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人生如戲
g,更新快,無彈窗,!

燕云用兵,雖然是唐奕傾盡觀瀾財富成的事,朝廷沒花一分錢. 更新最快

但是,這畢竟是大宋數十年來,第一次動用這麼龐大的軍隊,又是涉及到擴土千里的舉國盛舉.朝廷就算再不花錢,也不可能一點都不動用財政,且一動還不可能是小數目.

而只要一動,就不是現在的大宋所能承受得起的.

這些年來,唐奕確實為大宋增稅不少.可是,去歲開封等地大水,不說周邊的府縣,單開封城就大半受災.清淤重建,安置百姓,又是一筆不小的開銷,朝廷已是捉襟見肘.

緊接著,今年開年就對燕云用兵,要是沒有唐奕那三千多萬貫的軍資,燕云就算送到趙禎手里,趙禎都接不住.

古北關一戰定干坤,燕云是回來了.可是,為了安撫歸順之民,趙禎免了燕云一地三年的稅賦,又急調糧種,物資幫助戰地百姓恢複生產.

況且,一十五州有近兩百府縣官員,舊官要安撫,又要派遣新吏,里里外外,又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剛收上來的春稅還沒在手中捂熱,就已被文扒皮花了出去.卻還是不夠,無奈之下,只得動用官員俸祿來堵窟窿.

不然,為什麼唐奕凱旋初歸,趙禎在封賞旨意里即指明讓他"即日上任",就是指望著他這個財神爺想辦法幫朝廷度過難關.

大宋是真的頂不住了!

......

唐奕也真是服氣了.

現在他可算是切身體會了,為什麼後世都說宋朝的戰爭都是小打小鬧.是真打不起啊!

仁宗朝算是北宋財政狀況最好的時期了,可即使是加上了唐奕這個變數,燕云一戰才出動二十萬大軍,軍費還不是朝廷自己出,卻是已經承受不住了.

你就說,這"破船"得破到什麼地步了吧?

......

"看來......"范仲淹為難地看著唐奕."看來,朝廷財稅之事真得大郎去了方有出路啊!"

唐奕無語一歎,"老師,這就不是誰去就能解決的問題."

"這就是個無底洞,若不從根兒上解決,換了誰也填不平啊!"

"所以嘛!"文彥博立時接過話頭兒."所以才叫大郎出馬啊!"

唐奕沉默不語,好像是真的有些動搖了.

文彥博滿懷希望地看著唐奕,顯得極是緊張.唐奕要是受了三司使之職,那他這個宰相起碼能輕松一半.

"讓我再想想."唐奕最後還是沒有拿定主意.

抬眼看向文彥博,"給我一點兒時間."

文彥博看著唐奕良久不語,最後......

"好!"

"那我去回稟官家,多給大郎一點時間!"

......

目送文彥博離去的背影,唐奕臉上的神情漸漸斂去,面容越來越冷,就連范仲淹一直掛著的為難之色也是蕩然無存,問出一句與剛剛力勸唐奕入朝截然相反的話:

"你真的要考慮?"

唐奕也不感意外,而是聞之一笑,"老師果然在演戲......"

演戲?

范仲淹無奈地苦笑搖頭,"文寬夫演得這般投入,卻是應該配合一下的."

唐奕長吐一口濁氣,"單是這份算計,我就說什麼也不能入這個朝堂!!"

卻不想,范仲淹聞言冷哼一聲,責備道:"還不是怪你自己!!?"

......

今天看似是文彥博要強拉唐奕做官,是一出苦勸無果,只得拉出范仲淹的真情大戲.

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事實恰恰相反......

文彥博打心里並不希望唐奕入朝.

從他去唐家小樓,到中途轉至范仲淹處,說白了,就是一出做做樣子的鬧劇.

無論第一男主唐奕,又或是范仲淹,甚至是沒出聲的趙禎,只是陪著文扒皮演了一出罷了.

而唐奕,此時恰恰扮演了一個他最不想成為,也最不擅長的角色

政客!

那誰才是希望唐奕入朝的那個人呢?

當然是趙禎!

趙禎才是那個一心想讓唐奕入朝為官的人.

那三個坑的問題,說白了,根本就不是問題.

只要把賈昌朝升任內相,則所有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觀瀾系對朝政的掌控亦不會有半分動搖.

做為大宋的官家,做為一個"和稀泥"的高手,這麼簡單的辦法趙禎會想不到?

既然想得到,那為什麼不說出來?為什麼還要裝煳塗,讓文彥博來鬧這麼一出?

當然是為了,逼唐奕入朝!

......

而文彥博是何許人也?那是上下幾千年也能排得上號的一代名臣,是四朝宰執的大政治家.

他會連這都想不到?

更不是!

只不過,在皇帝身邊呆了十年,這位宰相太了解趙禎的心思了.

文彥博如此做,不過是順著趙禎的意思來罷了.

說白了,文彥博雖然是自己人,但他說到底還是一個政客,而且是一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狡猾政客!

他以前與唐奕說話,從來都是直來直去,甚至是無所顧忌.

為什麼?

因為唐奕是白身,又是直姓子,直來直去,好壞不說,反而更容易溝通.

可今天為什麼這麼反常?又是求,又是怒,還把問題扯到了范仲淹這里?

本來這事根本就不用這麼繞,只要文彥博把話撩在那兒,"這是陛下的意思",輕輕松松就能把皮球踢給唐奕.

文彥博今天這麼做,說明他還是不想讓唐奕入朝.

原因也是顯而易見.

唐奕不入朝,同時富弼還遠在燕云.這樣,不管唐奕在背後有多少話語權,在朝堂之中,他文彥博卻是革新首臣,功在千秋.

可是,唐奕一旦入了朝,就等于走到了台面上,還有他文彥博什麼事兒?

所以,他順著趙禎的意思來了,可是卻把范仲淹拉下了水.有唐子浩的師父出面,勸沒勸動,那都不是他文彥博的責任了.

不過,話說回來,問題的症結還在趙禎身上.他為什麼要裝煳塗?為什麼要讓唐奕當官呢?

按說,唐奕在殿上拒官那番話至情至情,也有情有理,更符合趙禎的利益.畢竟哪個皇帝也不希望手下出來一個掌控不了的權臣,即使這個人很忠也不行.

既然這樣,那趙禎還為什麼呢?

因為改革......

因為唐奕改革的第一步,就嚇到了趙禎!

此時,范仲淹有些責備地看著唐奕,"還不是怪你自己!?"

"潛移默化,溫和過渡!?"

"我看你也沒潛到哪里去,也沒溫和到哪里去!"

"初行新措,沒先把別人怎麼樣,卻是把官家先嚇到了."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