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大勢將起
g,更新快,無彈窗,!

冷香奴呆呆地看著唐奕出了凝香閣,又孤坐了好久,不曾動上一動. 更新最快

徐媽子端了一碗冰糖蓮子過來,"這天氣悶得很,吃一碗順順涼."

冷香奴無聲搖頭,無助地看向徐媽,眼中粼光隱現.

"媽媽,我不想干了......"

"唉!"徐媽淒然一歎,沒有接話.

......

第二天一早.

冷香奴剛剛起床,街上的人還沒多少,就聽得樓下一陣騷動,卻是辜家那個胖子真的送來了一萬貫.

而辜家送錢的剛走,又來了一波.

這波人,真的把徐媽和冷香奴嚇到了.

十萬貫......

十萬貫到底有多少?

昨天唐奕許出去這麼多錢,她們還真沒當回事兒.因為在冷香奴和徐媽根本沒見過十萬貫,心中更是連個概念都沒有.

現在十萬貫真的擺在眼前,她們才知道這是多大的一筆錢.

即使換成了金條,也整整裝了十大箱,凝香閣一樓的花廳滿滿一廳的金子.

十萬貫!

徐媽腿都軟了,乖乖啊,什麼叫有錢?唐瘋子這才叫真他-媽有錢!

可著大宋找,有幾家能拿出十萬貫的?可是,那個瘋子連眼都不帶眨一下的啊!

等仆役們把錢都搬完了,一個中年人泰然自若地來到手都不知道放哪兒的徐媽與冷香奴面前.

徐媽立時身子就矮了半截兒,面前這位,開封城誰不知道?

姓張名晉文,唐子浩身邊最得力的大管家!

"張,張老爺!"

張晉文笑著點頭算是見過.

"十萬貫整,媽媽點一點吧."

"不,不不,不用了......"

十萬貫的黃金,過稱就得小一天吧?

張晉文再笑,也不矯情,沒有馬上就走,而是從懷中抽出一紙畫好押的契約.

把契約交到冷香奴手中,"這是一紙運契."

"憑此契去碼頭找觀瀾槽運的主事,姑娘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都可以把這十萬貫運到大宋的任何一個角落."

看著冷香奴的臉,張晉文又加了一句:"我家大郎讓我給姑娘帶句話."

"什,什麼?"

張晉文笑道:"姑娘可以放心,沒有任何人知道姑娘去了哪里."

冷香奴聞言,身子不自覺的一顫,那紙運契飄然落地.

"姑娘......"徐媽也是激動難明地失聲叫出.

十萬貫財富!

天涯海角,無人得知!

這麼說來,唐子浩送來的就不是十萬貫宋錢,而是一個重新開始的命運.

張晉文見這一老一少尚需消化,微笑著一拱手,轉頭欲走.

"張老爺......"

卻是冷香奴從身後叫住張晉文.

回身就見那個妖嬈的女子雙拳緊握,隱隱發顫,眼中更是淚霧彌漫.

"麻煩您,把這些都拿回去吧......"

"嗯?"

張晉文似有深意地好好看了冷香奴一眼.

"姑娘不要錢?"

"不...要!"

唐奕昨天回來就沒再出去,把自己埋在一堆琉璃罐罐兒里,一夜都沒睡.花花綠綠的罐子瓶子混在一起,調在一處,也不知道在弄什麼.

"大郎."

一聲輕喚把他從自己的世界里拉回來.

抬眼就見張晉文一邊小心躲著瓶瓶罐罐,一邊近了身.

只看了一眼,唐奕又低頭弄著他的東西.

"送去了?"

張晉文來到他身前,"送去了."

瞪眼瞅了半天,也看不懂咱們這位東家在鼓搗什麼.

"不過,人家沒收."

"沒收?"唐奕一滯.

"十萬貫擺在那兒,她居然沒收?"

張晉文搖頭,"沒收,還哭了."

"......"

"你到底怎麼著人家了?"

唐奕笑罵:"別給我扣屎盆子,我可沒怎麼著她."

"對了."立馬扯開話頭兒.

"那個辜胖子也送錢去了嗎?"

"送了.等他送完,我才進去的."

唐奕若有所思地點頭,"那看清了嗎?"

"看清了.和咱們一樣,也是黃金,而非銅錢."

"不是銅錢?"

唐奕笑了,越來越覺得這個胖子有意思了.

......

臨近中午,官家的儀仗到了.唐奕沒去接駕,依舊躲在小樓里鼓搗.

用過中飯,福康如期而至.

唐奕見她來了,也只是淺淺一笑,"來了..."

"嗯...來了."

"等我忙完,一會兒就好."

福康也淺淺一笑,"好."

......

可惜,唐奕這個一會兒有點沒譜兒,真等他忙完,一抬頭,發現天都黑了.

"福康呢?"

蕭巧哥無語地橫了他一眼,"這麼晚了,哪還等得起你?"

"晚飯時就回去了."

唐奕局促地撓著後腦勺,"怎麼不多等一會兒?"

蕭巧哥更是服他,"難不成,公主殿下還留在你這兒過夜不成?"

"呃......"

第二天,正是之前與曹佾說好的三天之期.

早上起來,剛用過早飯,范仲淹,王德用就來到了唐家小樓,而范公卻是多少年都沒像今天這般嚴肅了.

"都准備好了?"

唐奕亦是面色凝重:

"准備好了!"

范仲淹重重點頭.

這一刻,和他十多年前在福甯殿與杜衍一同受皇命起動革新的時候很像:

江山社稷,懸于一線!

......

不多時,曹佾帶著文彥博,丁度,唐介,包拯,王拱辰幾人到了.

曹佾只說今日唐子浩有請,卻還都不知道是什麼事兒.進了小樓,見范公與王老將軍都在,不由心下一驚:

這是出了什麼大事了?

與范仲淹和王德用見了禮,不論是唐奕,還是范王二人卻是沒有開口的意思,似是還在等人.

幾位朝廷重臣也不好問,只得干坐著,看看等的是什麼人.

幸好不用等太久.

沒一會兒,潘豐帶著楊懷玉的大哥楊懷良,王家在觀瀾商合的主事王咸英,還有張晉文,馬大偉兩位股東也進了唐家小樓.

至此,人算是到齊了,曹佾面沉似水,"關門吧!"

包拯,王拱辰二人聞聲面面相覷,這唱的是哪一出?

而曹佾一聲"關門",張晉文正要去關......

"等等."

卻是唐奕出聲阻止.

"還有一人未到."

"誰?"

曹佾左右數了半天,唐奕需要召集來的人物都在這兒了啊?

正納著悶兒,門外一陣騷動,一人徑直進了唐家小院,把一眾親隨甩在了身後,又絲毫不停地朝小樓而來.

眾人看清來人,急忙起身,高揖過頂,恭敬落下:

"參,見,陛,下!"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