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功高震主,獨攬大權
g,更新快,無彈窗,!

王圭的心情很差,非常差. 更新最快

富彥國去了燕云,陳執中又不在朝,而且剛下去沒兩年,這個內相之位就應該是他王圭的.

可是現在......

孫沔說的沒錯,唐子浩若只想搏一個給事中之職,是用不著和官家去後殿的.

他甚至有點恨唐奕,恨這個一點不守規矩的瘋子.

"不能由著他胡來!"王圭的聲音在大慶殿上炸開.

"朝堂不是他唐瘋子的戲台子,他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賢豐所言極是."孫沔聲音不大,卻讓有心之人都聽得見.

"國朝司職來不是靠功績得之,滿朝文武哪一個不是多年資熬到了這個位置.為何他唐子浩一來,卻要由著他挑了?"

有人立時附和:"此事確實過分了一些,若朝廷開了這個先河,那還了得?"

"若是哪天西北的厮殺漢取了西夏,是不是就可以自己挑個平章事當當,坐在咱們的頭上了!?"

有武將聽了,心有不服,怎地?就不行咱們坐在你們文人上面.

可是,卻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罷了.大宋的朝堂,從來都是士大夫的天下.

這時,王圭又出聲了:"若唐子浩在後殿真的是選官,那待會兒出來,就別怪老夫與陛下為難了!"

"老夫倒要問一問,這朝廷是大宋的朝廷,還是他唐子浩的朝廷?"

這個時候,王圭也不管那麼多了,唐奕都可以不要臉的自己選官,那他這個正經八百靠政績爬上來的,憑什麼就不能出聲鬧上一鬧?

一眾文臣聽罷,個個躍躍欲試.

本來對唐瘋子就沒什麼好感,很多人之前還參過他的本.要是真讓他上了高位,以他睚眦必報的性子,哪還有大家的好果子.

......

歐陽修在一旁實在聽不下去了,想要出聲為唐奕說上幾句.卻被包拯拉了回來.

老包心如明鏡,他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要是唐奕真在乎官職的高低,那他就不是唐瘋子了.剛剛在宣德樓,更沒有必要拒絕那麼大的一個殊榮了.

"讓他們鬧去吧,且再等等."

而在後殿之中,正如包拯所料.

......

趙禎看著剛剛凱旋而歸的唐奕,"子浩是嫌三司使之職太輕?"

唐奕急忙恭敬道:"陛下,誤會了!我......"

趙禎不等他說完,"也罷,就與你給事中歸班之職.不過......"

"子浩領了給事中之職,也必須要把三司的事情先接過來.

唐奕眉頭一皺,看來是朝廷的財政出了問題,不然趙禎也不會急于讓他去接這個財權.

和聲道:"陛下當知,不論草民身在何處,能出力的地方,一定會出力,給事中歸班與三司使是沒有分別的."

"草民的意思是......"

"不行!!"

趙禎太了解唐奕,根本就不讓他把話說完,直接就給懟了回來.

唐奕苦笑,"陛下何必執著?"

"......"

趙禎聞聲,心往下沉.

果然還是......

"此事不許再提!三司使,給事中,還有昭文館大學士,三選其一,不得抗命!"

說到這兒,趙禎干脆轉頭對李秉臣吩咐道:

"也別給事中歸班了,直接改旨昭文館大學士,速去擬旨!"

再看唐奕,"革宋在即,大郎必須在朕身邊!你可明白?"

唐奕沉默了半晌方道:"草民一直在陛下身邊,不曾離開."

"不一樣."趙禎言辭生硬."這個官,是你應得的!"

"可是,得來還不如不得,那還要之何用!?"

"......"

趙禎眯眼看著唐奕,在宣德樓前拒考,他就猜到了這小子還是不想當官.

"不行!"趙禎面若冰霜,再次重複著"不行"二字.

"這個官,子浩必須要當.否則,就算守舊之臣如意,與你一同奮斗了這麼多年的革新之臣也不得安心!"

唐奕一攤手,"陛下真的是這麼想的?"

......

趙禎了解唐奕,唐奕也同樣了解趙禎.

他是為大宋付出頗多,他是立下了吞天之功,他也確實夠資格當這個改革的引路人.

但是,他不能當這個官.趙禎知道這一點,剛才在宣德樓前,唐奕就明顯看出了趙禎的反常.正是因為不確定,趙禎才要極力往唐奕身上加碼,連為他一人開一科這種事都干出來了,正說明趙禎心虛.

"陛下!"唐奕直起身形."恕草民無禮了."

"這些年,草民做了些什麼,陛下最清楚不過."

"草民與將門過半的家族捆綁在一起."

"草民的老師是范仲淹,杜衍,孫複,歐陽修."

"草民的朋友不是相公,就是禦史,侍郎一級與我一會都要畢恭畢敬."

"且,還有......"

"草民的學生連續三科的魁元,探花,聽我講過學的進士已經接近二百之數.不誇張地說,十年之後,大宋朝廷要職半數是要尊我為師的."

"草民還掌摑過皇親國威."

"罵過功臣之後."

"砸過汝南王府."

"扇過朝廷大員的耳光......"

說到這里,唐奕淡然一笑,"陛下,草民是唐瘋子啊,一個背景深到無可描述的瘋子!"

"而且......"

"陛下別忘了,草民還是觀瀾商合的主事人,每年過手的銀錢幾乎是大宋稅金的一半."

......

趙禎氣悶道:"朕都沒說什麼,你擔心什麼?"

唐奕道:"陛下是仁主,您可以不在乎,但是有人會在乎."

"......"

唐奕終于戳到了趙禎的痛處,或者說是他心虛之處.

他認可唐奕,又是觀瀾商合的真正主人,當然可以不在乎.

但是,朝臣們怎麼可能不在乎這樣一個與軍界勾連頗深,在政界翻云覆雨,視禮法于無物,飛揚跋扈的瘋子降臨朝堂.

而且,現在還算好的,因為還沒有多少人知道觀瀾商合的存在.唐奕做過什麼,擁有怎樣的背景,皆被複燕之功蓋了過去.

但是,隨著改革的啟動,觀瀾商合這個龐然大物很快就要浮出水面.到那時,一個手握軍政兩權,還支配著可以與國稅匹敵的財富,這樣一位蓋世權相,怎麼可能讓人不防?

"況且......"

唐奕的聲音把趙禎拉了回來,只見他不溫不火地出聲道:

"況且,草民也在乎......"

趙禎無語道:"你在乎什麼嗎?"

只聞唐奕一字一頓道:"功高震主,獨攬大權!!"

"陛下就真的放心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給草民嗎?"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