

文彥博沉默了,終于明白了唐奕的用心,他是想一步到位!

趙宗實幼時曾經被送進宮中繼養,自然就比那一家其他的兄弟高了一頭.加之他這麼多年以勤儉自持,仁愛為性,是所有宗室子弟中最像趙禎的一個.

這麼多年,即使是趙允讓自縊,那一家牽連到長嫡擁立之事中去,趙宗實的名聲依然無損.

要是唐奕真的把趙宗實干掉了,那汝南王一系也應該徹底死心了吧?

肅然地看著唐奕,文彥博心思電轉,沉吟半晌.

"我會勸陛下假裝不知道這件事......"

唐奕笑著點頭,文扒皮是聰明人,知道這個瘋要是發作是值得的.

"還有!"文彥博再次出聲.

"老夫今天沒來過,什麼也不知道!"

說完,掉頭就往回走.

"等等!"

唐奕叫住他,把手里的那張紙甩到案上,"既然來了,那正好,這個就交給你來查吧."

文彥博狐疑地拿了起來,一看是三司賬目.可是,粗看之下,卻沒看出什麼門道.

"什麼東西?"

唐奕無語,"明天我讓韓九九去幫你查."

賬是肯定有問題的,唐奕現在想知道的是,這賬是什麼人過的手,而這些人與那一家又有沒有關系.

查官員的底細,文扒皮一定比他更擅長.

擰著眉頭,略有沉重地道:"很可能和汝南王府也脫不了干系."

文彥博一怔,他剛才只是掃了一眼,這賬上的數目可不小,要真有問題,又和那一家有關系,那問題可就大了.

"老夫這就回去細查."

看唐奕孤零零地坐在那兒,文彥博突然來了感慨.

以唐奕的本事,本不應該坐在這兒,而是高居廟堂,甚至應該在他文彥博之上.可他,偏偏只能坐在這兒.

而且誰都很清楚,唐瘋子是忠的.可是,有時候光"忠"還不夠,這個瘋子實在太危險了.

鄭重地抱拳,"委屈大郎了."

唐奕聞之灑然一笑,"這不挺好?你唱紅臉,我唱白臉."

"大宋需要一個德行法度之外的瘋子."

"唉......"唐奕越這麼說,文彥博越過意不去.

"老夫當初就應該和富彥國一起躲到燕云去,好給大郎騰地方."

"算了,多說無益!"

"走了!"

......

"等等!"

唐奕第二次把文彥博叫住.

"就這麼走了?"

文彥博定在那里,"還有事兒?"

只見唐奕嘿嘿陰笑,"沒事."

"可咱們剛結了仇還沒三天,你就往我這兒跑,那不是白挨打了?"

"......"

文彥博老臉一紅,這孫子還好意思說.

"老夫不是說了嗎?當我沒來過!"

唐奕一撇嘴,"太兒戲了吧?滿朝文武可都在觀瀾呢,你說沒來就沒來,當大伙兒眼瞎啊?"

"這......"

主要是那三千萬加唐奕的非常行事讓文彥博和趙禎都拿不准,他這才跑來親問的,當時也沒想那麼多.

文彥博有點犯難,確實不太好辦.剛因為挨打升了平章事,轉臉就往唐奕這兒跑,這不是落人口實嗎?

正想著,只見唐奕已經從桌案後面繞了出來,一邊朝他這兒走,一邊挽袖子.

文彥博心里咯噔一聲,心說,不好!

"你你你你,你要做甚!?"

"嘿嘿嘿嘿!"只見那小瘋子一臉陰笑."委屈相公了啊!"

"你你你你......"文扒皮差點沒哭出來,這還沒完了啊!

可是還沒"你"出來,唐奕的大巴掌已經在面前放大,啪的一下就把文相公的烏紗扇了下來.

老文見勢不妙,掉頭就跑.

"瘋了,瘋了!!沒有王法了!"

一邊跑,還一邊極為配合地放聲高叫,被唐瘋子追著就逃出了小院兒.

"嘖嘖......"

正趕上曹佾和潘豐來找唐奕,老文心說,你們倒是拉著點兒啊!怎麼還淡然地看著當朝宰相抱頭鼠竄而遁.

而看戲的潘豐歎然出聲兒:

"這宰相也不好當啊!"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