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這個問題有點兒大
g,更新快,無彈窗,!

宋楷一句"還真不是瞧不起您老"讓賈子明心中無怒,反倒一陣哀戚:

"不是瞧不起?"

分明就是瞧不起!

他賈昌朝竟已淪落到如此地步,被一個官場新丁,昔日紈绔這般奚落?

老賈一時無狀,卻是老臉脹得通紅,無可辯駁. 更新最快

可是轉念一想,怪得了誰呢?在大宋這個以德立威的時代,賈相爺失臣德以輕身,失言德而輕心.

干下的那些事,有哪件值得尊重?

勾結汝南王而不臣,佞言功勳而不義.

別說是一個觀瀾出身的活土匪,就是現在滿屋的布衣農戶,街面兒上的平頭百姓,又有幾個正看一眼他這個大宋宰相?

恍惚之間,卻聞宋公序的那個"紈绔"兒子,再次悠然出口:

"相爺在想什麼?"

"是不是正琢磨著,怎麼從這場面里扣出一點毛病,好再上唐瘋子一本?"

"你!!"

賈昌朝勐然驚醒,這是怎地了?真的老了?怎麼無端端地悲天憫人起來了?這可不是他賈昌朝縱橫官場幾十年的作風.

"哼!"

老賈驟然冷哼,恢複了一位相公應有之威.

"毛病還用老夫有意找嗎!?"

環指場中,"你們找來一幫農戶把三司職房弄得烏煙瘴氣,視國朝財所如同兒戲,真當這政事堂里都是瞎子,看不見嗎!?"

......

"呵呵......"

宋楷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不再多言,反倒是轉向那幫"農戶",半開玩笑道:

"都聽見了吧?賈相爺可沒把你們放在眼里,都查仔細點兒......"

說著,再看了一眼賈昌朝,"可得查出點什麼,讓相爺過過眼."

賈昌朝一怔,隨即釋然.

朝政也好,國財也罷,那是士大夫之所長也,職所在也,他還真不知這群愣頭青能查出點兒什麼.

"那老夫倒看看,你們能查出點......"

......

砰!!!

打臉來的就是這麼快,老賈話還沒說完,只聽砰的一聲,箱子關死的聲響.

回頭一看,只見十幾個"農戶"正合上一口賬箱,同時,為首的一位清秀少女抬眼看向這邊.

"慶六年的查完了."

"......"

老賈張大著嘴巴,半天回不過神兒來.

假的吧?

你騙誰呢!?

三司一年的賬......查完了?

要知道,所謂三司,是三個財屬部門,鹽鐵司,度支司,戶部司的統稱.

而除這三個總司之外,又複置:都磨勘司,都主轄支收司,拘收司,都理欠司,都憑由司,開拆司,發放司,勾鑿司,催驅司,受事司,衙司,勾當司,三司推勘公事司,勾當諸司,勾當步馬軍專勾司,共一十五個分司.

也就是說,三司下屬十八司囊括大宋朝國計民生,軍政百務,從上到下,吃喝拉撒,所有的財務收支.除每年各州春秋兩季的稅收大賬,連皇帝吃了幾斤咸魚,朝臣發了幾石冬碳的小賬也都在這里面.

這得是多麼龐大的賬務?

可是,從唐奕帶人進來到現在,不過半個時辰不到,一年的賬就查完了!?

這要是換作三司在冊的屬官來複查一年的賬冊,怎麼也得三天吧?

就不到二十來個人,半個時辰,特麼翻也得翻一會吧?

唐子浩那個民學里教的都是妖怪不成?

老賈不由怪叫一聲:"你們這叫查賬?!走馬觀花一般也叫查賬?"

宋楷聞之一笑,"九九,聽見了嗎?仔細點,賈相爺可是等著你挑出點兒毛病呢!"

那少女不是別人,正是王伯的外孫女韓九九.

剛剛那位老相公的輕言她自然聽在耳中,此時宋楷一激,也來了膽氣.

小臉兒一揚,傲然道:"放心!"

"這賬記得太糙,可比咱們觀瀾的差遠了,想不看仔細都難哩!"

"......"

賈昌朝無語了,這可是國賬!

太......

太糙?

而韓九九下面的話卻是讓老賈差點沒坐地上.

"宋哥兒,有汙賬,要報出來嗎?"

"嘿!!"宋楷登時來了精神."還真查出點什麼了?賈相爺等的就是汙賬,還不快報上來?"

......

你大爺!

賈子明差點沒罵娘.

他現在才反應過來,慶六年......

那一年正好是他出知首相,三司之事由他分管,這要是真查出汙賬......

宋楷這是成心給他找事兒.

......

十八司所轄冗繁,大宋的錢袋子盡歸這一個衙門口兒,要說干乾淨淨,清清白白,可能說的人自己都不信.

所幸朝廷高俸養廉,鮮有巨貪,一些小惡小汙,上到官家,下到禦史台,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不掀出來,沒人在錢上做文章.

說白了,大宋"錢多"從來不反腐.

可是,前提是別掀出來...別放到台面兒上來,一但掀出來,那就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德.

失德,事情就大條了.

......

宋楷看老賈表情精彩,那叫一個爽啊,讓你特麼使壞,讓你特麼裝!

......

接連給九九使眼色.

九九自然會意,無所畏懼地斜了賈昌朝一眼.她可是知道,這個老相公不是什麼好人,多次與唐哥兒為難,最是恨人.

隨手從箱中翻出一本賬冊:

"慶六年秋,青州,那州,真定,登州等十七州府,因市少銅絹流轉,以糧抵稅,上繳谷粟一百二十萬石,市價折錢20萬貫."

賈昌朝一皺眉,也不管什麼身份不身份,極力自證:

"這有何不可?以糧抵稅,常有之事."

九九輕笑:"這批抵稅糧確實無錯,收開封府常平倉代管."

老賈暗暗長吐一口濁氣,說到這里,他想起來了,這事兒他有印象.

"你這小娘大驚小怪!此筆稅糧,老夫尚有印象,屯田司有案可查,如數入倉.大概是慶八年實量出倉,絕無貪沒,怎是汙賬!?"

實收實入,實出實報,怎麼和汙賬扯上關系?

九九再笑:

"就知道相爺會這麼說.,所以剛剛咱們順手也看了慶八年開封常平倉的度支賬目."

"這批抵稅糧確實實量出倉販售,做錢二十萬貫納入制庫,分文無錯呢."

"那你還......"

"還......"

賈昌朝面對九九別有深意的眼色,辯不下去了.

放在賬上確實無錯,應收稅款二十萬貫,以糧抵資,一兩不差,出倉也是足量實出,得錢二十萬,如數入庫.

可是,單拿出來說,這里面還真有問題.

慶八年是什麼年景!?黃龍起舞,水漫山河.

糧價豈是兩年前可比?最少最少也要差出五六倍.要是趕在最高價時出倉販售,可能十幾倍的價差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這......"

賈昌朝汗都下來了.

這事兒他還真不知情,甚至九九不拿出來,到現在他也看不出問題,肯定是底下人做下的好事.

可是,若是查下去,那一百二十萬石的糧款差價哪兒去了?可能是近百萬的巨資,這是小事兒!?

而事出之時,文富二人還沒入朝,責任還不是得他來擔?

"嘖嘖嘖......"

宋楷這貨從韓九九手里接過那本賬,慢悠悠地塞到賈昌朝手里.

"您看看,真查出點什麼事兒了吧?"

"還不小呢......"

"我......"

老賈開始後悔了,真不應該把這幫農戶放進來.

進來就挖了個坑,差點沒摔死他......

就一句話:我胡漢....

不對!我蒼山月又回來了!

(撒花,撒票,撒贊美,沒毛病......)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