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我和你,不一樣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不知道賈子明為什麼用這麼拙劣,這麼不入流的手段為難于他. 更新最快這不是他這個段位的老臣應該干的勾當.

更不是賈昌朝當下的處境,應該行的事.

但他現在...卻是沒那個心思想這個為什麼...

僅僅這兩天的時間.讓唐奕明白一個道理.

所謂高居廟堂,所謂位極人臣.真不是看上去越精明就越厲害.更不是裝精明就玩得轉,爬得高的.

相反,八面玲瓏,能文能武,能屈能伸倒是比'精明’有用得多.

能走到朝堂這一步,哪個不是人精?哪個又不是戲子?

趙禎可以高明的裝煳塗,文扒皮可以高明的忍受被打之辱,范師父也可以高明配合.

那他賈子明也可以高明的'拙劣’吧?

延伸開來,富弼,宋庠是不是也高明的躲開了此時的朝堂?

唐奕不敢多想,更不明白....

不明白為什麼在大勢將起,革新初現的這個節骨眼兒上...人心!好像突然複雜了起來.

趙禎的全信全愛,士大夫的忠貞為國.在利益面前真的就那麼不堪一擊嗎?

他不懂,更不理解!

說到底,他唐奕是靠一腔熱血,滿腹真情,還有超越千年的見識才走到今天的.

可不是腹黑鑽營...

他只是個熱血青年,他不是一個政客!

他只是個兩輩子都不愛玩心眼兒的擰人,但不是個話出三分真的....戲子!

他的心情很差,脾氣....

也很差!

冷冷的看著賈昌朝:"老賈...我唐奕是什麼人,你應該清楚."

"這里,可不比休政殿更不好動手."

賈昌朝聞聲,出奇的全無懼色!

"哦?你是什麼人?老夫還真有點兒煳塗!"

說著,老賈眯著眼睛看著唐奕"十年前老夫當你是個渾人."

"五年前,老夫又發現你是個高人."

"可不論渾人也好,高人也罷,老夫從未懷疑你是個性情中人."

"可惜...."

"現在嘛..."賈昌朝砸吧著嘴極盡嘲諷.

"原來子浩也逃不開人倫私欲,不過是個也知道怕,也知道自保的俗人罷了!"

"...."

俗人?

俗人!

唐奕一邊琢磨著這兩個字,一邊抬步朝老賈走了過去...

賈昌朝眼神犀利!也不知道他心里怎麼想的,一步未退.

"怎地?又要用你裝瘋賣傻的那一套,動手打人嗎!?"

唐奕輕蔑的與賈子明對視...

"賈相公..."

"你錯了..."

賈昌朝一顫,唐瘋子不動手?改講理了?

"錯,錯什麼?"

"你當我打了文寬夫,是為自保,是為私欲?"

"哼!"

老賈冷哼"難不成子浩真是瘋勁兒上來,偏偏文寬夫才能解氣?"

唐奕輕笑:"打他,有別的用意,不假!"

"但是...你當那是低頭,是自保,卻是看輕了我唐奕了..."

說到這里唐奕勐的雙目圓瞪!!爆喝之聲就在賈昌朝的耳邊炸響!

"老子就是因為低不下這個頭!"

"更不想與你們這幫髒人為伍才動的手!"

老賈震的耳朵嗡嗡作響!下意識倒退一步,怔怔的看著唐奕.

而唐奕此時繼續吼叫!

極,盡,嘲,諷!

"真當誰都他-媽跟你一個揍性!削尖腦袋就為了那點權,那點利!?"

緊逼一步,扯著老賈的大紫官袍!到他眼皮底下.

"這身官皮真就那麼好披?"

"傻逼!"

唐奕真的無從宣泄!後世的髒話都飆出來了,也不管老賈聽不聽得懂.

"裝了幾斤墨水,就當萬物通達,識人知物了?腦袋進水了吧!?"

"實話告訴你!你連世界有多大都特麼沒認明白,還人心?你懂個卵子啊!?"

....

"你他-媽知道老子想要什麼啊?就把我往自己身邊兒攏?"

"聽清楚了!"唐奕越說越來勁!

"老子和你不一樣!"

賈昌朝騷的通紅!

"你,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什麼?"唐奕無語的搖頭,漸漸平靜下來...

"多活幾年吧,我做給你看!"

"呵..."說完這句,唐奕自己卻是笑了,笑出了聲兒.

看著賈昌朝那張疑惑不以的臉...

心中卻是沒了怒氣,反而有一絲超然的憐憫.

幫賈昌朝平了平衣襟...

"你...."

"才是俗人..."

"理解不了老子的高尚!"

....

說完.

唐奕轉身而走,大步離開.

"既然不讓搬,那就放這吧,我明天再來."

....

"相公最好找個人看著點,要是一不小心,有人給弄亂了...."

...

"我可是會打人的哦..."

...

老賈怔怔目送唐奕離去.

心中一直回蕩著他的那幾句話...

不低頭...等著看?

他要干什麼?

以賈子明的心境,他還真想不出來唐奕要干什麼....

...

出了三司職房.

唐奕面容漸冷,心情也是越來越陰沉...

剛剛對賈昌朝,他話說的硬氣,老賈一點便宜也沒占著....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唐瘋子,真的就那麼硬氣,真的就不是為了自保嗎?

不見得...

若不心虛,何用動手打文扒皮?

甚至文彥博找上他的時候,乃至趙禎裝煳塗的時候,他就應該像以前一樣直接懟回去!

可惜...

他沒有.

...

出了皇城,一抬眼就見大街對面,一人負手而立,很有派頭的站在那等他.

唐奕行了過街去.

"以後別擺這造型,和你那絡腮胡子一點不搭調."

"呃..."

潘豐鬧了個大紅臉兒,還真就當真了"真的假的,我看曹景休總這麼站著,挺有樣子的."

唐奕無語,曹仙長自帶仙氣兒,也是你一個糙人成學得來的?

不和他逗貧.

"你怎麼在這兒?"

潘豐嘿嘿一樂,這才想起正事兒"聽說你心情不好,卻是來開解開解."

唐奕不信,潘豐可不是這麼善解人意的主兒.

"誰讓你來的?官家?"

潘豐笑著搖頭"錯了,曹景休."

唐奕聞言眉頭微皺,"他自己怎麼不來?"

潘豐道:"景休怕你多想,就只有讓我來了..."

唐奕神情一暗....

曹佾不來,他才真的會多想...

"走吧."潘豐拉起唐奕"今天你選地方,老哥哥陪你到底!"

唐奕略一沉吟:"那就去你那吧."

潘豐不解道:"我那有什麼好去的,門檻都快踩平了,沒有一點新鮮..."

唐奕輕聲道:"想喝酒..."

潘豐怔了一怔.相識十年,還是頭一次聽唐瘋子這麼深沉的說想喝酒...

"看來...這次陛下傷大郎不輕啊."

唐奕殘笑一聲"傷我的不是陛下..."

"是這狗日的世道!"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