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這是老子的路數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貨心得有多大?

前腳回到觀瀾,後腳就要去吃花酒?

宋楷幾人追上唐奕,"我說,你可悠著點兒. 更新最快"

賤純禮則是湊到唐奕近前,"我可是聽說,明天官家就到了,你這......"

"這也太不知檢點了點兒吧?"

官家為什麼來,幾乎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唐奕二十有五,要不是福康帝姬在那擋著,他這個開封最最晃眼的單身才俊哪還能留到今天?八百雙眼睛盯著呢.

唐奕嘿嘿一樂,"正因為明天官家就來了,可不得趁著沒來好好樂喝樂喝?"

看傻子一般橫了賤純禮一眼,"等來了,還怎麼出去?"

日!

幾人絕倒,家里三個還不夠你樂喝的?

唯獨丁源心眼兒最多,心道,這孫子不定又憋著什麼壞.

"正經點兒,到底干什麼去?"

唐奕認真道:"就是去吃花酒啊."

"你拉倒吧!"丁源一嘴把唐奕頂了回去

"誰不知唐瘋子練的是童子功,家里守著兩朵嬌花都是擺設."

唐奕無語,"真是去吃花酒."

既而又解釋道:"昨兒個回來的路上聽了首曲兒不錯,今兒個再去聽一遍."

......

說話間,就到了凝香樓.

宋楷等人到了也沒弄明白唐奕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不過,要去哪家花館倒不用唐奕吩咐.

必是凝香閣,必是冷香奴那個紅妖精.

推門而入,眾人皆是一擰眉頭.

這凝香樓是不是開不下去了?怎麼連個把門的大茶壺都沒有了?

進了正廳也就釋然了,原來是有客人,而且看樣子好像還不太好支應.徐媽子,門頭茶壺,丫鬟婆子聚了一堆,把樓下的一個雅間堵得死死的,眾人連里面是什麼人都看不見.

唐奕本可以直接上樓,見了這陣勢,也是心中好奇,越過樓梯朝那雅間靠了過去.

宋楷眾人對視一眼,皆在對方眼中看出玩味之意.

開封城誰不知道,冷香奴是唐子浩人,怎麼還有人上這兒來吃閉門羹?多半是外地來的吧?

......

而靠過去一看,果然.

只見雅間里坐著四五個青年人,從衣著上看就非是一般人家的子弟,而且個個都操著外地口音,倒是印證了之前的猜測.

龐玉眼見其中一人,忍不住出聲道:"原來是他!"

宋楷疑道:"認得?"

龐玉指著一個穿著儒袍,卻帶著削金璞頭,怎麼看怎麼別扭的一個青年道:"這人姓林,我老家單州那邊的林家公子."

"前幾年回鄉省親時,卻是見過."

唐奕一挑眉頭,聽出了幾分味道.

以龐籍的身份,回鄉省親還能湊到身前的,必然是單州有頭有臉的大族.而又能讓龐玉記得住的公子哥,要沒幾分才氣,就肯定是家里夠硬了.而看這公子的扮相,顯然然是後者.

說明,這林家在當地地位還不低啊.

宋楷也是有點那納兒,"今科仕子?"

不然的話,誰沒事兒往開封跑?

"屁!"龐玉一臉的嫌棄."斗大的字能識一筐就不錯了,用大郎的話說,窮的就剩錢了!"

宋楷見龐玉這麼一說,登時和唐奕冒出同樣的想法.

單純的富戶大族,怎麼可能讓龐玉這種宰相家的公子記住的?

龐玉也不賣官子,"林家除了出過幾任小官,倒是沒什麼名望.但是,在單州地界,卻是跨不過去的存在了."

賤純禮輕疑道:"哦?很有錢?"

哪朝哪代都一樣,權上不濟,就只能錢上來補了.

龐玉咧嘴搖頭,"這麼說吧,單州地界,一半的田產姓林."

"......"

那確實有錢.

唐奕則是視線不移,指著居中正坐,顯然幾人是以之首的一人道:"那這個呢?認識嗎?"

龐玉搖頭,"這個倒沒見過."

唐奕聞聲,好好瞅了那為首之人一眼.

"這位......"

"有點兒意思."

這是個文人時代,就算無才,富族大戶一但有了錢,也拼了命的往文人上貼.

就像龐玉說的那個林家公子,再有錢也得弄一身儒袍顯得自己像讀書人,這是大宋的年代符號.大族有錢很正常,藏拙也不稀奇,但一定要顯的自己有學問.

可是,坐于正中這位,特麼不是生怕人不知道他有錢,而是生怕人不知道他沒文化.

胖!真特麼胖!

這是唐奕入眼的第一個反應.

在古代能吃這麼肥絕對不容易,往那一坐,就是個球兒.

而第二個印象就是:

俗!惡俗!

而且有錢!非常有錢!

一身金絲錦袍,沒個千八百貫根本下不來,腰間掛了六七塊玉掛子,哪塊兒都不是凡品,金玉鑲嵌的璞頭少說也得有四五斤.

更別說舉手投足,那手指頭上的大金戒指晃得人眼暈.

特麼這貨就差沒把手指頭卸下來也換上金的了.

......

"有點意思......"唐奕嘴角掛著笑,心里低估著.

活了兩輩子,還沒見過俗得這麼直接了當的.

登時來了興致,也不著急上樓了,且聽聽他們怎麼個鬧法.

......

其實都不用聽,搭眼兒一瞅就知道來者不善.

凝香閣別說和唐子浩掛上了勾,就是隨便一家上點檔次的青樓花館也不會讓這幾位進門兒的.錢財是小事兒,丟不起這個人.

徐媽子這幫人,當然是想方設法地要把這幾位快點兒打發了.

可是呢,這幾位爺還就跟凝香閣扛上了.

"少廢話!趕緊的讓香奴小娘子出來一見."

徐媽老臉都擰到了一塊兒,這老幾位怎麼就聽不進去人話呢?

"我家香奴真的不方便見幾位......"

"少搪塞老子!"叫得最歡的,正是那胖子.

"今兒個見也得見,不見也得見!"

徐媽無語,干脆也不和他們講理.

"實話說吧,咱們這館子也不是誰想進都進得來的,是唐......"

"一千貫."

那胖子根本不聽徐媽說什麼.

"扯東扯西有什麼意思?不就是錢嗎?一千貫!下來讓老子瞅一眼."

"你......"徐媽更氣,真當這是賣肉的窯子了啊?

"你無恥!"

"兩千貫."胖子輕描淡寫地又報了個數兒.

"你無......"

這回"恥"還沒說出來......

"三千貫!"

"你......"

"四千貫."

徐媽子老臉通紅,額頭見汗.

"你,你你你!!"

"你真他媽有錢!"

好吧,徐媽子讓這胖子拿錢砸暈了.

而場外,唐奕,宋楷,范純禮,龐玉,丁源,不無驚駭地相互對視一眼.

宋楷苦笑著盯著唐奕,"這好像是你的路數啊!"

對哈,唐奕也有點懵.

這特麼是老子的路數好不好!?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