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瘋到自己人頭上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范仲淹的埋怨,唐奕也是一陣無語. 更新最快

他當然不想新措一出,第一個嚇到的就是趙禎.可是,沒辦法啊!

錢,必須先動.而錢解,只有動用華聯倉儲,問題也正好就出在這個華聯倉儲上.

好死不死,改革剛有個影兒,唐奕動的就是觀瀾.

購物卷一出,趙禎勐的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觀瀾商合隱藏著比聚財,聚勢更可怕的能量.

不難預見,大宋的錢幣發行,將來必要依仗觀瀾商合.也就是說,大宋朝印錢的權柄已經握在了觀瀾手里.

趙禎雖說在觀瀾占股最多,可是,別忘了,觀瀾的實際掌舵人是唐奕!

這叫趙禎怎能不怕!?

......

唐奕現在是真的腦袋疼,老師說的沒錯,觀瀾動的太早.

整件事情,因華聯而變得極為複雜.

趙禎在全盤裝煳塗,實則心中早有算計.讓唐奕入朝,就是弱化其在觀瀾之中的作用.

不說文彥博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就連號稱千古名臣,浩然正氣的范師父,此時也在順著文彥博演戲.

以往從不用唐奕費心琢磨的幾位長者,此時一旦牽扯政治,也都......

"我去找陛下!"

唐類勐的咬牙,"逼急了,什麼官不官,觀瀾不觀瀾的,老子全不管了!"

"才不浪費這個心思在算計上!"

范仲淹也是一陣無語,官場本就如此,你這瘋子就算再有能奈,又如何能改變人心呢?

......

唐奕管不了那麼多了,這就是個黃泥掉進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

縱使他沒存半點私心,更沒有別的用心.但是,以現在的情形來看,根本就解釋不通.

除非,趙禎還當他是個瘋孩子,還能像從前一樣,朝他扔鞋.

......

唐奕勐然意識到,燕云歸宋,新政,大宋開始了全新的旅程,可是他和那位仁愛慈祥的"大叔"之間,也因此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

盡管如此,唐奕還是去了趙禎那里.

整整三個時辰.....

君臣之間,或者說,這對如父如子的老幼之間,整整在休政殿里呆了三個時辰.

等唐奕從休政殿里出來,已經是月上中天.

"陛下......"李秉臣在旁邊輕喚."時辰不早,歇息吧......"

趙禎抬頭,這才發現殿上已經掌了燈.殿外更是一片漆黑.

"歇息吧......"李大官又勸了一句.

趙禎緩緩搖頭,"傳文寬夫覲見......"

文彥博已經睡下了,趙禎急召,只得爬起來,胡亂穿了衣袍,就跑來見駕.

休政殿上顯得有些昏暗,趙禎就隱在燈影之後,看不清眉眼.

只是,細心的文彥博發現,官家那雙露在明亮處的雙手,隱隱發顫.

"陛下召臣來......"

趙禎低沉的聲音在黑暗中傳來,"明日召令三司屬臣,把朝廷年財報准備出來,交于唐子浩......"

文彥博下意識一顫,"他......他答應入朝了!?"

"入朝?"趙禎漸漸露出一絲苦笑."以後卻是不用再提了......"

說完,雙掌用力直起身形,緩步朝後殿蹣跚而去.

落在文彥博眼中,趙禎的身形有些佝僂,卻是好似一下子蒼老了許多歲......

"不用再提了......"

黑暗中,趙禎的喃喃複述回蕩在朦朧的休政殿中,顯得孤獨,無助......

文彥博心中不自覺地浮現出四個字:

孤,家,寡,人!

......

千古帝王家,何來膝下福?

百世春秋,君王列侯,向來有君無父,有臣無子.又哪來的至性親情,至情父子!?

......

出得休政殿,文彥博淒然抬望,正見山邊一株老柳臨風搖曳,遮住一彎皓月若隱若現.

而樹下,一白衣男子沐月而立,好似雕像一般,望著休政殿的方向,一動不動.

......

樹下.

文相公這才反映過來,特麼這麼晚了,誰沒事兒往樹底下站.

仔細一看,"唐大郎!?"

隨著文彥博一聲詫異的驚唿,樹下的唐奕也終于動了,緩緩向文彥博走了過來.

文彥博看他只向這邊走也不出聲,不由又問了一句:"大郎,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兒?"

回答文相公的,是一個不斷放大的......

巴掌!!

"讓你跟老子演!"

一巴掌下去,文彥博官帽都抽歪了.

一臉懵逼地看著唐奕,"你!你!你!!你瘋了?"

......

"讓你跟老子玩心眼兒!"

唐奕哪肯聽他的,又一巴掌掄下去,把文扒皮扇了一個趔趄,心里那點憋屈全特麼發泄到了他身上.

"讓你給老子沒事找事!"

......

"讓你......"

......

休政殿前的守衛禁軍一個個看的直咧嘴,特麼大宋宰相,五十來歲的文相公,讓唐奕瘋子追的抱頭鼠竄.兵頭不敢去攔,只得飛跑去給趙禎報信,可是得到的答複卻是:

"陛下已經睡下了,不便打擾."

......

第二天.

整個觀瀾已經傳開了,昨夜唐瘋子又發了一回瘋,卻是把參知政事文寬夫給打了.

起初大伙兒還不信,只當是守殿兵丁吃了熊心豹子膽,瞎傳的胡話.

文寬夫是什麼人?觀瀾系的急先鋒,唐子浩最鐵杆的盟臣,怎麼可能被他給打了?

可是一上朝......

文扒皮頂著個捂眼兒青就來了,大伙兒這才知道不是謠傳,是真的.

頓時,舉朝嘩然,無不乍舌.

唐子浩複燕有功,一時名聲無二,卻是忘了,他是個瘋子!

這小子一言不合,是什麼都干的出來.

這貨牲性到連自己人都下得去手?

卻是都暗下絕心,得離他遠點兒.

......

而此時,在范仲淹宅中,孫複正恨鐵不成鋼地瞪著唐奕.

"你呀,你呀!!"

"就算寬夫是你師侄,打了也就打了."

"但是......但是......"孫師父蛋疼地咧著嘴.

"但是,怎麼說他也是當朝宰相,你怎麼能在休政殿前就動手打人?"

唐奕假裝慚愧,一時沒忍住..."

"沒忍住?"范仲淹橫了唐奕一眼,恨不得上去給這小子一巴掌.

不過,也著實佩服這個弟子,能想出這麼個絕戶招.

心思細一點兒就不難看出,唐奕沒下死手,他是一個二十多歲正當年的大小伙子,文彥博呢?五十多歲干巴老頭兒!

唐奕要是真打,他還能轉天兒就上朝?

......

無語地看著唐奕.

"這個瘋發的也不算壞事,但是不是做得太絕了?"

"寬夫卻是要恨上你了!"

唐奕先是一怔,隨即坦然地嘿嘿賤笑,"端是什麼事兒都瞞不過您老的法眼!"

"放心,他謝我還來不急呢,又怎會恨我?"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