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不要銀圓直接放大招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驚訝失聲:

"怎麼又是那個胖子?"

而曹佾聞之,卻是一聲訕笑:

"不是那個蠢貨又是誰?也只有他蠢到跑到咱們的頭上來使銅錢. 更新最快"

趙禎此時也是一臉擔憂,還沒開始就已經出了問題,讓這位大宋官家哪里還高興的起來?

"如此一來,銀圓之舉豈不是還未出世,就已經......"

唐奕心不在焉地想著別的事,聽趙禎出聲,不得不收拾心思露出一個輕松的表情.

"陛下放心,他們想拋銅止損,屯銀阻止幣,卻是想多了,咱們還有別的辦法治愈錢荒."

民間大族抵制銀改,反制朝廷換幣,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說銀中加鉻鐵使得仿冒沒了可能,以次幣充良幣的手段失去了意義,單是銅與銀的屯儲利潤就不在一個重量級上.

越是貴重的金屬,價格就越趨于穩定,可操縱的利益空間就小.

拿銅和銀來說,富戶大族把官方發行的銅錢屯積起來,市面上銅越少,價就越高,他們手里的錢也就越值錢.

這是第一層利潤.

而收到手里的銅,不顧律法私熔私鑄成銅器,價值又會翻上一到兩倍.

這是第二層利潤.

更出格的,則是把銅錢融掉,加入鉛鐵制成劣錢,那能賺多少,可就全憑良心了.有的地方,州府流通的銅錢次到一掰就碎,好似土石.

這是第三層利潤.

但是,銀就不行了,這種僅次于黃金的貴金屬,價值十分穩定,極難操控.

鑄造銀器還涉及到百姓消費能力的問題,摻雜賤鐵,也只有唐奕有這個本事.

所以,銀代銅,對朝廷而言只要解決鑄幣成本,就絕對比銅錢有益.民間富戶則是正好相反,阻力也是顯而易見的.

"陛下不用擔心,民間拋售銅錢,本身就是在幫咱們嘛."唐奕開始安慰趙禎.

短期來看這確實是好事,讓流通的錢多起來,這不正是幣改的本意?

"而且,就算銀圓被他們扼住,咱們還有別的辦法."

"什麼辦法!?"

......

唐奕聞聲,把一物往桌子上一拍,"就憑這個!"

趙禎定睛一看,一張紙!?

"寶抄?"桌上正是一張個別州府發行的寶抄.

"對!"唐奕重重點頭."正是寶抄!"

開始的時候想弄銀圓,也只是為了一個前期過度,後期輔助.

因為知道金銀本位貨幣的弊端,更知道信用貨幣對資本的掌控能力,所以從一開始,唐奕的眼光就放到了信用貨幣上面.

既然已經讓人知道了,那干脆也就別折騰了,直接進後期,上紙幣.先從代金屬幣開始,慢慢向終極目標挺進就完了唄.

......

"這......這能行嗎?"

文彥博忍不住把那張"紙"顛在手里,紙能有多沉?輕若無物,正如唐奕的妙想天開一般,輕若無物!

這個是真金白銀,黃燦燦的銅錢為幣的時代.紙幣...

朝廷也不是沒想過,也不是沒干過.像蜀地的交子,正是因為缺銅,朝廷又不想把珍貴的銅錢注入川蜀,所以才想出的以紙代幣的權宜之計.

各別州府銅錢奇缺時,也會以寶鈔的形式讓紙錢加入流通.

可是......

事實證明,千百年來,以金石當錢的老百姓根本就不認這東西,這是骨子里的觀念問題,可不是一道政令,幾番強加就能解決的.

朝廷當一貫錢發下去的紙鈔,得用強制手段讓百姓接受.而且,一到民間立馬貶值,一貫鈔換五百錢算好的,有的地方一貫鈔連十分之一都頂不上.

"不行的!"文彥博攥著那張紙."若是紙鈔可解錢荒,朝廷早就實行了."

唐奕撇嘴一笑,"原來不行,那是因為你們沒遇上唐子浩!"

"臭小子!"趙禎忍不住笑罵."好好說話!"

多大個人了,還沒個正經.

唐奕尷尬地撓了撓後腦勺,確是一時激動有點得意忘形了.

可是.,得意一下不過份啊!

紙鈔這個東西誰要是能送到百姓手里還不被退回來,那這個成就,絕對不比收複燕云小,這可是足以改變世界的東西!

......

而這件看似不太可能在宋朝干成的事兒,卻是讓唐奕差不多干成了.

"我又沒說錯,紙鈔這個事兒以前干不成,但是現在,卻是一點兒都不難嘍."

"哦?"趙禎見唐奕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一時也想不明白他哪來的自信.

唐奕也不賣關子,"陛下與文相公忘了嗎?咱們的根基是觀瀾商合!?"

"......"

"陛下不會覺得那七百多家華聯分鋪,大宋酒業一半以上的酒店酒坊,都是擺設吧?"

唐奕臉上盡是自信的神情,"要是一個紙鈔都推不出去,那咱們可就白花這麼大的力氣了!"

......

紙鈔不被百姓接受,除了心理上的不認同,最最重要的,不還是在流通上不如銅錢嗎?

說白了,要是紙鈔到哪兒都能用,到哪兒都是照面值做價收取,百姓也就不至于這麼抵觸了.

唐奕的觀瀾商合提供的就是這麼一個地方,而且是特麼一個聯絡全宋,真正到哪兒都能用的地方.

"還是不行!"等唐奕解釋完,文彥博眉頭不展出聲道."紙鈔就算行得通,但仿冒實在太容易,一但放出,必是假鈔漫天,攔都攔不住!"

現在寶鈔極賤的一個原因,不也是假鈔太多嗎?

唐奕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文相公把這張寶鈔對光再觀!"

"嗯?"

文彥博不知其何意,但還是照做,舉起寶鈔對著陽光這麼一看......

一看之下,眉頭皺得更深,立馬把紙鈔放下,"咦?"

一聲輕咦,又舉了起來,對著光亮細看.

然後......

放下,舉起,放下......反複數次,弄得趙禎與曹佾等人都有點不耐煩了.

"愛卿這是看什麼呢?"趙禎忍不住出聲.

文彥博瞪著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這......這紙里面有字!"

"有字?"

眾人心說,文扒皮這是癔症了吧?寶鈔上怎麼可能沒字?

"不是."文彥博急道."是紙里!有隱形的字!"

"隱形的字!?"

趙禎疑惑地接過寶鈔.

......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