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諸位留著玩吧
g,更新快,無彈窗,!

"功高震主,獨攬大權",這八個字用在唐奕身上,再合適不過. 更新最快

複燕之功,大宋太祖,太宗兩位明主也未能得願,唐奕干成了.

而手握觀瀾商合的實控權,與將門綁在一塊,朝中大把名臣與之為黨,再讓他得了高位不......是大權獨攬,又是什麼?

就算趙禎再仁,也得琢磨琢磨,哪天唐奕要是不高興,分分鍾就把他架空了.

"哼!"

唐奕這句話一出,趙禎立時變了臉色,"信不信朕再扔鞋與你!?"

唐奕苦笑,"您要真的把官給我了......"

"那陛下與草民之間的的情份就不是鬧上一鬧,扔一只鞋就能解決的了."

"......"

趙禎一下扼住了.

趁著趙禎不說話的當口,唐奕喃喃自語,少了幾分君臣之禮,更像是與長輩吐露心聲:

"以前,我可以不考慮這些東西."

"因為不論我怎麼折騰,說到底我都只是一介布衣.白衣的身份不但與之無害,反而成了草民的一道擋箭牌."

唐奕自嘲道:"所謂無欲則剛,應該就是這麼回事兒吧?"

除非你把唐奕弄死,否則所有的攻伐對于他來說都顯的蒼白無力,因為他沒什麼可失去的

而有趙禎撐腰,有將門在側,還有一堆聽名字就讓人肝兒顫的老師,想弄死唐奕幾乎是不可能的.他就在那里除不掉,也奈何不得.

看著趙禎,"況且......"

"那時我不是陛下的臣子,而是子侄."

"長輩是允許他的孩子們任性的......"

......

"可是當了官,在您的面前,我就再也不是一個孩子了,而是臣子.臣子有臣子的本份,可恰恰奕不是個守本份的人."

誠然目光直視趙禎,"陛下明白的,當了官,可就不一樣了啊!"

趙禎擰眉,"朕不疑于你,你卻自尋煩惱起來了."

唐奕搖頭,"草民不是防陛下疑心加害于我,草民是防自己..."

眼中現出迷茫,"以前草民也沒想過這些,只當貪上一個仁慈的長輩,怎麼搞都沒有大礙."

"但是,去一趟燕云,卻是不得不想了."

"草民親眼見耶律重元迷失在權力的漩渦之中不能自拔;親眼見那些大遼貴族為了一己私利,出賣故國;親眼見耶律洪基為了所謂的皇權,把無數人命堆在古北關下!"

"草民不禁會想,他們最初的樣子應該也是身懷家國,赤子之心可鑒日月的."

"只不過有某種東西推動著他們,驅趕著他們,走到了這一步,迷失在了這一步."

看著趙禎,唐奕颯然一笑,"那個東西,就是陛下現在要給我的."

"奕不知道,我將來會不會也把一片赤子之心喂了狗,把最初的理想蒙了塵."

"不知道會不會迷失其中!"

"......"

此話一出,不但趙禎愕然,連李秉臣也不禁為之動容.

心道:這個小瘋子,終于長大了......

"話說,老奴要插上一句了."

看向趙禎,恭敬地道:"大郎看的通透啊,陛下也就別勉強這孩子了."

李秉臣一勸,趙禎更是糾結.

"可是......"

"沒什麼可是."

唐奕不等趙禎說完,就把話接了過來.

"陛下想想."

"如今的朝局已經不是從前了,士大夫唯尊的時代已經被奕打破了."

"雖是布衣,然......"

"軍界有曹,番,王,楊四大將門."

"文壇有范師,孫師,歐陽公助我造勢."

"宗室有陛下和北海郡王護我."

"朝中有文彥博,富弼,宋庠,龐,丁,唐,包一眾名臣與我同心."

"這麼多助力之下,草民是站在台前,還是隱于幕後,又有什麼分別呢?這個官當與不當.又有什麼不同呢?"

趙禎眼圈兒都紅了,"你既然說我是長輩而非皇帝,那長輩怎能不存私心,愧對了子侄?"

唐奕沒回答,也沒法回答,依然笑得平靜......

"那就讓小子再任性一回吧!"

"就這麼定了吧......"

"晚輩,告退!"

......

說完,不給趙禎分辨的機會,轉身而走,大步離去.

背對趙禎的唐奕依舊平靜,依舊從容.

白衣卿相,重點不是卿相,而是白衣!

不當官,唐奕還是唐奕,瘋子還是瘋子.他要的那個大宋,依舊在前方.

......

趙禎看著唐奕離開的背影,心中苦水翻騰,對于唐奕的虧欠卻是越來越多了.

李秉臣輕聲勸導:"大郎懂事了,陛下當高興才是."

"可也離朕越來越遠了......"

趙禎怎麼會看不出,唐奕說的那些固然有道理,可是說到底,還是為了一個自保.

"陛下這麼說就差著意思了."李秉臣安慰著."大郎不受這個官,卻不正是不想離陛下越來越遠嗎?"

"......"

趙禎心下的複雜且不多說.

只說在大慶殿上等了半個多時辰的文武百官,要是唐奕和趙禎再不出來,估計他們就得沖進去了.

王圭早就等不及了,一張老臉漲得通紅,以他的歲數,怎麼可能熬得過唐奕?

別說他了,他兒子的歲數都熬不過唐奕.

真讓唐瘋子把內相的職位一占,以朝廷現在的換相頻率,那真就是"隨緣"了.

"這個無恥的......"

老王圭越想越氣,正罵到一半,就見後殿閃出一人

唐子浩!

王圭一怔,百官也一怔.

愣愣地看著唐奕從後殿走出,大步行來.

"有結果了?"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什麼結果?"眾人不禁往唐奕身後看,他後面肯定得有官家.

不對,官家得走他前面,前面沒有,說明就不出來了.

那得有宣旨大監,還有那個捧著紫袍的小黃門兒吧?

可是瞅了半天,什麼也沒有.

正琢磨著怎麼回事兒,唐奕已經越過眾人直朝殿門而去.

看那意思,這是要走了......

王圭沉不住氣了,"唐子浩!"

一聲厲喝把唐奕叫住."把話說清楚,你到底管陛下要了什麼官職?"

唐奕緩緩轉身,"官職?"

"哼!"冷哼一聲."諸位自己留著玩吧."

"老子......"

"沒興趣!"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