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你詐我!?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越說,賈昌朝心里越是沒底,這要是傳出去,非讓人笑掉大牙不可. 更新最快

堂堂賈子明,賈相公,讓唐奕嚇的,給他錢都不敢接了.

可是,賈昌朝現在真的管不了那麼多了,臉色鐵青地看著唐奕.

"你到底有何企圖?有何算計!?"

......

唐奕聞聲,與賈昌朝無聲對視.良久......

緩緩搖頭,略有譏諷地出聲道:"省省吧,賈相公!"

"還企圖?算計?"

"在我這里,沒那那麼多見不得人的算計!今天這一出什麼也不圖,就是我還你一個人情."

老賈立時咆哮道:

"什麼人情?我和你有什麼人情!?"

誰不知道,他賈昌朝和唐奕就差沒刨墳戮尸,抱著孩子跳井了,還談什麼人情?

唐奕淡然一笑,卻是不急著回答.

"唐瘋子是什麼人,想必賈相爺已經很清楚了."

"誰敢坑我,老子就扇誰的巴掌.但誰有恩于奕,奕也記誰的好."

"你你你,你什麼意思?"

唐奕不笑還好,一笑,對面的老賈汗毛都炸了起來,指著自己的鼻子"我?"......

"我有恩于你!?"

這真就是個瘋子,怎麼他說"好"話的時候,比說"狠"話更滲人呢?

只見唐奕雙目放光,聲似洪鍾般道:

"燕云的事,相爺有恩于我!"

"!!!"

賈昌朝聞之一震,心里咯噔一聲,臉都白了.

"什,什麼燕云!?"

唐奕淡然再笑.

"不管怎麼說,相爺在燕云這件事上能心存家國,暫放私利,也算無愧士大夫之名了."

唐奕這是誇老賈呢,可......

可老賈這那敢接啊?立時失口否認:

"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相爺不用否認."唐奕依舊是那麼云淡風輕.

"以相公的智慧,要是與耶律洪基報信,絕非已經發生的那般拙劣,所以......"

唐奕頓了一下,臉上還真現出幾分佩服,幾分誠然.

"所以,相爺可以深明大義讓奕把這件事辦成,這番恩情,奕是要還的."

"什麼耶律洪基?他知道咱們要攻遼?"這事兒老賈是打死也不會承認的.

雖然唐奕這幾話說到了他的心坎兒里;

雖然賈昌朝現在暗暗自得;

雖然他在心中吶喊:"老夫也是愛國的!"

然而,還是不能認!

......

唐奕輕笑搖頭,"相爺認也好,不認也罷,反正這個情我還了.以後咱們還是仇人,再有嫌隙,奕卻是不會手下留情了."

"我......"

唐奕沒打算給老賈繼續開口的機會,"大家都是聰明人,相公也不用過多推諉了."

說著,唐奕掰著手指頭給老賈算了起來.

"陛下有複土之心,這是絕秘之事,朝中有能力探知的沒有幾個人."

"知道此秘還不想陛下和我辦成的,更沒有幾個人."

"而不想事成,又與耶律洪基有過接觸,且輕車熟路的.....又還剩下誰呢?"

"唉!!"唐奕悠然一歎.

"也就只剩那一家子人了吧?"

"......"

賈昌朝想辯,卻是無可辯駁.只聞唐奕繼續道:"依那家人涼薄的性子,奕是不信他們會以國事為重,己事為輕的."

"除非......"

唐奕正視賈昌朝,"除非相爺臣德未泯,君子之心未暗,把他們攔了下來!"

......

唐奕的層層剖析徹底打碎了賈昌朝心里的那一絲理智.

說實話,老賈還不至于被唐奕幾句話就說得心思大亂,主要是今天一下午,從抵稅糧,到唐奕不統帳,再到三千萬的巨款砸到了他賈昌朝的頭上,樁樁件件,早就把老賈攪亂了.

此時的賈昌朝全無章法可言,全憑牙根緊咬的一絲清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賈昌朝大手一甩,老眼一瞪,干脆當唐奕說的他都沒聽見.

"這個'恩’,老夫不領!"

"您不領沒關系啊!"唐奕賤賤地笑著."反正我還了!"

"還什麼還!?"

"還恩啊!?"

"還什麼恩!?"

"還複燕之恩!"

唐奕正色道:"于奕來說,為國為朝,始為吾之志向也,相爺在此事心存大義,那就是于我唐奕有恩.有恩,就要還!"

老賈這個氣啊,好話都讓你說了.說得好像大宋朝就你一個瘋子為國為朝始為大志一樣兒,我們都是奸佞小人!?

"少臭美,大宋朝不止你一個有志之士!"

"沒臭美,天可憐見!"

"啊呸!"老賈壓不住了."你少惡心老夫,你干的那些事兒,有幾件上得了台面?"

"上不了台面也是為國,也要領相爺的情."

"我不用你領情!"

"要的."

"不要!!"

"要的吧......"

"老夫那是為國,跟你個瘋子沒關系!?"

"......"

"......"

"......"

.......

三司職房鴉雀無聲,老賈臉色由紅轉白,由白轉青.

宋楷,賤純禮等人怪理怪氣地一聲長嚎:

"哦~~~!"

"相爺那是為國,與唐瘋子沒有關系啊?"

......

唐奕雙目微眯,隱有殺機,"看來,這事兒那一家子真的是知道的啊!"

"你!!"

"你!!"

"你!!"

賈昌朝顫抖枯掌,指著唐奕:"你敢詐我!?"

唐奕眼神冰冷,直視賈昌朝,"詐你?談不上吧?"

疼心地閉上眼睛,"多希望這只是我的自以為是,多希望這些都只是一場詐言!"

轉身再不看賈昌朝一眼,"相爺明天別忘了帶人去觀瀾取錢......"

走到門口,唐奕又頓了一下:

"勸相爺一句,為這樣的主子真的值得嗎?"

......

從出了政事堂,一直到出了皇城,曾鞏等人愣是還沒回過神兒來.

宋楷怔怔地喃喃出聲:"這,這會是真的!?"

"攻遼之事,真是那家人泄露出去的?"

"哼!"曾鞏冷哼一聲."一幫利欲熏心的禽獸,早被權力迷住了心智,還談什麼家國天下!"

勐然看向唐奕,一向沉穩的曾子固此時也是激憤難平.

"大郎,要怎麼辦?不能就這麼算了!"

"要怎麼辦?"唐奕冷笑著看向眾人,卻是扯起了別的.

"累了一下午,就地解散,在城里樂上一樂,今夜誰也不許回書院!"

眾人一怔,都這個時候了,怎麼唐奕還想著玩樂?

可是,下面一句卻是有人聽懂了.

"盡情的玩,盡情的喝,盡情的說......"

"全算在我賬上!"

"......"

賤純禮立刻就明白了,老賈說漏嘴的時候可是這三百來人都聽見了,這要是撒出去,只這一夜,開封城里的百姓,官員想不知道都難.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