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前無古人,後來來者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光唐奕有點懵,百姓們也覺得怪怪的......

王師凱旋,功臣歸京,這是大喜大慶的事兒.官家就算再激動,再覺得對不起唐瘋子,也不用剛一見面就先罪已吧?

你這是讓大伙兒高興還是不高興?

只有一些朝廷重臣才聽的直咧嘴,官家也是拼了......

文彥博心說,陛下這麼說了,但咱們不能這麼聽啊?得兜著.

急忙于城樓下上前:"陛下言重了...."

朝臣們這才反應過來."陛下言重了!"

百姓們立時也得跟進,宣德門外登時拜倒一片.

"陛下言重了!"

......

趙禎于城樓之上緩緩搖頭...

"非也...一點都不言重."

"眾卿家,眾子民,尚不知唐子浩倒底做了什麼."

"只當他使了一趟燕云,在古北關九死一生走了一遭,就把這吞天之功立下了!"

"其實...不然."

說到這里趙禎向前一步,雙手扶著城牆,俯視廣場上的朝官百姓.

"今日,朕就給你們數一數...."

"他十年間都干了什麼!"

....

"陛下!!"

文彥博也急了!

這十年間干的好多事兒是不能說的啊!

"陛下..."文彥博急道:"君子不惜己身,唐子浩乃有德君子,所做之事實為德行所至,不提也罷..."

"提了...反而不美."

趙禎笑道:"卻是要說的..."

抬眼看向城下"為了燕云,他三次使遼,十年間所耗資財以兆萬計!所背惡名罊竹難書!"

"本是解,會兩頭名,卻為國事,毅然放棄唾手可得的狀元之名!"

"這樣一位大宋功臣,卻還是布衣,你們說!!"

"朕,是不是有罪!?"

....

好吧,文彥博虛驚一場,趙禎心里有數....

既然皇帝都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那他也就推一把吧...

立時哀聲長歎....

"大宋!!欠唐子浩一個功名啊..."

得!

朝臣們一聽,也沒端著了.

齊聲哀鳴"欠唐子浩一個功名啊..."

嗯!

百姓們一聽,相公們說的對!

眾人同呼"大宋,欠唐子浩一個狀元啊!"

好吧,一激動,'功名’直接升級成了'狀元’......

....

萬民急呼,場面那叫一個沸騰.

趙禎給李秉臣遞了一個眼色.

李大官登時上前一步,尖銳的嗓音登時響徹宣德門內外!

"有旨意!!"

"唐奕,唐子浩."

"成名師,不惜潔身.擁萬貫,亦不知享樂.為國為朝,嘔心瀝血!奮進十載."

"取解會兩試之魁元,成百年佳話,卻以國由,視功名于無物,蒼天可鑒,宋之無雙國士者也."

"士可無私,然,天不可無情.聖人祈天開恩,特...."

繞了這麼大一圈,就為了這一個'特’字.

說明要壞規矩了.

而且聽這意思還是個大規矩...

果然...李大官下面的話,讓朝官,百姓無不大驚!!

"特....."

"特恩開殿科于宣德門前,應試者一人!取試者...."

"一人!!"

"文武百卿,天下萬民,皆為監考."

....

哦操!!

不知道底細的朝臣心里有一萬頭***狂奔而過!

這特麼玩的也太大了吧!

終于知道趙禎為什麼一上來就又是罪己,又是煽情的了.

這個口子開的....作了這麼多鋪墊,還特麼讓人有點接受不了啊....

....

--------

這事兒,已經不是破例的問題,而是破了一個最不能破的例!!

科舉,這是立國之本!一絲一耗都馬虎不得.別說破這種例,就算是現在正在殿試,唐子浩出來了,去大遼轉了一圈,把燕云收回來了,殿試還沒考完,他想再進去也是絕無可能!

國本,就是根基!就是永遠也不能碰的底限!

...

說實話,唐奕立這麼大的功回來,直接拜相,大家並沒有覺得不妥,畢竟唐奕就算是沒立功之前,影響力已經到了那個高度.再說,恩萌這個取官之策,雖然沒有先例說,從白衣直接到宰相.但本身就是以個人或者祖輩的功勳大小來評定官職.

收複燕云,這個功勞,值一個宰相,更值得破一回例.

但是...

特恩開殿試一科,應試一人,取士一人?這特麼就是玩鬧!

什麼意思?

唐奕一個人考,且取士一人,也就是說必中!交白卷也是中.這只不過是在走個過場.

而且殿試,就算一個人考,也得評等啊?這是規矩!

怎麼評?

三甲頭名,只一個人選....

狀元...唐奕!

....

老賈本來不想在這個時候出來和唐奕對著干,但是....

這特麼不出來,都對不起他當朝第一大反派的名聲了啊.

"陛..."

好吧,只出了一個字.

下面百姓的,山呼已經把他蓋下去了.....

"陛下聖明!"

"陛下聖明!!"

....

趙禎的鋪墊很到位.百姓們的情緒已經起來了.

老百姓可不管你什麼國本不國本,規矩不規矩.

老百姓只認一個死理兒--好人,就得有好抱!

唐瘋子幫咱們拿回了燕云,漢兒的腰板兒又直了,別說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重開殿試.就是直接給他個狀元又算得了什麼?

考!干嘛不考?

正好看看傳說中的殿試是個什麼樣兒.

.....

------

賈昌朝鼻子都氣歪了!

"刁民!!"

"刁民!!"

可是沒招兒了....

喊破喉嚨也沒人搭理他,更沒人聽得見.

......

唐奕,聽著山呼一般的'陛下聖明’.看著覺面那張筆墨齊備的桌案....

剛才他還奇怪這案子罷這兒是干嘛地!

原來...還有這麼一出大戲等著他啊....

他終于知道富弼所說的那個驚喜有多大了...

這個驚喜,以前從來沒有出,以後也不可能再有.千古獨一份,應該就是這麼回事兒了.

看著那案上的筆墨,唐奕心中蠢蠢欲動!

只要他往那一坐!

功名...

曆史上最牛的一科恩科.

萬眾矚目之下帝王欽點.

狀元!

這些榮耀,就都是他的了!

但是....

唐奕心里很清醒.

這個桌案,他能坐得下去嗎?

...

--------

可忙叨死我了...

八點才回來,開始寫,又停了兩個小時電,差一點600塊的全勤就沒有了.還沒改錯字.發完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