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還是那三個坑的破事兒
g,更新快,無彈窗,!

平常年景,加上朝廷確實財源緊張,唯文富搭配可堪一用. 更新最快再加上趙禎刻意為之,只留一個賈子明在朝堂上當擺設,倒也說得過去.

但是,無論越禎多麼偏袒觀瀾系的臣子,朝堂法則還是朝堂法則,帝王手段也還是帝王手段,恒古難變.

那什麼是朝堂法則?什麼是帝王手段呢?

無他,唯平衡爾.

獨大就意味著失衡,就意味著一定會出問題.

這些年,大宋朝雖風雨不斷,但政治上還是很溫和的,所以偏一點也沒什麼問題.甚至是看似觀瀾獨大,但趙禎對沖突的處理上卻是很有分寸,甚至是刻意從輕處理.

所以,時至今日,並沒有什麼問題,更沒人來鬧.

但是,改革一但啟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之前那一套卻是再難行得通.

皇帝反倒要給保守派加碼,一來防止革新派失控,二來恰恰可以適當地減少保守派的不滿.

正如慶之時一樣,趙禎重用范杜等人的同時,像章得象,夏竦,賈昌朝這樣的堅定反對派,也沒有被徹底冷落.

......

同時讓富弼,宋庠,吳育出知燕云,也是出于這一層的考慮.

在趙禎原本的計劃中,唐奕出三司使,歐陽修任給事中歸班.這樣一來,雖然走了三個觀瀾系的重臣,有唐奕和歐陽永叔補上,仍占了三席之中的兩席.

昭文館大學士之職則是讓王圭這個老頑固來接手,這樣的話,守舊之臣多了一人,觀瀾系在朝中也是依舊聲高,兩全其美.

......

可是,唐奕拒不受官,一下子就把趙禎的算盤全打亂了.

少了唐奕,歐陽修這個文壇盟主就顯得太輕了.說不好聽點兒,還是那個問題,歐陽修的斗爭能力太差了一點兒,趙禎都怕他再來一篇《朋黨論》把大伙兒坑死.

用他,是因為唐奕太強,找個弱一點兒的來平衡一下.說白了,他就是個添頭兒.

現在唐奕不來了,那上誰呢?

放眼大宋,真正的觀瀾系臣子還是少了一點.名氣倒是不小,可就那麼幾個,剩下的都是剛入官場的新丁,能頂唐奕這個坑的也就一個范鎮了,別人還真就不行.

只是,范鎮畢竟不是唐子浩,能力和氣勢上都差了一個檔次.如此一來,歐陽修這個"添頭兒"就不夠用了.

那誰來?

只有一個陳執中!

可是,召他入京的旨意發下去,卻被陳執中拒了回來.

陳昭譽老了,再也不是那個趙禎一聲召喚,即使赴湯蹈火也來的耿直之臣了.病疼讓這位在中樞幾進幾出的老相公失去了當年的銳氣,更失去了進京的能力.

他現在已經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只在任上靜待那一刻的到來,也算是站好最後一班崗了.

......

趙禎無法,只得把給事中的人選先放一放,去解決另一頭兒,內相的問題.

說起來內相之職真不是誰都能干的,要有資,要有名望.待升的官員之中,也就是王圭和陳執中有這個資了.

陳執中就不用說了,已確定無法進京,所以就只剩一個王圭.

而王圭這個早就內定好的昭文館大學士,卻是也出了問題.

他的問題,怪他自己.

......

唐奕當初與趙禎進了大慶後殿,這老貨沒沉住氣,怪話連連.等唐奕出來,更是當殿質問.

可哪成想,唐奕根本就不和他玩兒,瀟瀟灑灑地拒官不受.

王圭這一拳算是打在了棉花里,說不出的難受.不但名聲有損,而且讓包拯這門大炮抓住了把柄.

包希仁當時在殿上就看他不爽,這回哪里肯放過他?這幾個月,連上了幾道奏本,參王圭失德.

雖然趙禎沒把王圭怎麼樣,但是升任內相的事兒卻是想都別想了.

......

于是,不光觀瀾系沒了定數,連保守派也失了主意,趙禎是想破腦袋也沒把握平衡兩邊了.

現在趙禎把文彥博叫到休政殿,又是商議起那三個燙手山芋的歸屬來.

......

"陛下!"

文彥博心說,聖上都沒有主意,我又上哪兒去給你找人選去?

"要不,剛剛回宋的司馬君實,您看如何?"

趙禎無語,"司馬愛卿是不是太年輕了?"

"......"

是有點兒太年輕了,剛三十八歲,還不到四十!

要是唐奕也就算了,別人....還達不到四十歲之前就拜相的地步.

"要不......"文彥博沒辦法了."要不還是去勸勸那小瘋子,讓他入朝不就什麼事兒都解決了?"

趙禎苦笑,"那愛卿去勸吧,朕是勸不動他."

在觀瀾這兩個月,趙禎找過唐奕多少次了,就是勸他入朝.可是那倒黴孩子死活就是不同意,他這個皇帝也是沒辦法.

"我去!!"文彥博一咬牙,還真就答應了下來.

"這個難題說到底也是因為他,他不頂上來,誰頂上來!?"

于是,文彥博還真就去了唐家小樓.

......

"想都別想!"唐奕一句話就把文扒皮頂了回去.

"你還真成扒皮的了不成?"

特麼什麼事兒都找我,要是沒我,你們還不開朝了是不是?

文彥博太知道他這個小師叔了,跟他講理沒用.

"我不管,這次你不頂上,也得頂上!"說著往唐奕的廳里一坐."你不答應,老夫還不走了呢!"

......

唐奕一陣頭疼,他不怕軟的,不怕硬的,就怕無賴的.

"笨呢!多簡單個事兒,干嘛非得讓我去朝里受夾板氣?"

趙禎他不敢說,對文扒皮唐奕可是沒准備留一點兒口德.

"這事兒很難辦嗎?"

文彥博一愣,他有辦法?

"怎麼簡單?"

唐奕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我問你,現在有三個坑是吧?"

"對!"

"內相無人選,咱們的人又湊不上兩個對吧?"

"對!"

"那特麼直接給那幫老頑固兩個坑不就得了!"

"倆......"

文彥博立時哭笑不得,讓保守派進來一個他都嫌多,還兩個!?

......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