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這,就是傳承
g,更新快,無彈窗,!

"魂歸來兮......"

......

"魂歸來喲......"

隨著唐奕的一聲高唱,開封萬民無不動情,嘶聲高歌. 更新最快

"魂歸來喲......"

大宋在召喚,召喚楊無敵魂歸故里,召喚那個曾經的鐵血年代重回大宋.

......

大宋百姓矚目凝視,目送楊公遺骸一步步走完這最後的三十里.待棺木前行,漸漸消失在視野之中,眾人才回過頭,把把目光集中到唐奕身上.

不居功自傲,不忘乎所以,不忘讓老令公先行,說明唐子浩不愧為名師高徒,德行高尚.

不過,雖然楊老公已經走了第一,唐子浩卻是沒有再讓的理由了.

文彥博也是心道,平時這小子不是挺能鼓動人心的嗎?趕緊說幾句吧!

哪成想,唐奕根本就沒有那個意思,待楊業尸骸一過去.立時再次大吼:

"請!!"

"守土功臣......先行!"

"......"

文彥博一翻白眼,你就是那個功臣,你還讓誰先行!?

卻見唐奕讓開大道,登時露出閻王營的真容.這些大宋勇士挺胸抬頭,昂首向前.

文彥博不說話了.

記得出京北上之時,這是五千何等威風的鐵甲雄騎......

如今歸京,卻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唉......"文彥博一聲長歎,縱使對武人向來不喜,此時也有一絲傷感.

唐奕站在文彥博身旁,讓出所有的榮光,讓出所的的矚目,與這些真正的守土功臣.

"這才是守土功臣."

文彥博點了點頭,"古北關一戰,閻王營的事跡已經傳遍了大宋,他們......"

"確實是守土功臣."

唐奕則道:"沒有他們,大宋守不下古北關."

文彥博再歎:"可惜了申屠鳴良與那營重甲騎士,如此神軍卻是一戰斷了傳承."

唐奕聞聲,卻是緩緩搖頭.

文彥博雖想問唐奕為何搖頭,卻是無瑕一問了.因為,眼前的一幕,縱使是文彥博也不由怔住.

......

只見,走過來的閻王營勇士們四人一組,步伐沉重,面容肅穆,在他們的手里,抬著五百套傷痕累累的漆黑戰甲......

文彥博沉默了,只看那甲胄之上的箭痕刀創,就能想像古北關下那是一場怎樣的驚世之戰,就可想像五百黑騎何等壯麗地發起那最後一次沖鋒.

仿佛申屠鳴良就在他眼前,仿佛五百鐵浮屠就在這隊中!

百姓們也沉默了,目送著這群大宋英魂回到他們出發的地方.

有人甚至有了一絲明悟:

七十年前,有楊無敵.

七十年後,也非後繼無人,我們又有了申屠無敵......

漢家天下,從不缺少英雄!

......

唐奕目光迷離,看著那五百戰痕累累的黑甲對文彥博道:

"這......"

"就是傳承!"

......

"這......這就是傳承?"文彥博喃喃複述,心中登時明悟.

猛然間,好像那五百黑甲都活了,化作沖天宋魂彌漫在千余閻王營將士周身.

無畏,威武!

目光延伸......宋魂所染萬眾肅立

莊嚴,不屈!

心思所至......茫茫宋土,兆萬宋民

嗜血,沸騰!

這,

就,是,傳,承!

......

直到最後.

唐奕也依然沒說什麼煽情的話,更沒有光芒萬丈地閃耀京郊.

正如他所想的一樣,他不是英雄.至少在楊老令公與閻王營的將士面前,他算不得英雄.

......

對此,文彥博除了無耐,也只有任之了.因為他很清楚,真正屬于唐奕的時刻,還沒到呢!

......

郊迎大禮,百官迎駕,三十里陪行.

唐奕與楊老令公和閻王營將士先行,但是到了城門前,卻是不行了.

凱旋之師縱使功蓋當世也不得入城,閻王營只能停在城外待賞.

這是規矩,也是大宋武人與文人的差別.

唐奕再想讓,也讓不了了,與百官入城,登時成了萬從矚目的焦點.

大宋首富,范門子浩,臭名昭著的唐瘋子!

何曾想過,他會以這樣的方式佇立在天下人眼前?

......

百姓恍然,不禁回想唐奕名震天下這十年.

十五歲入隨師八京.

一年,統開封酒業;

三年,掌半宋水路;

五年,導通濟渠水,興宋遼大道.

十年......

十年之後,二十五歲的唐子浩已經將燕云舊土重歸祖宗,不世之巨,何人比肩?

萬眾側目,誰與爭鋒?

連並列一旁的大宋宰執文彥博,在唐奕身側都顯得暗淡無光.

走在身後的文武百官,不由生出一個念頭:

二十五歲......

唐子浩現在只有二十五歲,若是再給他十年,那將會是什麼樣子?

有人更是羨慕的發狂,二十五歲啊,從白衣到卿相!恨不得他們就是站在最前的唐子浩!

而百姓們也是心中感慨:

凡人以十年立家,公卿以十年立業,而唐瘋子則是用十年奮進,十年榮辱,十年的所有,換回了一個燕云!

不......

用不了半日,唐瘋子就要變成唐相公了.

......

宣德門前,萬眾聚首.

開封百姓從京郊三十里一直陪到這里還不肯散去,因為真正的好戲,還沒開始.

而趙禎做為大宋天家,雖不得出宮親迎唐奕回京,但是親臨宣德樓迎見,還是可以的.

宣德樓下.

一旗,臨風烈烈,曰:北歸龍旗.

一人,獨望高樓,曰:功臣子浩.

......

尚有一案,筆紙齊備.

眾星捧月一般的唐奕抬眼望向樓上的趙禎,端莊一禮,朗聲唱奏:

"草民唐奕,北使方歸,幸得天寵,不辱聖命.燕云歸宋,漢土得全,特來交旨!"

趙禎凝望著廣場上的唐奕,一時間,沒有開口.

耳邊仿佛回蕩著出征前,唐奕在福甯殿上那段"國士無雙"之辭.

國士無雙......

國士無雙!

場中那個青年正是真正的國士無雙!

自嘲地苦笑一聲:

"草民......"

"我大宋國士,複土首臣,直接今日尚需自稱'草民’!"

抬眼看向皇城前的千萬雙眼睛,一指唐奕:

"為皇宋鞠躬盡瘁,嘔心十年,朕卻未許一官,公平與否!?"

"......"

好吧,百姓心知不公平,朝臣心知事出有因.但是,特麼皇帝自問之辭,誰敢答啊?

......

"朕有罪,朕有大罪!"

趙禎本就是感性之人,此時更是情難自已."朕,慢待了......這個草民啊!"

唐奕在下面都尷尬了,不置于吧?趙禎怎麼一上來就這麼煽情呢?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