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神仙還是妖怪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讓曾鞏他們和民學的學生把朝廷幾十年的賬目過了一遍,又彙總統計到一起,其實也是抱著一個幻想,試圖從根本上找到症結,進而一步解決. 更新最快

可是,唐奕注定是要失望了.

大宋近五十年的日子基本就是一鳥樣,用唐奕的話說,就是癌症晚期,沒治了.

將近六七成的財政收入填了禁軍的大坑,剩下的那一點錢,又給士大夫們發了工資.真正能用的活錢少得可憐,也都是攢幾年就扔進了黃河這個大坑.

一百二十萬的常駐軍隊,臃腫繁冗的官員隊伍,加上連年發生的水澇之災,讓這個老帝國根本就沒法騰出別的精力來干一翻大事.

可偏偏這三條中,沒有一條是唐奕只要用個邪招兒就能立馬解決的問題.

所以,這賬看了也白看,到最後,還是得用老辦法

唐財神出錢堵窟窿.

......

"說吧,得多少錢才能讓朝廷度過難關?"

"噗......"

"噗!!"

宋楷噴了,唐大郎還是牛氣啊,什麼時候都是一招鮮,老子有錢!

賈昌朝也噴了,得多少錢......

老賈現在看怪物一樣看著唐奕,這瘋子怎麼什麼時候都這麼有底氣?說的那叫一個輕描淡寫.

"多少錢?"

"呵呵......"賈昌朝氣極而笑.

"多了去了,你肯定是出不起."

唐奕不耐煩地一咧嘴,"少廢話,報數!"

老賈氣的一瞪眼,被唐奕激出了火氣.

"一千......"

"不夠!"

你不是牛嗎?那咱就多報點兒,我看你傻眼不傻眼?

"三千萬貫!"

報完數,賈昌朝冷笑著看著唐奕,"三千萬貫,你拿得出來嗎!?"

他還真不信了,你小子就算再有錢,複燕三千四百萬的軍費也早就把你這小瘋子給掏空了,現在你還哪兒來的底氣在這兒逞能?

......

"哎,賈相爺!"

宋楷不干了,拉高了調門兒,上前插話.

"不帶你這樣兒的啊!坐地起價不是?"

誰都聽出來了,賈昌朝一張嘴說的是一千萬,怎麼轉個臉兒"一"就變成"三"了?

"三千萬?"

唐奕擰著眉頭喃喃複述,眯縫著眼睛看著賈昌朝.

"三千萬?"

看得老賈有點發毛,心道,不會是要多了,要把這瘋子惹毛了吧?

心虛地辯白道:"算......算上已經迫在眉睫的黃河修治,非......非三千萬貫不可!"

"當真三千萬?"唐奕還是看著老賈,又重複了一遍.

老賈真有點怕了,他可是沒忘,還有那筆抵稅糧的把柄在唐奕手里呢.

可是,話趕話已經到這兒了,就算再怕唐奕翻臉,他老賈也得死扛著了.

"三千萬!"賈昌朝幾乎是咬著舌頭吐出這個數字.

"一分都不能少!"

......

"哦."

唐奕點著頭,又問了一句:

"夠嗎?"

"嘎!?"

一口氣噎得賈昌朝差點去見了祖宗.

"你你你你,你說什麼?"

唐奕翻著白眼,"怎麼,賈相公今兒沒帶腦子來嗎?我問你三千萬夠不夠?"

"夠,夠吧......"賈昌朝說都不會話了.

三千萬啊,他真有三千萬不成?

"那行,既然夠了......"唐奕勐的一拍大腿."明天相爺領著三司的人去觀瀾辦個交接吧!"

起身撲打著衣袖,笑著看向老賈,"記著,多帶點兒人."

"干嘛?"

"拉錢.三千萬貫銅錢可是不少呢......"

"真的假的!?"

老賈不淡定了,聲調兒都變了.

這瘋子就算是神仙妖怪,吹口氣兒就能變錢,可也不能年初剛變了三千多萬貫,這又變出來三千萬吧?

而且,聽這意思,現在就有現錢!?

他哪兒來的這麼錢?

可是,由不得賈昌朝不信,更由不得他多想,唐奕就像做了件無足輕重的小事兒一般,說完這話,打著哈氣就要走了.

宋楷,曾鞏等人是暗暗咂舌,論起派頭兒來,還是大郎足啊,砸了三千萬貫,眼皮都不眨一眨.

"行了,行了!"唐奕一邊往外走,一邊招唿一眾觀瀾子弟."收了!"

......

"且慢!"

眼見唐奕已經走到了門口,從震驚中回過味來的賈昌朝終于反應過來,不能讓唐奕就這麼走了.

回想今天整個下午,老賈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甚至是詭異.

死對頭唐子浩竟然主動讓人放開那批抵稅糧的把柄,而且,不但是放了他一馬,臨了又送了三千萬給他.

......

確實,這三千萬是唐奕給朝廷解圍的,不是給賈昌朝的.但是,經了誰的手給朝廷,這里面的學問可是大了去了.

有這三千萬,不但當前的危局自解,連修河款都有了.

這是多麼大的一個政績?不客氣地說,這筆錢在誰手里過一遍,誰就是功臣.

在朝中,無論是威信,還是話語權,一下子就上了不知道多少個重量級!

回想一下唐奕剛才都干了什麼,問他賈昌朝朝廷缺多少錢?

傳出去,錢雖然是唐奕出的,可卻是他賈昌朝要來的.

後來,唐奕又說明天讓他帶人去觀瀾交割,這等于把所有的功勞都推給了他.

這事......不詭異嗎?

憑什麼啊?觀瀾系的人都死光了?唐瘋子要把這筆功記到死敵頭上?

肯定不是,這里面一定有文章!

老賈這些年讓唐奕坑怕了,要是不問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他可真不敢接這筆功.

"且慢!"賈昌朝叫住唐奕.

"為什麼?為什麼是老夫?"

......

唐奕定住,暗暗長出一口氣,賈昌朝要是不叫住他,這功可就白給他了.

轉頭笑看賈昌朝,"怎麼就不能是你?"

賈昌朝臉上一點兒得了大功的喜色都沒有,老臣子的沉穩盡露無余.

"你有何企圖?"

唐奕一攤手,"看不上文扒皮,就不想讓他占這個便宜唄."

"哼!"賈昌朝冷笑一聲."子浩又說笑了,以為老夫會信嗎?"

唐奕撇著嘴道:"你若不信,我也沒招兒."

"子浩......"老賈一陣無力.

對于這個瘋子,這麼多年他一直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此時更是一聲輕喚,哀歎出聲.

"你我都是明白人,子浩何必用這般手段玩弄老夫?你知道的,就算你亮明招術,老夫也不一定接得住!"

"唉......"唐奕跟著他一聲長歎.

"賈相公何必想這麼多呢?"

"你我雖有不睦,然為國之心是一樣的.這筆錢亦是解國朝之危,與相爺無關."

"不!"賈昌朝搖頭."即使是給朝廷的,也不應該過我賈昌朝的手."

唐奕苦笑,無語搖頭.

"好吧,那我就換個說辭."

直視賈昌朝,神情肅穆.

"這筆錢之所以過相爺的手,純粹是還你一個人情!"

完了......

老賈更煳塗了,我和你有什麼人情可言!?

......

還有一更(不是都喜歡這句嗎?)(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