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第七支簽
g,更新快,無彈窗,!

不怪商戶們追捧,這多方便. 更新最快

千貫巨財就是幾張薄紙,往懷里一揣就行了,不用再像從前一般,吃個花酒還得特意帶上兩個仆役背錢.

而酒業協會的會員酒店因為收券,使得用券的富戶都會特意光顧這些酒店,無形之中,生意也比非會員店好上了一截.

迫于無奈,那些沒有加盟酒業協會的酒店要麼立刻申請加入酒業協會,要麼就算不是協會酒店,也開始收券招攬生意.

沒幾天,整個大宋的酒店行業就被購物券攻陷,加上華聯的下游商家,各行各業相繼開始較少流通華聯購物券.

因為用的好,攜帶方便,甚至是去外地走商,商人們也特意把手上的銅錢換成華聯購物券.

後來百姓們見商戶都用華聯的"紙",而且用的還挺好,慢慢的,也開始試著換一點點購物券來用.

一用之下,還真比沉重的銅錢方便得多,而且華聯鋪家大業穩,無論拿銅換"紙",還是拿"紙"換銅,從不打折扣,更不會拖延,使得百姓更加放心.

百姓徹底認可之後,華聯購物券席卷大宋就已經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這時候,文彥博,曹佾再看唐奕就跟看個怪物一般:

這小子的心眼兒是真特麼多!

購物券!?

只是換了個名字而已,朝廷的寶鈔是死都推不動,可華聯鋪推購物券,就跟過年搞個特價活動一樣簡單......

......

而唐奕則是先把紙鈔的問題放在一邊,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有待他去解決.

那日在小樓之中,唐奕拿出來六支簽,分別是:官,兵,錢,稅,農,商.

這是大宋面臨的六個大問題,也是改革的六個大部分.

但是,實際上,還有第七支簽!

只不過,唐奕沒敢把第七支簽拿出來,他怕文彥博和趙禎看到那支簽直接就跟他翻臉.

因為,第七支簽要動的,是儒學.

......

沒錯,唐奕要向儒家大道開刀,向這個政治根本,禮教之源開刀!

前六支簽可以救宋強宋,這是治表良藥.

但是,正如十年前他三問尹洙的時候想的那樣,漢家的根本是儒學,而儒學解釋不了這世間所有的問題,更不能把大漢民族變成一個開放的,具有侵略性的民族.

漢家之後的近千年里,三次被敲開國門,兩次異主蠻夷,不是沒有思想上的原因的.

還是那句話,漢人被管得太嚴,活得太安逸了.

他想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

官兵錢稅農商,這六簽是治標,而向儒學下手,這才是治本!

......

此時,唐奕卻是把觀瀾的今科進士中的兩人叫到了唐家小樓.

"想好了嗎?"

面對身前的程顥和程頤,唐奕難得收起了平時的嚴厲與苛刻,言語之中更是多了幾分沉重.

"想好了......吧."程顥有點沒底地答道.

......

唐奕聞言又道:"沒想好也沒關系,我不強求,盡可去廟堂一展抱負."

"還是算了."卻是程頤沉吟出聲."官場實非我兄弟所志也,我們還是想專心做學問."

"真想好了?"

"想好了."

唐奕不確定地再問:"那就這麼定了?不改了?"

"不改了!"

"好!"

唐奕勐一拍桌子,心里的一塊大石頭也算落了地.

可是看在二人眼里,怎麼看怎麼覺得讓這個唐師父給誆了,不會又讓他給算計了吧?

正糾結著,就見唐奕一臉的舒坦相兒,繼續說道:

"留下來做學問也不失一個尚佳選擇,觀瀾的資源任你們使用."

"放心,我從不虧待自己人.不當官,但你們一定比當官過得還好!"

程顥暗自苦笑,他們還真不在乎什麼黃白之物.輕問道:"唐師這般苦勸我兄弟棄官做學問,還是先說說讓我們做什麼吧."

"做什麼?"唐奕笑的那叫一個狡詐.

"既然是做學問,讓你們做的事情肯定也與學問有關嘍."

程顥程頤對視一眼,"什麼關系?"

"沒事!"唐奕出聲安慰."一點小事兒,難度不大."

程顥心說,唐瘋子的話還有准兒?

"你先說什麼事兒吧!"

......

唐奕聞言,端起茶碗漫不經心地喝了一口,嘴里風輕云淡地吐出一句話:

"我要你們在儒學大道里.加進去一句話."

"加一句話?"程顥有點不信,甚至有點懵.

不是太難,而是太簡單了......

"就這麼簡單?"

唐奕樂道:"就這麼簡單!"

二人面面相覷,這有什麼難度?

這個時代對于儒學來說正是動蕩變化的大時代,各種學派,學說群雄並起,二人想做學問不也是想在這個大時代中建立起自己的學派,立地成聖嗎?

而加進一句話?這不是行不行的問題,也不是難不難的問題,而是必須的.

不加入自己的主觀見解,還叫什麼開學立說?二人不也致力于把釋道兩家的思想融入儒學嗎?更是受周敦頤,邵雍的影響學《易》而精'儒’.

"你想加什麼話?"

二程問得十分輕松,在他們看來,這都不算事兒.

......

唐奕現在心里那叫一個美啊!

他是多麼的慶幸,慶幸在二程還在接受灌輸的年紀就來到了觀瀾;

慶幸他能在二人思想定性之前給這二人灌輸後世的理念,進而徹底拉到自己的身邊;

慶幸現在的二程已經不是原來史中的二程,對儒學的敬畏之心卻是大不相同了.

"其實,就很簡單的四個字兒......"

"求索存疑!"

"......"

唐奕生怕他們不明白,面露猙獰,惡狠狠地道:

"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在"仁治,禮治,德治"後面給我加個'求索’!"

"我也不管你們怎麼編!"

"反正在'內聖’'外王’(儒家思想的基本盤:'內聖’即個人修養,'外王’即政治主張)後邊,再給我塞一個'萬物存疑’!"

......

你大爺!

程顥立時擺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唐師...."

"我們改主意了."

程頤也是死了孩子一樣的哀怨面容.

"要不...."

"你還是讓我們回去當官兒吧......"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