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觀瀾山長--趙禎
g,更新快,無彈窗,!

停停停停.

那個單章主要是說後面那幾件事兒,'斷章狗’只是調侃...而且...我那也算解釋?你們也太好糊弄了吧?

其實挺喜歡你們這種笑罵的.說明真的看進去了.說明大月月抓住你們的心了.

繼續,這是一種交流,正合我味口的交流.

--------

觀瀾商合.

若說這十年間唐奕除了燕云還做了什麼.可能就只有觀瀾商合了.

這個龐大的商業網絡,為唐奕和趙禎帶來多少財富倒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潛移默化間,它在悄然的改變著大宋百姓的生活方式.

北方的宋民不再為市面上可以買到南邊的特貨而新奇.

東邊沿海的水產,也不再是漁季多如土,賣不個白菜價的賤物.因為觀瀾槽運的船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收購,然後或曬成干貨,或冰鮮冷藏,往全宋.

老百姓冬天的飯桌,也開始有綠色.南方的鮮菜,又或是觀瀾的冬菜已經到了尋常百姓家.

從大遼運來的賤牛.使著牛肉不再是稀罕物.禁止屠牛的律令也越來越行同虛設.

種種微妙的變化,正一點點把大宋的原始自然經濟盤活!把整個大宋聯通起來.

物活,則人通.

雖然華聯鋪的奇貨,價格相對較貴,但是至少城鎮中的富戶,願意花錢享受這種改變.進而帶動一方商貿,欣欣向榮.

唐奕前一世只是一個普通的化學碩士.對于經濟與政治,只只局限于考研時的一點點累積.還有越這個時代的一點點見識.

這些年,對于怎麼盤活大宋這潭死水,唐奕也是與趙禎商量,與老師們討論,與史為鑒.

但是縱使摸著石頭過河,不論趙禎還是范仲淹,亦或是唐奕,都有一個共同認識.

那就是想讓大宋活起來.而且還不能像慶曆新政一般硬力改革.只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先讓錢活起來!

...

從古至今,各朝各代.

財富達到一定高度,就會沉澱在土地之上.

說白一點兒,就是富戶大族,有了錢之後,最終的流向,絕大多數是買地!無止境的買地!

注意!這種買地可不是後世的房地產,而是實實在在的養活人的土地!

農耕社會,土地就是根本,土地就是最高信仰,土地就是財富保值的究級選項!

這就好比一條永不斷流的大河,流入一個沒有出口的死湖!

湖水有進無出,越積越多!

總有一天會決堤潰壩,總有一天會淹沒天下!

這就是各朝各代跳不開,也防不了的一個死結--土地兼並.

怎麼辦?唯有把死湖變成活水.而落到實處,就是讓土地投資不再是最賺錢的買賣.

唐奕的觀瀾商合.就是試圖,把大宋的商業徹底盤活,徹底脫離一城一地的限制.進而帶動資本向商業靠攏.

商業是活水,而非死湖,有來有回.

當土地不是終極選項,死湖也就變成了活水.當投資土地不是最佳選擇,那囤積在富戶大族手里的錢,也就自然而然的流向了別處.

而這個別處...只能是商業.

大宋不抑商,是政策和人口流動上不限制.可不代表不收稅...

大宋對于商人的稅賦,那是一個大仔兒都不比前人少!

商者重稅!要不哪來那麼多錢,養活那麼龐大的官員體系和軍隊?

所以,讓資本流入商途,是向朝廷回流資金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打個比方,在鄧州,買地已經不是富戶的要選擇.因為從事醉仙釀果酒的上下游產業比種地掙的多得多.

鄧州比之十年前,富得多,可是富戶們購地的**卻是不高,土地兼並的程度也是逐年衰退.近兩年甚至略有倒退!

把土地還給農民,富戶們利用商業謀得更多的財富.兩相受益,朝廷因此也稅得頗豐,皆大歡喜.

再比如東南沿海,富戶大族更瞧不上買地.

一部分人,因西北用鹽大增的緣故,把買地的錢用來開鹽田,官府不限量的收購.比買地放租收入更高.

而另一部分人,則是成了專營水產干貨的大商家.以手工作坊的形勢參與到唐奕的商業鏈條中來.

當然.鄧州與東南的改變只是個例.並不代表在全宋都行得通.

但這也給了趙禎和唐奕足夠的信心!

所謂"試點"不就是讓朝廷從中吸取經驗嗎?

觀瀾商合,這個龐然大物的目的就是把大宋盤活!把蛋糕做大!

...

沒錯.

吃了慶曆一次虧的趙禎,和見過'世面’的唐奕,這次的革新,不是'劫富濟貧’而是分蛋糕!

像後世的鄧爺爺一樣,團結大多數!剩下的少數人,就算鬧,也掀不起大浪.

如今這個蛋糕已經做好了,把文彥博等人叫過來通氣,也不過是讓他們幫著握住刀,看看怎麼分這個蛋糕...

...

說完了觀瀾商合都有什麼,唐奕深吸一口氣.看了眼趙禎.

而趙禎也是微微點頭,似是在肯什麼.

唐奕心中一顫!這位觀瀾商合背後真正的大佬,終于要露臉了....

也不遲疑,這些年都是他在前面頂雷,也該換換人了.

可是唐奕也不想想!那邊的唐介,包拯和王拱辰可不知道趙禎和他有什麼貓膩,更不知道他們要再興革新之舉.

趙禎這麼冷不丁的露臉,沒把他們嚇死!

...

此時唐奕環指在坐的觀瀾股東.

"與幾位相公介紹一下吧.."

一指曹佾:"曹家,在觀瀾占股一分."

曹佾不自覺的坐直了身子,盡量風輕云淡的朝文彥博,唐介等人點了點頭.

唐奕再指潘豐"番家,占股一分."

潘豐此時手都不知道放哪兒了.十年磨一劍啊...

今當出鞘時!

讓這些相公們也知道知道,為國為朝非士大夫的專屬!潘家...

可不是只有銅臭氣的庸門俗戶!

"王家..."唐奕不停頓,繼續介紹.

"楊家,鄧州張家,鄧州馬家.皆是占股一分."

楊懷良,張晉文也是點頭示意,表情甚是自傲.就連馬大偉,此時也是心潮澎湃!

十年前他是一個連媳婦都娶不上的傭戶,十年後.他坐在皇帝身邊.參于著大宋朝最關鍵的一次議事.

而唐奕介紹完幾個股東,一指自己:"我本人,占股三成."

這些文彥博都是知道的倒還沒什麼.可是王拱辰他們就有點迷糊了.

曹潘王楊四大將門,原來只各占一分!?

唐奕也只有三成?那另外一大半是誰的?

"幾位愛卿不用猜了...."趙禎終于悠然出聲...

"朕其實才是觀瀾的山長..."

...

王拱辰,包拯聽罷.

只覺天旋地轉!

觀瀾山長?

懸了十年的觀瀾山長,原來藏了這麼一個驚天玄機...

(沒改錯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