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北邊來的土財主
g,更新快,無彈窗,!

辜姓別看稀少,卻是淵源頗深,始于漢代,分支于林姓.?

所以剛剛龐玉會說,怪不得那胖子與林家人走的那麼近,人家原本就是一姓家人,當然走的近.

而林姓,究其根源,乃是比干之子.為躲避商紂王之禍,隱于長林,遂改姓林.

所以,辜姓算起來,也是"文曲星"比干的後人.

不過,辜家雖千年不倒,然而好像並不怎麼爭氣,沒出過什麼光宗耀祖的人物.

但是,唐奕卻不這麼看.要是辜家真那麼招搖,又怎麼保得了千年不倒呢?

現在,冷香奴忽又提到了辜家嫡女是賈昌朝的正室.

......

"賈子明?"

這個消息著實讓唐奕意外了一下.

這個辜胖子怎麼還和賈昌朝扯上了關系?

說白了,今天在凝香閣樓下這個場面,唐奕基本看得通透.

一個世家浪蕩子弟到京城來耀武揚威,重金買歡,唐奕懂.

知道凝香閣與他唐奕有瓜葛還敢萬金一擲,他也懂.

而知道眼前的就是唐瘋子,還把一萬貫留下,唐奕多多少少也能懂一半.

但是,這個胖子與老賈有關系,還這麼干......那他就真不懂了.

到最後,唐奕也沒太想明白,這個胖子是真蠢,還是假笨.

這些年,讓他摸不透的人物好像就一個汝南王了吧?忍不住出聲道:

"這胖子有點邪性啊!"

......

宋楷怔道:"怎麼邪性?"

唐奕緩緩搖頭,"要是知道怎麼邪性,那也就不邪性了."

抬眼見冷香奴好像根本沒聽他們說話,依舊似笑非笑地擺弄著手中絲帕.

"你把我招來,就因為這胖子?"

冷香奴拋了個媚眼過來,"公子說的哪里話,奴奴可不知道他今天會來."

"奴奴更不知道公子今天會來呀!"

唐奕暗翻白眼,不知道你還坑了老子一大筆!?

當時砸人的時候是挺爽,可是過後就有點兒不是滋味了.

唐奕一天的收入得多少?近十萬貫!就為吃個花酒?而且這花酒還吃在了一個女細作身上......

"說吧,招我來何事?要是不值這十萬貫,我可是不付錢的哦."

冷香奴一翻白眼,"說的好像公子付過錢一樣."

"呃......"

這回宋楷他們都替唐奕尷尬,原來這貨老往凝香閣跑,一個大仔兒也沒花過啊!

逛花館子不給錢?人品不行啊!

冷香奴似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公子不妨細算,這一年來,凝香閣除了公子,可是沒進過別的客人."

"奴奴也是要生活的呢,凝香閣上下幾十張嘴也是要吃飯的."

"......"

"行了,行......"唐奕甩著臉子,有點不耐煩.

敢情你來我這臥底還得我養著你,特麼上哪兒說理去?

"先說吧,招我來做甚?"

昨天正是唐奕凱旋之期,這妖精卻在窗前奏了一曲《十面埋伏》,而且非是十節之後的《得勝曲》.

若是唐奕沒聽錯,她彈的是正是第六節,名字就叫《埋伏》.

真正的"十面埋伏"!

什麼意思?唐奕之所以睡醒了就跑到她這來,為的就是找到這個答案.

冷香奴好像還沒鬧夠,"找公子來,自然是凝香閣支應不下去了,找公子要錢嘍!"

"不然,哪有剛剛那一出?"

唐奕知道這絕非她本意,也不想與她繼續糾纏,冷著臉道:"說正事!"

冷香奴無語地白了他一眼,真是無趣.

"什麼事公子不是已經看到了嗎?"

唐奕眉頭一鎖,"我看到了?你是指那個胖子?"

冷香奴聲音略帶慵懶,"除了那個真定姓辜的,還有單州姓林的,浦陽姓錢的......"

低頭沉思良久,唐奕有些似懂非懂,這幫紈绔來花館子找樂不正常嗎?

好像,還真不正常.

"最近京城里外地人很多嗎?"

冷香奴低頭把玩著絲帕,冷著臉不說話了.人就是這麼奇怪,盼著他來,又怕他真來.

來了怕與他對坐,又怕坐下來就只剩下公事公辦了.

就像現在,冷香奴因為在兩邊都還有價值,所以才能安安穩穩地坐在這兒.可正是這份價值,讓這個紅妖精有些無所是從.

唐奕從她的沉默當中找到了答案,宋楷等人此時也反過味兒來.

"這些人都跑到京城來干什麼?"

唐奕接道:"出手還都這麼大方......"

辜胖子一張嘴就扔出一萬貫,簡直就是不把錢當錢.大宋朝除了唐奕,還真沒幾個這麼富的大族.

看向冷香奴,"說吧,你到底知道什麼!?"

冷香奴賭氣地小聲嘟囔:"你本事那麼大,自己猜去唄!"

但也知道凡事有個度,真把唐奕逼急了,他要是不來了,可如何收場?

"開春之後,北邊來了許多大族子弟,在京城里比著賽地花錢."

唐奕一愣,"比賽花錢?"

"對唄."冷香奴繼續道."買田產,兌鋪面,現在城中出手最闊綽的就是這幫北方大戶,千金一擲,眼都不帶眨一下的."

"......"

唐奕眉頭皺得更深,突然來了這麼多土財主?

而冷香奴又道:"聽說,汴河上的槽船一船一船地往京里運銅錢,都是這些大戶家的,似是恨不得把整個開封城都買下來呢."

"銅錢!?"唐奕騰的站了起來,一下子抓住了問題的關鍵.

一雙眼睛精光四射,殺人一般瞪著冷香奴,"你還知道什麼!?"

冷香奴卻是幽怨一歎:"唉,問完這句,公子怕是一刻也不會多留了吧?"

"少他-媽廢話!"唐奕哪有心思與她**."說!"

冷香奴嚇了一跳,還從沒見過唐瘋子這般臉色.

"說就是,你急什麼?"

"傳說朝廷要以銀代幣,銅錢馬上就不值錢了......"

"!!!"

唐奕登時臉色陰沉無比,而宋楷等人隨唐奕去過西域,行銀圓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一點,此時也是一臉驚駭.

銀圓之事,就這麼漏出去了!?

"大郎......"

唐奕擺手止住幾人的說話,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地沉思開來.

足足半個多時辰,不論是宋楷,還是冷香奴,都沒人敢打擾于他.

終于,唐奕動了.

緩緩支起身形向廳門走去,臉上看不出半分悲喜.

到了門前,停了下來.

"明天我派人把錢給你送來."

"十萬貫吃個花酒確實貴了點,但十萬貫買下這個消息卻是值了."

冷香奴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隨手把幾上的茶碗甩了出去,正砸在唐奕腳邊.

"誰稀罕你的臭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