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我沒來過
g,更新快,無彈窗,!

這特麼哪是添四個字!?

這是顛覆!

是......

鳩,占,鵲,巢!

說心里話,被唐奕折磨了這麼多年,熏陶了這麼多年,程頤更是親自在唐奕身邊見識了這麼多年,對于儒學,二程真的沒有什麼節操可言,更沒有什麼不能改的. 更新最快

可是......

特麼唐瘋子的這個"加一句話"難度有點兒大啊,甚至可以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所謂開學立說,其實就是把自己的私貨加入前人的學問里.

再說,為什麼要改前人的學問呢?因為就算你弄出自己的一套東西不用前人之學,然後四處宣揚,但那也得有人信你吧?這個是儒學的時代,脫離儒學你就是放"主義"的大招也沒人信你.

所以說,改前學是為了借前學的勢,你不能太特麼扯淡啊?

唐奕這四個字加進去,那就不是借勢了,那是逆天改命.准確地說,他就加不進去!

......

儒學.

大道理可能很多人都不愛聽了,那咱們就說的俗一點兒吧.

就是孔聖人嫌大伙兒太沒規矩,吹出來的一套"禮法".

意思就是:"你們也別求索存疑了,也別諸子百家了,聽我的,

學禮!尊禮!信禮!"

"其它的都靠邊站,一概別信!"

......

再說的通俗一點,儒學是一個內向形的管理哲學,是教人修身,治國的.

可是,唐奕要加進去的東西卻是外向型,開放式的思維方式,是完全與儒家背道而馳的.

什麼是求索?什麼是萬物存疑?就是讓人不守規矩地去探索唄?

可是孔聖人明確地說過:

"君子,不器!"

意思很明顯了,讀書人讀書治國就完了,這才是天下大學,別琢磨著鑽營探索......

二程就最再昧著良心的編瞎話,可聖人的話就撩在這兒了,你還讓程頤和程顥怎麼編得下去!?

"你還是讓我們回去當官兒吧......"

程頤死的心都有了,這特麼就是拿我們哥倆兒開涮啊?

"這可怎麼改?"

唐奕扁嘴道:"怎麼改那是你們的事了,要是這點兒本事都沒有,還想立地成聖?"

"......"

一句話就戳中了二程的軟肋,也對,就是嗎,這點本事都沒有,還開什麼學,立什麼說?

"那我們......"程顥一咬牙."我們回去琢磨琢磨."

"行!"

唐奕一口答應.

起身拍著程顥和程頤的肩膀,"自己人,我也與你們交個實底吧."

"你說."

程頤悶頭應著,心里卻還在想著怎麼把唐瘋子這勺熱油融到儒道這鍋水里去.

"十年!"唐奕吐出一個數字."甚至是二十年,三十年!"

此時,唐奕的臉上沒有一絲玩笑之意,使得二程也不由正色起來.

只聞唐奕繼續道:"我不急,大宋也不急."

"不管是十年.二十年,還是終你二人一生,只要把這四個字揉進去,你們就是不世之功,超越先聖的存在!"

程頤被唐奕的話語所感染,誠然道:"這四個字對你很重要嗎?"

唐奕搖頭:"對我不重要."

"但是,對漢家天下......很,重,要!"

"!!!"

二人呆愣愣地看著唐奕,他說的不是一大宋,不是儒學大道,而是漢家天下!

這時,唐奕依然用那種沉重的語氣對程頤道:"你跟了我那麼多年,應當知道這句話里面的分量."

"......"

程頤腦中不自覺地浮現出閻王營的那十幾位老兵,還有在後山窯場,唐子浩關于"水泥"的那一番話.

想到他提起的那個雕版匠人畢升,想到那個該不該尊重的問題!

......

想著想著,程頤下意識的重重點頭:

"交給我!"

唐奕再笑,由衷地開懷大笑.

"拜托了......"

送走二程,一轉身,就見曹佾從里間閃了出來.

"你是真能忽悠!這兩兄弟與你有多大的仇啊?"

特麼半逼半騙讓人家放棄前程,來干這麼個不靠譜的事情,曹佾都替這兩個小兄弟叫屈.

唐奕一翻白眼兒,"我可沒忽悠他們."

"還沒忽悠?"曹佾瞪著眼睛."往儒學里摻這麼不靠譜的私貨......"

"怎麼摻?就算摻進去,有人信嗎?"

唐奕冷笑:"不靠譜嗎?"

"你......"曹佾傻眼了.

"你真的要動儒學!?"

他還真不信唐奕剛剛和二程說的都是真的,但是看唐奕的表情,好像不特麼像是假的啊!

"我真的要動儒學!"唐奕篤定的回答讓曹佾不由渾身發冷.

而唐奕下面的一句話,更是讓曹佾有點......

有點兒害怕!

"至于怎麼讓人信之立之......"

"以觀瀾的影響力,還怕沒人來學,沒人來信嗎!?"

曹佾聞言,心中有如翻江倒海一般澎湃.

"你......你這麼干,陛下會答應嗎!?"

唐奕神情一暗,說實話,他不知道.

不知道,在這一時空的史會走向何處;

不知道,讓他一番胡作非為,對大漢民族是福是禍;

不知道,皇權這個資本的敵人最後會是什麼下場;

更不知道,趙禎能不能理解他這麼做的深意.

但是......

未來是什麼樣子?唐瘋子是功是過?趙家是謝他,還是恨他?

誰他媽說得准啊!?

見招拆招,遇水搭橋,天塌下來,老子再蓋一座天!

還是那句話,愛特麼誰誰誰吧!

眼神之中愈發堅定,抬頭看向曹佾.

"我有我的用意,將來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

曹佾無言.

唐奕看著他,誠肯地繼續說道:"但你應該相信,我不會害陛下,更不會害趙家天下!"

"......"

曹佾又是沉默良久,淒然苦笑,"陛下一心為公,力持革新."

"可是,誰又能知道,唐子浩的治本之策卻是動搖他的根基呢?"

唐奕一時語塞,曹佾在怪他.

"我......"

"什麼也別說!"曹佾搖頭慘笑,抬腳就往門外走.

"當我沒來過......"

動儒學,就是動皇權統治的根本.曹佾不明白,唐奕為什麼要這麼做.縱使他有千般理由,但是,那個大宋官家待他如子,他不應該這麼做!

他今天也不該來,不該聽到這番話!

......

咦?

想到這,曹佾一怔,卻是把心里那點憤憤不平先放到了一邊兒,一個抹身,掉頭又回來了......

"不對啊,我來過啊!"

兩步搶到唐奕身前,"你今天給我個准話!"

"將門和禁軍,你要怎麼改!?"

......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