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那是燕云的味道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是從漏院那邊出的宮,宣德門前依舊翹首以盼的百姓,還等著唐子浩這位大宋最年輕的相公出來,讓大伙兒看上一眼. 更新最快

卻不知道,唐瘋子只留給滿朝文武一個瀟灑孤傲的背影......

"自己玩去!"這句說的何等霸氣.

唐奕還是當他"草民",還躲在後面當他的唐瘋子.

至于大慶殿上,百官此時做何表情,開封城民聽聞這瘋子把相公的高位給推了,是什麼反應,他還真沒什麼興趣知道.

一出宮牆,就見街對面的尚書省門前,曹佾與潘豐負手而立,一派很高深的樣子,等著唐奕.

唐奕則是一挑眉頭,晃晃當當地橫穿過街.

"你們怎麼知道我從這個門兒出來?"

二人對視一眼,"以你的性子,要是想當官就不會拒考."

"既然不當官,也就沒必要去宣德門被萬民指指點點了吧?"

唐奕聽罷,只得報以苦笑,十年的搭檔實在太了解彼此了.

"那你們到底希不希望我當這個官?"

潘豐大樂,"官?你還用當官嗎?白身挺好!"

曹佾也道:"你不適合朝堂,還是回去做你的瘋子吧!"

唐奕滿意地點點頭,"我就說我沒選錯!"

說完,大步向前,把二人甩在了身後.

曹佾望著唐奕的背影發呆,身處這樣一個士大夫的時代,他知道唐奕又怎麼會那麼不在乎官職呢?只不過是在個人與理想面前,這個瘋子又做了一次取舍罷了.

......

追上唐奕:"那接下來什麼打算?"

唐奕頓了一下,轉身看向二人.

"轉告文彥博,丁度,包拯,王拱辰,歐陽修,三日之後,觀瀾一聚!"

潘豐神情一振,"要開始了嗎?"

唐奕鄭重點頭.

"讓觀瀾商合所有股東三日之後亦要到場!"說著,唐奕繼續向前."是時候晾一晾底牌了!"

曹佾則擰眉道:"不用這麼急吧?你剛回來,先歇幾天再說唄."

"歇幾天?"唐奕無奈道."要是我猜的沒錯,陛下連三天都不想等!"

要是趙禎有這份耐心,也不用在三司使的任命旨意里特意提了一句"即日上任了".

如果唐奕猜的沒錯,朝廷現在必然出了大問題,至少在財政上出了大問題.

......

于桃花塢坐船順汴水南下,一刻也沒在城里多呆,一個時辰之後,回山即在眼前.

......

回山還是那個回山,街市上紙醉金迷,繁華依舊.

唐奕是悄悄回來的,悄悄下船,並沒有什麼排場.

然而,"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他這個複燕功臣又有幾人會視而不見!?

識得唐奕的無不佇足側目,目送這位複土英雄回家.而不認識唐子浩是誰的,見了這長街夾道的陣仗也不由低聲輕問,得知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唐子浩,也跟著注目行禮.

而唐奕也忍不住好奇,幾個月未歸,回山表面上沒什麼變化,可是......

這人?

街面兒明顯多了很多裝扮有異京師民俗,口音頗重的外地人.

要知道,大比之時,京師的外地舉子也不過現在這個水平.

大比都過去四個月了,哪兒來這麼多京外的人?

正想著,耳中突而傳了琴音,唐奕細聽,卻是《十面埋伏》.只不過......

不禁擰眉抬首,凝香閣的二樓臨窗處,那個紅妖精正對街撫琴.

卻是更加妖豔了.

只不過,為什麼不是後三節的《得勝曲》?

......

頓了一頓,還是打消了進去的念頭,眼望前方的觀瀾書院,頭也不回的走了.

待他過去了.樓上的琴音也是乍然而止.

砰的一聲,那絕少開啟的花窗再次閉合.......

拾級而上,唐奕略有沉重地從山門一路上行,至上院門面.

范仲淹,尹洙等一眾師父已經站在那里迎他.

沒有什麼壯懷悲烈的言語,甚至沒有一句誇獎.

范仲淹也只是輕描淡寫地一句,"回來了......"

"恩,回來了."

范仲淹緩緩點頭,抬頭側目,視線所指正是北屏山角的那條羊腸小道.

"先去與三位師長道喜......"

唐奕點頭,從范純仁手里接過麻服孝帶,一步一頓地向著那北屏而去.

三年......

近三年之後,老王爺的"不許唐奕上山祭拜"終于廢止.因為那塊祖宗的地,拿回來了.

......

三座孤墳,凝望汴水,俯視觀瀾.

唐奕來到墳前,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布包,小心展開,把里面的一捧泥土分別添在三座墳塋之上.

展眉輕笑道:"三位尊長,聞到了嗎?這就是燕云的味道,是咱們祖宗那塊地的味道!"

......

看向柳七公的墓碑,"對不住,讓柳師失望了,奕終究未能取得功名."

看向杜衍的新墳,"杜師父卻是天天都可以安睡了,再沒人叨擾.."

最後,在那坐立了近三年,他卻是第一次看到的墓前重重跪下......

"燕云已複,老王爺卻是再也不能攔著我了......"

......

山風蕩過,夾著一絲絲夏日的香甜,拂去唐奕面頰的濕潤.

......

唐奕在北屏山上一直呆到黃昏.

許是真的累了,回到唐家小樓,君欣卓去食舍打來飯菜回來,就見他歪在榻上,死死地攥著蕭巧哥的玉手,睡的香甜.

"我,我我......"

"他,他他......"蕭巧哥臊得臉色通紅."他說他頭疼,就就就睡過去了."

"怎麼也叫不醒."

"讓他睡吧!"君欣卓輕語.

從出征那一天起,似乎唐奕就沒睡過一個好覺,回家了,那根緊繃著的弦也終于松開了.

......

又等了一個多時辰,唐奕才睜了一次眼.

"什麼時辰了?"

蕭巧哥坐在榻邊,小手依然還在唐奕的掌握之中.

"都深夜了,起來吃點東西吧!"

唐奕往榻里挪了挪,空出一塊地方,動了動身子,換了個舒服的姿勢,"不吃了."說完,又睡了過去.

只是攥著蕭巧哥的手,始終沒有松開.

蕭巧哥心虛地看了眼樓上,又看了看空出來的半張榻,心緒煩亂地想著:

也不知道君姐姐是不是真的休息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