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嚇出毛病的賈昌朝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實在的,宋楷還是心大,加之雖然干了點兒正事兒,但骨子里還是個紈绔公子,對這批抵稅糧根本就沒什麼概念. 更新最快

他只當是抓住賈昌朝一點把柄,讓這老貨難堪一回,也幫唐奕出一氣惡氣.

可是,他心大,老賈可是明白著呢,這哪里是"一點兒"把柄的問題?

......

一百二十萬石谷粟抵稅二十萬貫,到了慶八年販售出去......

老賈沒記錯的話,那一年糧價最高時翻了十幾倍,開封府一貫五百錢也買不到一石粗糧,這里面得差了多少錢!?

要是操作的人心黑一點兒,以最高價拋出,這批原本二十萬貫的糧就能賣出兩三百萬貫,中間差價有兩百多萬.

兩百多萬貫......

想想當年,開封首富曹景休才有多少家財?只這一筆,就能抵得上兩個開封首富.

這是要捅破天的啊!

......

此時,宋楷還在沒輕沒重地緊抓不放,賈昌朝已是臉色煞白.

把韓九九查過的賬本拿來一個字一個字地看了一遍,又找出慶八年開封常平倉的出倉賬冊和三司入庫二十萬貫的賬本仔細核對.

確認無誤,老賈撲通一聲,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是嚇的.誰有這麼大的本事一次就侵吞兩百多萬?誰也沒這麼大的本事啊!

沒有龐大的串聯密謀,沒有上下如一的指揮策應,誰能把一百二十萬石糧食在災年就這麼神不知鬼不覺地抹平了!?

賈昌朝不敢往下想了,這會是一場風暴,一場掀翻無數人的風暴.而第一個倒下的,就將是他賈昌朝.

......

宋楷見老賈坐在了地上,還不肯放過,登時一聲怪叫:

"喲!"他很是意外,賈昌朝怎麼這麼大反應.

"賈相爺,怎麼還坐到地上了?"假模假式地上前去扶,嘴上卻是一點也不饒人.

"不會是......這事兒您也有份兒吧?"

......

"咳!!"

宋楷剛說完,還不等老賈有什麼反應,那邊睡得正香的唐奕勐的一聲清咳.

三司職房為之一肅,眾人無不怔然看向那個歪在椅子上的唐瘋子.

老賈此時已經不會思考了,渾身冰涼地看著唐奕.

與唐子浩斗了這麼多年,突然讓他抓住自己這麼大一個把柄,老賈都不敢想,這瘋子會利用這事做出多大的文章.

......

而唐奕,清咳一聲引得眾人注意,眼皮微抬,似真似假地掃了一眼眾人,尤其是賈昌朝.

宋楷心中大樂,大郎這是要發飆了.

正等著好戲開鑼,只聞唐奕聲音低沉,不怒自威:

"讓你們來,是看年財稅收支概況的,而不是來查賬的!"

說完,兩眼一閉,又睡了過去.

嘎!?

宋楷直接噎在了那里.

"完了?"

急叫出聲:"這多好的機......"

"閉嘴!"

做為觀瀾進士老大哥一般存在的曾鞏終于站了出來,一把拉回宋楷,"可不是完了!"

一邊說,還一邊招唿眾人,"聽大郎的,只計收支概況,汙賬,壞賬非我輩所及,暫且不計."

"......"

此言一出,不但宋楷有點煳塗,賈昌朝也是一時沒反應過來.

什麼意思?唐瘋子玩的是哪一出!?

完了?

不計了?

不管了?

過去了!?

這不是唐瘋子的做事風格啊?

老賈心里沒底,這事別說是這個小瘋子,就算是換了任何人,也大有文章可做.

可是,只見那個叫九九的小丫頭真的就極為聽話地把有問題的那兩本賬冊扔回了賬堆,再不多看一眼.三百來號人好像沒事兒人一樣,繼續統計賬冊.

老賈就算是不信也沒辦法,眼睜睜地看著三百來號人忙活開來,把他扔到了一邊兒.

......

整個下午.

除了宋楷依舊憤憤不平,時不時挑出幾處有問題的賬目故意高聲唱叫嚇一嚇賈昌朝外,余者真的就再沒放出一處汙賬壞賬,真的就只是統計年的財稅收支.

而賈昌朝也不知道是該放心好,還是不放心的好......

真的沒人再揪著汙賬不放,唐奕也是真的睡過去再沒有醒.

可這一下午,只一個宋楷就夠賈昌朝受的了.被宋楷嚇的,說老賈少活十年都不為過.

"喲!"

宋楷只發出了一聲"喲",賈昌朝就條件反射一般彈了起來,殺人一般瞪著宋楷.

宋楷嘿嘿奸笑,"賈相爺快來看,這個賬做的可是高明得多."

我看你大爺!

老賈烏紗也歪了,袍子也擰了,胡子都吹亂了,早就亂了心神,那叫一個狼狽至極.

這小子怎麼比唐奕還壞!?

......

"為庸!"曾鞏實在看不下去了,出聲喝止."干你的活,少說話!"

宋楷委屈地一攤手,"哪里還有活?都讓他們干完了啊,閑著也是閑著嘛!"

老賈一陣恍惚,五十年的賬啊,這幫"農戶"真的一下午就查完了?

現在,他是一點也不敢懷疑這幫人的能力了.

無怪乎唐子浩能把生意做得那麼大,有這樣一群精兵在手,再大的攤子也玩得轉啊!

而曾鞏卻是無語地看著宋楷,這貨跟著唐奕是一點好的都沒學到,毛病倒是攢下不少.

左右看看,發現大家手上基本已經完活兒了,等韓九九把統計好的數字都收上來,統計到一處,曾鞏這才叫醒唐奕.

唐奕被曾鞏推醒,伸了個懶腰,回頭瞪了一眼歪了一下午的那把椅子,"他娘的,這什麼破玩意兒?睡得老子腰疼!"

"......"

曾鞏等人無不對唐奕白眼相向,有種你別睡啊?

"咦!?"

剛罵完椅子,唐奕就誇張地看向賈昌朝.

"賈相爺,怎麼還站著呢?坐啊?坐."

坐?

賈昌朝哪里還坐得下去?那一百二十萬石糧食就像一把穿心劍,刺得他坐立不安.

唐奕當然知道他是怎麼回事兒,苦笑搖頭,"我唐奕沒別的優點,說話還是算數的,今天只做統計,不查壞賬!"

"你!!"

賈昌朝一陣錯愕,面上有些掛不住,搶白道:"你愛查不查,這......"

"這一樁與老夫沒有,沒有半點關系!"

"呵."

卻是宋楷譏笑出聲,"沒關系?那相爺磕巴什麼啊?"

"我......"

賈昌朝再次啞火,他還真不敢打包票這事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唐奕觀之輕笑,為賈昌朝解圍道:

"行了."

又看向韓九九,"把統計結果拿給我看."

之後,真的不提半個字那一百二十萬石抵稅糧的問題.

......

足足半個時辰,唐奕都一動不動地坐在那兒盯著財報不放,仿佛這屋里除了手上的財報,就沒了別的東西.

期間,緊皺的眉頭就沒舒展過.

最後,唐奕有些失望地放下手里的財報,揉著發酸的眉心道:

"果然如此......"

"如此什麼?"老賈心都提到到了嗓子眼,他不會是說果然汙賬繁多吧?

而唐奕抬頭看向賈昌朝,也不回答他的突兀問話.

過了良久,咧嘴笑了.

"說個數兒吧,多少錢能讓朝廷度過難關?"

......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