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起不來啊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 更新最快

對于婚姻大事,唐奕的這個堅持看似有些矯情.

因為,即使他娶了福康,以趙禎對他的寵愛,福康的善良,許他再納君欣卓與巧哥為妾,根本就不是問題.

君欣卓與蕭巧哥也不見得受什麼妻與妾的委屈,公主之威的壓迫.

況且,以二人的身份來說,有妾這個名份也是知足的了.

但是...

這還真不是唐奕矯情.

對于不了解古時婚制和家庭構成的人來說,覺得妾沒什麼,也只是比妻地位上低了那麼一點唄,只要男人有情,更吃不得什麼苦頭.何必堅持要三妻並娶這麼高難度的呢?

大,錯,特,錯!

別的且不說,只一點就是唐奕或者說稍稍有點人性的正常穿越者,無法接受的.

不論是哪朝哪代,甚至是女性地位最低的滿清.

妻,于法于禮都是與丈夫平等存在.那些所謂的的封建壓迫至少對于名媒正娶的正妻還是極為尊重的.

但是妾則不然...妾者,立女也.

只要妻在,妾就只有站著的份兒,而這還是輕的.

最讓唐奕無法接受的,換成後世的一句話就是:妻是與夫平等的人.而妾,只是夫妻共有的一件財產罷了...

說句不好聽的,那就是家里的一件東西!有用就留著,用煩了就賣掉,扔掉愛去哪去哪!

所謂大戶人家,不論夫家地位如何高,也會不讓自家女兒過門為妾,可不全是因為面子.

妾,就是賣女兒.誰家也沒無情到這個地步,把女兒當貨物一樣賣掉!

一些古言小說,把妾的家人奉為丈人家,妾的北兄張嘴就叫妹夫,姐夫.那純粹是扯淡!

妾過門夫家連娘家人都不用見,更不用奉什麼丈人之禮,那就是買到家里的一件商品.交了錢就和原產地一點關系都沒有了.

再拿現在的兩人做個比較...

甄金蓮與桃園夫人.

兩人跟了范仲淹和尹洙.然而范尹二人都是正妻早亡,為什麼尹洙包括他的兩個兒子都多次提出要續弦桃園夫人,而范仲淹卻從來沒提過這個事兒呢?

范希文沒有尹洙有情有義?

不是的,正是因為妾的身份.不允許范公有情有義.

甄金蓮是范公正經納過門的妾.

依律,妾不論到什麼時候都不可扶正.妾就是妾,永遠不可能是妻.

而桃園夫人則不同,雖然幾十年過去,尹洙從來沒給過他名份,甚至是一個妾都不是.但是...正因為他不是妾,尹洙可以大大方方的續娶為妻.

即使她也是個風塵女子.

然,風塵女子再賤也是人.而不是某人的財產.

....

回頭再看唐奕身邊的君欣卓與蕭巧哥.

君欣卓十九歲就跟著唐奕,出生如死未曾離開過半步.可以說唐奕到哪里,她就在哪里.從鄧州到京師,從大宋到大遼.從北國的千里山林,到古北關上萬人成屠...

如今十年過去,這個女人從來沒要求過什麼,從來沒抱怨過什麼.她就像是唐奕的影子,把女人最好的年華都給了唐奕.

而巧哥,也是在人生最迷茫的時刻,把全部的信任給了唐奕.從大遼皇族貴女到唐子浩身邊的小丫頭.甘願守著一座小樓,等著他回來,盼著他平安.

這分情誼,唐奕就算是個傻子也不能視而不見.

身處在這個並非專情的時代,入眼就是姬妾成群的呢喃軟語.他在影響這個時代的同時,也在被這個時代影響.更做不到像後世那般...一生只愛一個.

但是,他能做到的就是愛一個,就呵護一個...

話說回來,就算君姐姐與巧哥都不在意這個名份.

但唐奕就算再濫情,他能讓君姐姐輪為物品嗎?能讓蕭巧哥成了唐子浩的財產嗎?

唐奕做不出來.

有些東西,一但成真,是無論多少呵護,多少寵愛,也彌補不回來的.

這就是唐奕的堅持...

他甯可學尹師父與桃園夫人不明不白的一輩子,也不想像范師父一樣,只能用一個"如夫人"聊以慰藉...

如夫人...

說到底也不是夫人...

....

"要麼三個一起娶,要麼一個也不娶!"

唐奕沒招了,只得和范仲淹耍起了無賴.

老范氣的不行!特麼你還想讓皇帝的長女與另外...兩個!!平起平坐?

一著急,真就撿起床邊的一只靴子就甩了出去!!

"滾滾滾!!有能耐你娶八個!老夫不管你!"

王德用看著落荒而逃的唐奕,還有咆哮的范仲淹....

"希文啊....你扔的是老夫的鞋...."

"呃..."

....

這邊唐奕躲著一只靴子,從王德用的宅子里跑出來,心里那叫一個無語.現在很流行扔鞋嗎?這個習慣可是不好...上到官家下到名儒,體統何在?威嚴何在?

他也不想想,可著大宋朝,能讓趙禎和范仲淹氣的扔鞋的人物,除了他唐子浩好像也找不出來第二個了.

...

正撞見宋楷等人朝這邊過來.

宋楷看唐奕這個狼狽樣兒"什麼情況?"

"沒事!"唐奕裝成沒事兒人一般.

"你們怎麼跑這兒來了?"里面范師父正在發飆,他們要是這個時候去見,估計討不到好果子.

可惜這幾位根本就不是來看師父的,而是來找唐奕的.

宋楷擰著眉頭,一把攬過唐奕的脖子,趔得唐奕直呲牙.

"來來來,給哥兒幾個說道說道.放棄給我爹當上級是什麼感覺?"

唐正平也湊過來"還有我爹!"

他們也是後來才知道唐奕居然在殿上把相公的美名給拒了.

這孫子要上天啊!宰相都不當.你特麼要干什麼?

...

唐奕也是恍然,原來是因為這個啊?

"嗨!!"

煞有其事的甩開宋楷的糾纏.很像那麼回事兒的一聳肩.

"本來我也想去中樞找找當相公的感覺來著...順道幫你們管教和教你們的爹."

"那你還拒絕!?"宋楷那叫一個恨鐵不成鋼!

在他看來....我老子是宰相,和我兄弟是宰相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的好嗎!

"就算去熘個彎兒,那也是當個相公的人.你特麼腦袋有包啊!"

唐奕撇著嘴...一臉的痛苦.

"本來真想去過個癮的...."

"可是聽說當了相公,每天早上還要上朝...."

"兄弟我起不來啊..."

"還是算了..."

日你!

宋楷一腳就朝唐奕掄了過去!

"你他-媽敢再裝逼一點嗎?"

"哈哈哈!"唐奕向前一躲,朝山下跑去.

"去不去?爺請你們吃花酒!"

宋楷一怔.剛回來就吃花酒?這貨搞什麼名堂?

...

上個月第三,這個月上來就第五,被花式虐菊,你們忍心嗎?票呢?票呢?再不喂就廢啦.(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