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平趟定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長街之上,唐奕與潘豐並肩而走,看上去倒也悠閑. 更新最快

潘豐借著長街漫步的當口兒,也是勸慰起唐奕來.

"行了,知足吧,這些年朝廷讓你弄的都不像朝廷了.總有個例外,總不能全由著你的性子來吧?"

唐奕反問:"怎麼就由著我的性子來了?"

"難道像以前那樣不好嗎?"

"好."潘豐坦然承認."但是,太不真實!"

說到這里,潘豐看著唐奕,"十年啊,大宋十年沒換過宰相!十年間,除了一個唐瘋子,台諫再找不到使其提得起斗志的攻伐對象.

十年間,官家下的旨,東西兩府行的令,被延誤,駁回的,還不足原來一年間的數量.

十年......咱大宋朝好像忘了內憂外患的狂風暴雨,好像真成了太平盛世.

十年間,鐵相不換,西北鹽改,調兵邊境,兵指大遼,這些事因為你唐瘋子好像順理成章,自然而然就辦成了.可是,放在以前呢?"

潘豐有些激動地道:

"要放在以前,哪一件不是驚天動地?哪一件不是困難重重,顧慮重重?"

"哪一件又辦得成!?"

"......"

唐奕有些無語地一攤手,"這樣不好嗎?"

"好啊!"潘豐瞪著眼睛叫嚷,惹得街上的百姓不禁側目.

"可是,不真實."

......

"不真實!?"

潘豐提出了一個唐奕從未想過的問題.

不真實......

正是因為他唐奕的不真實,才能成常人所不能之事.

所以,不論是老師當年只憑一個十幾歲孩子的苦勸就辭了官,還是趙禎把國運大勢都壓在了他身上,這看似都有些不真實,甚至是天真.

......

"官家,范公,文富等人,包括我和曹景休."潘豐干脆停了下來,繼續說道."把朝堂上的陰暗擋在了外面,讓大郎盡情揮灑你的才華,造就了這份'不真實’."

"可是,現在......"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唐奕自嘲地接過話頭."現在唐瘋子要的'不真實’太多了,甚至把手伸到了,將門,士大夫,還有官家頭上."

"所以......"唐奕凝視潘國為.

"所以,你們要集體給我來個警告,對嗎?"

......

"呃......"說到點子上,潘豐還真有點不習慣.

"什麼警告啊?言重了......"

"就是,就是給大郎提個醒."

"提什麼醒!?"

潘豐正視唐奕,"前路風急雨驟,官家也不敢保證擋不擋得住,大郎要有一個准備."

說到這個,潘豐長歎一聲:"正如大郎所說,這狗日的世道就是如此,人心就是如此,朝堂亦是如此!"

"可以瘋一時,卻不能瘋一世!"

"有時候,大郎適當也要妥協的......"

"妥協?"

不知道為什麼,剛剛老賈說他妥協的時候,他還有怒氣.可是現在,潘豐說要他妥協,唐奕反倒一點兒波瀾都沒有了.

抬眼看去,發現二人就站在馬行街的街口.對面,左邊是白樊樓,右邊則是華聯總店.十年前,他的征程就是從這里開始的,十年後,好像畫了一個圈......

"國為大兄!"唐奕喃喃出聲.

"妥協......我,就不是我了."

......

潘豐也是一陣恍惚.

抬眼見此情此地,忍不住無端感歎:"老王爺......果然沒看錯人."

唐奕擰眉,"哦?"

潘豐一指華聯總店的門前,"十年前,你我第一遭相見,你當著開封百姓,曹景休,老王爺的面兒,把我罵了個狗血淋頭."

"可還記得?"

"哈!"唐奕大笑."怎麼會不記得?"

潘豐繼續道:"後來,老爺王與我說,那小子要麼是個無君無父的渾人,要麼,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頭撞南牆也不回頭的狠人!"

唐奕還真不知道,趙德剛居然對他還有這麼一番評價.

登時來了興致,"那你說,我是渾人,還是狠人?"

潘豐大樂:"你?"

在唐奕的肩上狠捶了一計,"渾人好像你還不夠格,起碼還有點兒小情小義可堪一贊,只能當個狠人看待吧!"

"對嘍!!"

唐奕心懷大暢,本還有些搖擺不定的心神也是豁然開朗起來.

"我都天不怕地不怕了,如何妥協!?"

"陛下也好,你們也罷,當知我就是靠著這股子沖勁兒才有的今天.不管以後如何,當然還是靠著這股子沖勁繼續向前!

"老子還真不信,這世上有比我腦門兒更硬的南牆!!"

"瘋子!!"潘豐無語地指著唐奕的腦門兒哀嚎."不折不扣的瘋子!"

"不好嗎?"唐奕反問."實話告訴你,爺來到這世上,就是看這狗日的世道不順眼,就是來平趟的!"

潘豐更加無語地指著唐奕道:"你呀你,又開始說瘋話.這話要是傳到陛下耳朵里,怕是又要睡不著覺了!"

"陛下......"

唐奕輕笑,"陛下當知我心意."

"行了,行了!"潘豐拽著唐奕就要過街."再瘋下去,不定又說出什麼嚇人的言語."

"走,大醉三百杯!"

......

二人不再多說,過了街,直入樊樓.

堂倌兒一看是兩位大東家到了,立時迎到了街邊兒.

潘豐高叫:"好酒好菜備足,再叫兩個伙計在一旁侯著!"

唐奕一怔,"叫伙計做甚?"

潘豐則道:"一會兒好把你這瘋子抬回去!"

"哈!誰橫著回去還不一定!"

說完,鉚著勁就和潘豐進了樊樓.

今天不管是曹佾讓潘豐來的,還是官家讓他來的,都是一個極為成功之選.

潘豐為人不失精明,但骨子里又有與唐奕甚是相投的一股豪氣.換了別人來說辭,唐奕絕不會像面對潘國為這般開誠布公.

事實證明,潘豐雖然沒勸動唐奕妥協,但是卻讓唐奕豁然開朗.對于這些與他在一條船上的人來說,這絕不是壞事.

......

然而,准備大醉一場的二人剛一進樊樓的大門兒,門口站著的一個人卻是讓二人都是一怔.

"你怎麼在這兒?"

"你不是不來嗎?"

唐奕和潘豐幾乎同時驚異出聲.

而門口那位負手而立,長衫飄逸,可比潘豐有派頭得多.

此時的曹佾,倒真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

對著唐奕淡然一笑,"來吧,怕外人多想,當咱們是結黨營私."

"可是,轉頭一想......"曹佾無奈地一攤手.

"咱們好像本來就是一黨,不來,子浩倒是要多想了......"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