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別瞧不起"農戶"
g,更新快,無彈窗,!

休政殿上,一君一臣,如父如子......

唐奕明知聖心所向,卻任性的說出,"我不想當官". 更新最快

而趙禎也知,放其在觀瀾生長是險,卻也答了一個,"好!!"

潘豐都不敢想象,兩人對峙三個時辰之後,就說出這麼兩句話,那得是什麼樣兒的場面!

......

"那,那接下來要怎麼打算?"

在潘豐看來,趙禎與唐奕雖然只說了兩句話,但是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唐奕訕笑著,再飲一杯,"能怎麼辦?涼拌!"

又歎氣道:"朝廷就要揭不開鍋了,卻是要管一管的."

曹佾頓了一下,"你要如何解決?"

唐奕苦笑搖頭,"還沒看年財報,說不好."

"不過,多半還是用錢砸."

"用錢砸......"

曹潘二人對視一眼,國無小財,這可不是小數目就堵得上的窟窿,這瘋子怎麼說得這般輕松?

"想讓朝廷度過這一劫,絕非扔個幾百萬貫就能行的."曹佾分析了起來.

"說不定,不比用兵燕云花費小,咱們還哪兒來的那麼多錢?"

唐奕神秘一笑,"放心......"

"咱們有得是錢!"

......

二人不明所以,可唐奕卻是賣起了關子,不想多說.

話鋒一轉,唐奕又道:"等三司的事一完,我會去海州一段時間,算是避一避風頭吧."

海州船場的第一批海舟巨艦已經基本完工,是時候往出走一走了.

況且,出京一段時間,對唐奕來說很有必要.

給趙禎和朝臣一個緩沖,唐奕也算淡出人們的視線,甚至是淡出觀瀾,算是給趙禎吃一劑定心丸吧.

若有所思地看著曹佾和潘豐,唐奕突發其想地道:"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出去玩一趟?"

"玩什麼?"

唐奕玩味一笑,"你們不是很關心軍改嗎?帶你們去看看,這個軍改是怎麼個改法!"

"真的!?"

二人登時來了興致,難道軍改的關鍵不在京城?要去外面看?

"真的!"唐奕重重點頭,再飲一杯.

......

三人在樊樓喝到後半夜,皆是醉的不省人事,方才罷休.

好在樊樓作為開封第一名樓,要什麼有什麼,客房的檔次一點不比觀瀾差,唐奕就睡在這里,也省了一番折騰.

第二天臨近中午,唐奕才悠然轉醒,頓感頭疼欲裂.

想到與賈子明還有一陣未了,只得勉強爬起來.

到了樓下才知道,昨夜他傳訊回觀瀾,現在,回山來的人已經等了他一上午了.

......

迷迷煳煳地帶著人就奔了皇城,可是到了左掖門,守衛皇城的兵丁卻不敢放唐奕進去了.

因為......

因為......

因為特麼唐瘋子帶的人有點兒多,足足有三百多.

這哪敢放他進去?皇城幾時成他們家後院兒了?帶這麼多人進皇城?

可唐奕還真就不在乎這個,規矩?老子偏不守這個規矩,你就說你讓不讓進吧?

無法,官家又不在宮內,守衛只得上報政事堂.

可政事堂里除了老賈在這兒等著唐奕,其他管事兒的都在回山.

老賈一聽唐奕帶了三百多人要進宮,頓時臉都綠了.

這孫子是真損啊,存心給他找別扭.這要是放進來,官家要是怪罪下來,他是鐵定跟著唐奕吃瓜撈的.

可是,不放......

不能不放啊!

"放!!"

賈昌朝一咬牙,你敢作,我就敢陪著.

報傳的侍衛統領都快哭出來了,賈子明和唐瘋子不是有仇嗎?他不是應該攔一攔,給唐奕找點兒不自在嗎?

"這,這不合適吧?要不,和陛下稟報一聲?"

"有什麼不合適!?"老賈眼睛一立,倒也光棍.

稟報?一來一回又拖到明天去了,他又得在這兒陪那小混蛋一天.

"放!政事堂所在屬外城節制,進出不用稟報陛下!"

"行!"

"放!"

那統領捏著鼻子應下,只得自認倒黴,這才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呢!

等唐奕帶著人到了三司職房,老賈都不禁一陣眼暈,特麼大朝會也沒這麼多人吧?

"你帶這麼多人來做甚!?"

唐奕一聳肩,"查賬啊."

"......"

老賈也是服氣,"朝廷的賬也是誰都能看的嗎!?"

唐奕一撇嘴,"那我可管不了了".

五十年的賬目,要他自己看,不得看到明年去?不找幫手來可怎麼弄?

再說,剛打了文扒皮,正是瘋傳他胡來的當口.趙禎又出于別的原因不好真和他動怒,那還不借題發揮,好好再瘋一瘋?

賈子明還想說話,可是唐奕根本就不給他機會,一指滿屋子的賬冊,對跟來那三百來人吩咐道:"自己動手,天黑之前,我要看結果!!"

"得勒!"

賤純禮一聲高叫,一下把賈子明劃拉到一邊,抱起一個箱子就和宋楷他們閃到一邊兒干活兒去了.

于是乎,三百來人有樣兒學樣兒,登時屋里就忙開了.

賈昌朝瞪著眼睛,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特麼唐瘋子哪兒找來的這幫愣頭青!?

其中一部分是觀瀾的那些活土匪,老賈倒是見過幾個,知道這些都是今科進士,過個賬的本事還是有的.

可是另外一部分,賈相公就不淡定了......

一個個粗衣麻袍,一看就是農戶出身,哪是會看賬的料子?

年紀更是離譜,最大的不過二十出頭,還有十幾歲的娃娃,賈相公甚至在其中看到幾個女裝的身影.

女人也能來查朝廷的賬了?這都是唐瘋子哪兒淘換來的極品!?

......

"唐瘋子!"老賈終于炸毛了,簡直就是胡來.

"唐......"

喊了一嗓子沒反應,第二嗓子剛出一個字,老賈就停住了,只見那個小瘋子歪在椅子上已經睡著了,特麼唿嚕都出來了.

老賈眼前一黑,暴吼一聲:

"唐瘋子!!把你這幫農戶領走!!"

"嘿......"

唐奕宿醉未醒,早就睡死過去了.

卻是那邊宋楷一邊看著賬,一邊心思飛快算計,一抄錄在一本新賬之上,一邊嘿嘿訕笑.

"不是瞧不起您老,論起算賬的本事,相公還真沒這些'農戶’來得精通."

"農戶?"

宋楷暗自撇嘴,這是觀瀾民學出來的牲口,可不是什麼一般的農戶.

這十年間,唐奕在民學專教術數,還有他那些沒人看得懂的"繆學".

這些民學的"牲口"論起數術之學,那是上院宋楷他們這些進士老爺的祖宗.

不客氣地說,大宋朝最會玩術數,最會算賬的,就屬這幫"農戶"了.

賈子明還瞧不起這些農戶?

呵呵......

宋楷暗笑,等著打臉吧!

......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