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找抽的老賈
g,更新快,無彈窗,!

等下了朝,剛剛"升了官兒"的賈昌朝直奔碼頭,回城了. 更新最快

唐奕是拒了官,可是也答應幫朝廷度過這個難關.

趙禎昨夜詔令文彥博把三司年財報准備出來,可是文扒皮出門就讓那瘋子一頓暴揍,今天哪還可能去尋那瘋子的晦氣?

一早,文扒皮就把這個差使推給了老賈,讓他去三司與唐奕交割,也算是暗中使了個壞.

......

唐奕也是下午才進城,直奔三司.

各州年的財報卷宗,趙禎自然不可能帶到回山來,唐奕只得親自去三司取閱.

朝廷揭不開鍋了,唐奕想要幫忙,也得先對近幾年大宋朝廷的收支有一個系統的了解,方能對症下藥.

所以,調閱卷宗卻是必須的了.起碼他要知道,大宋一年到底能掙多少錢,又花多少錢吧?

到了地方,一看是賈子明,唐奕怔了一下,隨即暗自苦笑,文扒皮真是個不吃虧的主,挨了頓揍,卻是把老賈放過來惡心他.

不過也好,這樣一來,更顯的二人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況且,賈昌朝要是能難得住他,那他也就不是唐瘋子了.

......

"喲!!賈相公."

唐奕咧著嘴,沒事兒人一樣就朝賈子明走了過去.

"恭喜高升啊!"

只一句話,賈子明臉就黑了,特麼哪壺不開提哪壺,誰不知道他在被架空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這孫子就是成心惡心他.

"哼!"

賈昌朝冷然一笑,一會兒有你哭的時候,他賈子明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主兒.

"不敢,不敢......"

"倒是子浩又要殿上揚名了,倒是要好好恭喜恭喜."

"嘿嘿."唐奕厚著臉皮大樂."多大個事兒?當年賈相公不也昧著良心幫咱出過名兒嗎?"

無所謂地甩著膀子,"和那一比,小風小浪,小風小浪!"

賈昌朝恨得牙癢,表面上卻不能失了陣,依舊冷哼:"那老夫這回可要好好看看,失了文寬夫,子浩這次是怎麼挺得過滿朝的彈奏的!"

唐奕輕笑一聲,沒有接話.

怎麼挺過去,卻是要看趙禎的意思了.

......

"時辰不早了,賈相公把年財報拿出來吧!"

賈昌朝聞言,扯起一邊嘴角,老臉立時開了花.

"好啊......"

"來人,把東西給唐公子抬上來!"

唐奕一怔,"抬?"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眾三司的使吏已經進來了,兩人一口大箱子,還真特麼是用抬的.

......

好吧,老賈夠特麼絕的啊!

抬,足足抬了一刻鍾,箱子一口摞一口,碼了一人來高,占了整整一屋子.

唐奕臉都綠了,"怎麼這麼多?"

老賈很享受地看著唐奕的表情,那叫一個解氣.

"時間倉促,只准備了從景德四年至今的財報,也不知道夠不夠子浩查閱的,實在抱歉,實在抱歉!"

你大爺!!

景德四年?也就是五十年前,特麼真宗朝的財報都翻出來了.

"真是難為賈相公了."

"怎會難為?"賈昌朝昂然道."陛下吩咐的事情,做臣子的自當用心.子浩若嫌不夠,可再等兩日,老夫把太祖年間的財報給子浩翻出來,也是應該的."

唐奕瞅著那一大堆財報,再瞪了一眼賈昌朝.

這老貨就是存心給他添堵,還太祖年間?他的本意是只看看近兩三年的財報也就行了.要知道,哪怕只是兩三年的,也夠他看幾天的了.

也不想想,大宋朝一共三百五十五個州府,每年春秋兩稅都要上報收支,單這一項就得有多少?加上朝廷兵,政,農,災,還有營建賞贈,迎送使臣,內外雙支等等等等的賬目加在一塊兒,又得多少?

這不是一攤買賣,也非一府農商,這是一國,一國的財政!

五十年......

唐奕要是想都看全了,理順了,得累死他.

......

懶得理會賈昌朝,無語地隨手打開一個箱子,翻出一本一看,正好是去年的財報.

唐奕不禁眉頭一皺,在剛打開的箱子里翻了一陣,發現都是去年的卷宗.

再開一箱,前年的......

唐奕在心中頓時樂了,臉上的無語之色蕩然無存,隨之換了一個嫌棄的表情看著老賈.

"你啊,也就這個水平了!"

賈昌朝一頓,"你,你什麼意思!?"

唐奕聞聲,恨鐵不成鋼地點著那一口一口的大箱子.

"要是換了我,五十年的財報卷宗,我非摻在一塊兒,讓你光理順就得費他三五個月,那才叫使壞嘛!"

"這特麼看著是挺多,可一年是一年,還不是想找哪年就找哪年?想看哪地就看哪地?"

說完,還白了老賈一眼,"笨呢!"

"......"

賈昌朝也算是服氣了,這孫子到底是瘋子,是真特麼的損.也是,他怎麼沒想到把這一屋子卷宗都打亂呢?

......

"唉!"這時唐奕悠然一歎."這些年端是苦了賈相公了."

"呃......"

賈昌朝一愣神兒,唐奕跳的有點快,真弄不明白他沒事兒提這個干嘛.

"你想說什麼?"

唐奕一臉誠然,"瞅瞅把您老憋的......"

又指著一屋子的財報卷宗,"都使起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了."

"你!"

都不等賈昌朝"你"完,唐奕立時陰陽怪氣地搶白出聲.

"小人行徑啊!!"

老賈差點沒背過氣去,一口老血都到了嗓子眼兒.

合著我坑你的手段差了點,倒讓你好生奚落?

轉頭一想,老賈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

今天這一出,還真就有幾分意氣用事在里面.被唐奕踩了這麼多年,能給他添添堵也能痛快痛快吧?

可是,唐奕堵沒堵著他不知道,自己倒是好像胸口壓了一塊大石一般上不來氣.

"你嫌多就直說,莫要含血噴人!"

"多?"唐奕冷笑一聲."一點都不多!你要把太祖朝的卷宗找出來,老子照樣接著!"

"來人!!"昂然高喝."給我抬走!"

"且慢!!"

賈昌朝登時抓住了什麼.

"你不能搬走!"

唐奕眉頭一皺,"為什麼?"

"為什麼?"賈昌朝冷哼道."朝廷財稅卷宗讓你一個白身查閱,已經是陛下開恩.你還想帶走!?"

"此乃國之重冊,豈容兒戲?"

唐奕無語道:"你不讓我帶走,我怎麼看?"

"就在這兒看!"

說完,老賈又加了一句,"陛下讓你查閱,卻沒說讓你帶回家查閱."

"嘿!!"

唐奕歪著腦袋看著賈昌朝,火氣一下就竄了上來.

"過了啊!"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