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一個浪就拍散的破船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年,汝南王一系想搞倒唐奕,又借題發揮直指儲位之爭. 更新最快結果偷雞不成,反倒被唐奕用司馬光和范鎮兩個看似無關緊要的人來了個以毒攻毒,徹底毒了個底兒掉.

不但汝南王自縊守節,連帶著一眾臣僚也被趙禎借機清理出京,只留了一個賈昌朝在那兒當擺設.

這麼多年,也不知是官家處理的好,還是那一系的臣僚有意伏蟄,一直還算是安靜.現今是沒辦法,不得不放回來幾個平衡朝局.

可是......

"一個都嫌多,還兩個?"文彥博看傻子一樣看著唐奕.

"忘了當年他們是怎麼構陷你的了?一旦使其勢大,必又是一場爭斗!"

唐奕是真有點兒服了文扒皮,"關心則亂,你怎麼就不能換個角度想問題呢?"

嘴賤地忍不住又加了一句:"挺聰明個人,怎麼一到關鍵時刻就傻掉了呢?"

"你!!"

文彥博這個氣啊,特麼五十多歲的人了,讓個小年輕這麼數落,文扒皮不憋屈才怪.

"你什麼你?"唐奕睛眼一立,一句話把他頂了回去."師叔說你幾句,怎地?還不服?"

"服......!"

文彥博從牙縫里擠出一個"服"字,心里卻道,小混蛋,你等著!

"服就對了."唐奕四平八穩地往那一坐.

這段時間,唐奕讓趙禎煩的腦袋都大了,可是有些話還不能跟皇帝直說,今天文扒皮算是撞到槍口上來了,正好讓唐奕把心里的話說了,也正好讓他發泄發泄.

見好就收,掰著手指頭給文相公算起賬來.

"現在缺的是三司財相,政事堂的三把手,還有一個昭文館大學士,對吧?"

"對."文彥博眼皮都不抬一下,不耐煩地應著.

只聞唐奕繼續道:"按照陛下原來的設想,內相是交給王圭.此人雖是守舊之臣,但君子德行尚在,不會太難對付,更做不出什麼太出格兒的事情.官家也可放心一些,對吧?"

"對......"

"三司使和給事中給咱們的人,這樣一來,政事堂二三把手,還有三司財權,加上原本的西府樞密院就都是自己人.真正掌管朝政的東西兩府,除了一個架空的賈昌朝,沒有什麼阻力,方便施政.對吧?"

文彥博點頭,"對!"

還特麼用你說?這是明擺著的事情.

唐奕不搭理他那陰陽怪氣的作派,繼續自說自話.

"可若是三個坑讓出兩個與守舊之臣,那麼內相不但是他們的人,三司和給事中歸班兩職必然也要讓他們一席."

"陛下和你是不想讓財權有異的情況下,讓給事中歸班旁落,進而激活賈子明.對吧?"

"對!"

文彥博瞪了唐奕一眼,"就是這麼個理,知道你還出什麼餿主意!?"

東府一二三把手加一個財相就剩下他自己,還能壓得住賈子明?若是給事中加三司使中的一個再進了外人,與賈昌朝連成一氣,那被架空的就不是老賈了,而是他文扒皮了.

老賈畢竟是首相,要是東府之中有了助力,哪還能像現在這般老實?

唐奕無語道:"那就把三個坑都給他們就是了嗎!"

"你有病!?"

文彥博直接飆起了髒話.

這小子怎麼就這麼不靠譜呢?剛才還說給兩個坑,現在又三個都給.特麼你懂不懂啊?你就瞎指揮!?

可是,唐奕下面的話卻是把文彥博到嗓子眼兒的話生生噎了回去.

只見唐奕慢調斯理地說道:"讓賈昌朝升任內相嘛!"

"嘎!!"

文彥博傻眼了.

他是何等聰明之人?一下就聽明白了唐奕的意思.

愣了半天,勐然一聲大喝:

"高!!"

嚇得唐奕一激靈.

"真特麼高!"

"賈子明升內相?"

文彥博心說,我怎麼就沒想到?賈子明升內相,只這一步棋,就把之前的問題全解決了.

簡直畫龍點睛!

簡直神來之筆!

簡直高明的不像話!

......

唐奕說三個坑都給他們,也就是內相,三司,給事中三個位置都讓給守舊之臣.

唯一不同的就是,內相之職是升任賈子明,好空出一個平章事之職.

......

關鍵就是空出來的這個平章事.

如此一來,首相,副相都是觀瀾系,就算把三司和給事中歸班的職位讓出來,東府也不至于被舊臣占領.一二把手仍舊大權在握,還是有十足的話語權.

後進來的給事中歸班和三司使只要不太強勢,還是無甚做為.

而升了內相的賈子明,他可比王圭難對付的多,把他放上來,豈不是更遭?

錯!恰恰相反.他要是上了內相,比他在平章事任上還要不如.

這是明升暗降,真就成了有他沒他都一樣的角色了.

內相,也就是昭文館大學士,權力很大,權力也很小.

權力大是因為,這是真正的天子近臣.內相有時候一句話,頂得上滿朝文武一千句,一萬句,那是皇帝最信任的人.

說權力很小,因為從職權上來說,內相除了陪皇帝聊天,修史,修書,不管正事兒.

......

從上面看,內相這個職位有個大前提,那就是:得皇帝信任和寵愛你才牛叉,像富弼那樣兒的,那才是權臣之姿.

但是,賈子明......

顯然不具備這一點,他已經傷透了趙禎的心,他說的話,趙禎會聽嗎?

當然不會,可能連王圭都不如.

至少王圭不理虧,行的正,言則順.關鍵時刻,還能闖宮直諫和皇帝對噴.

可賈昌朝呢?他連這個底氣都沒有,除了在館閣里修書,他老賈就再沒了別的正事兒.

......

文彥博心說,還是小師叔夠壞啊,老賈要是知道了,估計死的心都有了.

忍不住問道:

"那子浩以為,讓誰回朝比較合適?"

唐奕無語道:"我的文相公!"

"啊?"

"奕是只一屆白身."

"呃......"

文彥博一怔,隨之又尷尬起來,卻是得意過頭,有點忘形了.

唐奕出這麼個主意已經是很"過分"了,要是他再指手畫腳的,把什麼事兒都安排了,那就是真過分了.

文彥博忍不過多看了唐奕一眼,這句"奕只是白身",卻是太不"唐瘋子"了.

不論是之前的辭官不受,還是現在的留有余地,唐子浩開始想的多了,開始小心了,開始不那麼肆無忌憚了.

想到這里,文彥博不由暗自冷笑,卻是找到了"報仇"的機會.

"子浩的主意甚妙啊......"

唐奕不無得意,"還行吧."

"然,老夫卻不能全用."

"很好啊,我也就是一時性起想的一個法子,很多地方肯定還沒考慮到,陛下與相公再斟酌一番也是應該."

文彥博聞聲搖頭,"把賈子明推上內相之職,這是一步好棋."

空出來的位置,當然是他文寬夫往上再進一步了.

"但是,三司使這個職位......"

"卻不能給外人."

說到這里,文彥博一瞬不瞬地盯著唐奕.

"老夫還是要拉你去當這個財相!"

"噗!"

這老貨有毛病吧?怎麼還不死心?!

"想都別想,我不去!"兩人又繞回到了開始的那句話.

文彥博則是冷然一哼,"哼,你不去也得去!"

"革新是你挑起來的,事到臨頭你卻想躲,門兒都沒有!"

唐奕氣的指著自己的鼻子怪叫:

"你看看,你好好看看!"

"你看老子是塊當官的料嗎?"

文彥博哪肯聽他的,"是不是現在你也得給我頂上去!"

"不去!"

"不去?再不答應,老夫直接去找范公說理."

論起耍無賴,文扒皮可是一點不比唐瘋子有節操.

"你愛找誰找誰去!"唐奕勐一甩手,還就和他鉚上了."老師更不會逼著我往火坑里跳!"

"你當我做不出來!?"說著,文彥博真就往外走."我就不信了,范公的話你也不聽!"

"好走,不送!"

唐奕瞪著牛眼目送文彥博出了小樓,心里還真就一點兒都不怕,老師是個明白人,哪能不知他拒官不授的用意?

可惜.

文彥博走了沒多大一會兒,賤純禮就風風火火地沖了進來.

"瘋子!瘋子!"

唐奕抬眼看了他一眼,"你來干嘛?"

賤純禮往唐奕身邊兒一癱,"閑得無聊來看看你."

唐奕無語搖頭,新科進士都有半年到一年的假期,十數年寒窗苦讀,好不容易魚躍龍門,再怎麼著也得讓人家衣錦還鄉,光宗耀祖之後,再為朝廷效力不是?

而觀瀾仕子因為國與他入燕的原因都放棄了回鄉,回朝之後,剩的假期也不夠回鄉了,索性在書院之中修整,等著銷假上任,正式為官.

"好好享受吧!"唐奕老神哉哉地念叨.

"等真穿上那身官皮,可就沒這麼清閑嘍!"

"嘿!!"賤純禮斜眼瞅著唐奕."我怎麼聽出點幸災樂禍的味道?"

唐奕撇著嘴,"有嗎?"

"有!"

"那就算是吧."

賤純禮聞聲立時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比唐奕更瑟地開口道:"所以說嘛,小爺的同情心果然不能浪費在你頭上."

"你什麼意思?"

賤純禮露出他那標志性的賤笑:"我是閑的沒事兒來看看你,但是吧......"

"但是,也是順道替我爹傳個話."

"呃......"唐奕渾身一麻,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從心里冒出來.

"傳什麼話?"

"嘿嘿嘿,讓你過去聊聊入主三司的事兒唄."

"真的假的?"

唐奕心說,老師不能吧?

賤純禮把嘴岔子都咧到了耳朵根兒,"真的."

心懷忐忑地沖到范仲淹的住所,唐奕那叫一個憋屈,還沒進門就嚷開了:"師父!你不會真把我賣了吧?"

果不其然,廳中范仲淹與文彥博都在.

聽唐奕殺豬一般的哀嚎,范仲淹苦聲一歎:"大郎,且先幫幫寬夫吧!"

"哦去!"

唐奕瞪著文彥博,一副要殺人的表情,"你特麼到底跟范師父說什麼了?"

范仲淹是知道唐奕的心思的,也知道他有必要拒這個官.可是,怎麼文扒皮才過來這麼一會兒,范師父就倒戈了呢?

文彥博可是一點兒和他斗嘴的心思都沒有,"我只與范公說了事實,范公深明大義,當然會助我勸你."

"什麼事實?你能有什麼事實!?"

瞪著牛眼:"我可告訴你,我師父歲數大了,耳根子軟,你少在這兒危言聳聽!"

"大郎!"卻是范仲淹說話了.

"你且聽他說說吧."

唐奕差點兒沒哭出來,"老師啊,你可不能和他一塊兒坑我啊!!"

"且聽聽......"范仲淹也是一臉為難."聽聽."

唐奕無法,只能再看向文彥博,"那我就聽聽你有何話說!"

"哼!"文彥博冷哼一聲."朝廷都快揭不開鍋了,你這個財神爺還在玩什麼獨善其身?"

"只這一句,夠是不夠!?"

唐奕一臉的嫌棄,"你能不嚇唬人嗎?要是你文扒皮都解決不了的問題,那肯定就不是光錢的問題,讓我去也沒用!"

文彥博一點不為唐奕的話所動,冷冷道:"老夫只說一點,大郎自己去琢磨吧."

唐奕下意識反問:"什麼!?"

"朝廷已經四個月沒有給五品以上的官員發過奉了!"

"日!"

唐奕聞言沒忍住罵出了聲.

"這麼嚴重!?"

文彥博再次冷笑:"嚴重?"

"最多兩個月,東西兩廂的幾十萬禁軍就要斷糧了,到時候才叫嚴重!"

當兵的拖欠個餉錢還說得過去,要是連飯都吃不飽,那就不是出亂子那麼簡單了.

唐奕瞅著文彥博,氣不打一處來地嚷道:"這家讓你當的,可真是......"

"能把日子過成這樣兒,你也好意思說?"

文扒皮卻一點也不嫌害臊,寸步不讓,"還不是讓你給折騰的!?"

"呃......"

被唐奕折騰的?文彥博還真沒打誑語.

......

唐奕來到這個時代,改變了這個時代.但是,朝廷的日子卻沒有因此而好過,反而比之原來的史軌跡更加的不如..

這是事實,而非文彥博誇大其詞.

按說,唐奕就長了一個錢串子腦袋,這為朝廷帶來的收入也不算少.

西北鹽改,稅收不降反升;鄧州果酒,華聯倉儲亦是增稅頗豐.

但是,別看唐奕賺錢的本事一流,可他花錢的能奈,卻比掙錢還高.

大宋這艘破船,平時風平浪靜還算過得去,可只燕云這一個浪頭打過來,就差點翻船沉底兒了.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