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又是那個胖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武器行01"看到的話,請加群私密蒼山你要的角色名字或者書評區發貼告訴我. 更新最快

只說要角色,沒有說叫什麼,我怎麼給你加啊!

王拱辰沉默了,唐奕要求的並不過分.不求鼎助,只求客觀,他沒有不答應的理由.

只不過,他沒意識到,默許,也意味著認可了革新.

他的不帶偏見,更是代表著已經向他原來的初衷之外偏離.

......

至于包拯......

自他上次無條件地偏幫唐奕開始,他就已經不是原本的那個包拯了.

......

送走王拱辰,包拯和唐介.

曹佾有點為唐奕叫屈:

"何必呢?"

唐奕看著三人離去的背影搖頭,"卻是有必要的."

"只要台諫不與我們為難,就算有再多非議,也是另一回事."

朝堂上的禦史台諫若是不出聲,別人叫得再歡,也總是感覺缺了點什麼吧?

此時,小樓之內只都是"自己人".

趙禎看著桌上的那幾支竹簽官,後,錢,稅,農,商......

"大郎真的要從錢上下手?"

......

沒等唐奕回答,卻是王德用,范仲淹默契的起身,"陛下,臣等不便多留,且先告退了."

趙禎一怔,隨即明白了什麼,不由苦笑,"兩位愛卿卻是多心了."

范仲淹搖頭,"老臣已經致仕,新政初草有參謀的義務,一但真的開始動起來,卻是不能公私不分的."

王德用也道:"王家在觀瀾有股,也是有咸英一人在此聽命也就夠了,老臣就不為陛下添麻煩了."

"......"

趙禎心中莫名一暖,這兩位肱骨之臣當真是為大宋鞠躬盡瘁了.

其實不難理解,萬事開頭難,范仲淹是慶之臣,在這個最敏感的時期,刻意避嫌多少會減輕一點趙禎和唐奕的壓力,更能讓反對之聲少了一條攻伐新政的理由.

而王德用的情況也差不多,作為複燕功臣之一,又是三朝元老,姿態放低一點,同樣可以減少阻力.

趙禎和唐奕要實行的是溫和的改革政策,所以,當然是動靜越小越好.這也是為什麼富弼,宋庠等人,偏偏在這個關鍵時刻不在朝的原因.

可是,趙禎卻十分清楚,再起革新之舉,若有差池,范仲淹,王德用絕脫不了干系.

觀瀾表面上還是范仲淹的觀瀾,他這個烙上慶標簽的老臣,更與革新劃上了等號,不找他,找誰?

但是,若真的成功了,大宋興盛可圖,那二人今天一走,這個千古功績也就與他們沒關系了.

范王二人這是為了革新,甘願委屈自己了.

......

等范仲淹,王德用一走,小樓里就只剩下趙禎和觀瀾的股東,只文彥博一個算是外人了.

張晉文與馬大偉對視一眼,也想起身.

二人別的本事沒有,眼力見還是有的.范公都走不,他們兩個平頭百姓還跟著摻合什麼?

可是不想,趙禎見二人起身,不等他們開口,就把人攔下來了.

倒是沒有了對朝臣的正式和威嚴,更是是話家常:

"你們就別跟著添亂了,坐下吧!以後還要你們觀瀾上下一心,才能把革新之策推行下去."

二人不敢違抗聖命,只得又坐了回去.

趙禎這句"坐下吧",可不是一般說說的.

一句"坐下吧",也就就是承認了張,馬兩家在這場變革之位置,更是為以後觀瀾商合議事定下了基調.

......

轉回正題.

"大郎要從錢上先下手?"

"嗯!"唐奕點頭.

錢荒必須先解決,才能徹底釋放大宋被制約多年的經濟總量.老百姓手里連流通的錢都沒有,他還怎麼折騰?

"推出銀圓?恐怕沒那麼容易了......"卻是曹佾突然出聲.

唐奕一挑眉頭,看來不是i光自己得了消息啊.

"你知道了什麼?"

曹佾眉頭不展,"根據這一段時間的情形來看,似乎朝廷要以銀代銅的消息傳了出去."

"京西,京東,河北諸路的富戶望族都在大力拋出存銅,京中更是熱錢湧入.我算了一下,最近兩個月,城中牙行接到的兌鋪,購產的生意,有六成都是這些外來熱錢.而且,都以銅錢交易!"

"反倒銀價飛漲,目前已經接近四貫一兩了."

"這種時候還推銀圓,豈不是正中人家的下懷?"

唐奕更是好奇,曹佾怎麼知道得這麼詳細?一看就是有針對性地調查過.

"你是怎麼發覺的?"

唐奕對于這件事泄露出去並沒有太多的驚慌,說白了,就是拖的時間太長了.

銀圓的這個想法已經是五年前的事兒了,這麼長時間,要麼是條件不足,要麼是有別的事情擋在前面不得不先放到一邊,加之朝廷這些年一直在有意存銀,被人察覺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奇怪的是,他們這邊要銀改算是個秘密,可民間的資本儲備由銅轉銀,也是個秘密吧?為什麼冷香奴會告訴他?那個女人可還沒站在他這一邊呢.

而更離譜的是,曹佾也知道了,而且是早一步知道的.

"冷香奴告訴你的?"

"冷香奴?"曹佾一疑."與她有什麼關系,我自己發現的!"

"哦?"

曹佾撇嘴道:"近幾個月,曹家的金店,酒店,糧棧都有人高價收購,用的還都是銅錢,我又怎能不疑?"

唐奕聞言,眉頭鎖得更深.

哪個二百五這腦子進水了,拋銅都拋到曹國舅頭上來了,這是生怕咱們不知道嗎?

想著想著,勐的心頭一顫,轉向番豐,王咸英.

"最近也有人收你們幾家的產業嗎?"

潘豐和王咸英愣愣地搖頭,他們自己家族倒是也有一點私產,卻是沒人去高價要收.

見二人皆是否定,唐奕愣了一下,一時有點無措.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又問向曹佾,"誰要收你的家鋪子?你可知曉?"

"知道啊,這個我怎能不查?"

曹佾一臉的嫌棄,好像唐奕侮辱了他的智商.

"真定,辜家!"

唐奕登時瞪圓了眼睛:"又是那個辜胖子?"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