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楊公歸宋
g,更新快,無彈窗,!

功臣,特別是有功的文臣,大宋還是不會忘記的.

唐奕是范公門生,雖然殿試罷考,但那也是事出有因,為國為民.

所以,他勉勉強強算是個文臣.

而等唐奕一過幽州,富弼所說的那個"驚喜"也就來了.

確實是驚喜......

剛過幽州,朝廷前來迎接的儀仗也就到了,規格之高,讓唐奕有點沒想到.

殿前司都指揮使王守忠親帥皇家儀仗接伴,一路陪同南下.

而過了白溝河,自雄州開始,清城除道,張樂設飲,遇城則迎,逢州必儀.

百姓從城頭送到城尾,無上榮寵盡歸複燕英雄.

而當唐奕帥隊終于回轉京師的時候,趙禎更是祭出最高禮儀--郊迎三十里.

......

距離開封還有三十余里,眼見前方人山人海隱約可見.

開封城的百姓把這最後三十里已經塞滿了,滿朝文武,皇家儀仗,盡是翹首以盼,等著複燕功臣的到來.

唐奕這時卻沒有行在隊前,而是撥轉馬頭,與隊中的一騎並行.

楊懷玉,王守忠等人無不擰眉,特麼眼見就到了,你往哪兒跑?

唐奕卻不管那個,向並行的那人看去.

只要一搭眼就能看出,馬背上的耶律重元心中忐忑難安,不由笑道:

"重元大兄在不安什麼?"

耶律重元一怔,這才發現唐奕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身側.

"沒,沒什麼."

唐奕搖頭輕笑,也不與他爭辯.

側臉看了一眼耶律重元家眷的車駕,"查訖那小子不錯,將來是條好漢子!"

耶律重元隨著他的目光看去,尷尬道:"查訖只有六歲,還不懂事,子浩別厭惡這小娃娃就好."

唐奕再笑,突然出聲:"這孩子我喜歡,給我當干兒子吧."

"!!"

耶律重元瞬間雙目圓瞪,不可置信的看著唐奕.

"怎麼?大兄舍不得?"

"子浩......"

唐奕轉頭看向前方,風清云淡地道:

"大兄應該知道,我不喜歡繞彎子."

"直說吧,我坑了你的地盤,我也逼降了你這位皇帝,但我也承諾了嫂嫂,保你一家平安."

"所以,從今天開始,耶律重元就是我唐奕的異姓兄弟,你兒子就是我兒子."

"大宋的地界,有我唐奕保你,大兄當能安心了吧?"

"......"

耶律重元此時心里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這個人殺了他一個兒子,誘著他反出大遼......但是,現在他又送上一塊免死金牌.

偏頭抱拳,"謝了!"

唐奕搖頭輕笑,"不用謝我,其實我也只是送個順水人情罷了."

見耶律重元一臉疑惑,唐奕道:"重元大兄是不是覺得降了宋,不論是在燕云,還是在返京的路上,皆受了冷落,心有忐忑,怕不受官家重視,日後不得保身吧?"

"......"

耶律重元沉默了,算是認下.

事實上,他確實心有不平.

獻土燕云,又在古北關一戰立了戰功,可是南朝好像視而不見一樣,難免心有不平.再加上他契丹人的身份.正是漢人所說的那個異己,心中忐忑很正常.

"其實大兄大可放心,正因為官家重視,才有此情勢."

"哦?"耶律重元一疑."這是何道理?重視還刻意冷落?"

唐奕解釋道:"大宋與大遼終不能開戰啊."

認真地看向耶律重元.

"交惡,與兩國都沒有好處.所以,宋遼的關系自然處于微妙的'友好’."

"這個時候官家把重元大兄推出來,捧上天,那才是害了大兄."

"萬一你那侄子以戰相挾,要大宋把你送回大遼,又當如何?"

"此時刻意把大兄低調處理,正是說明官家念了大兄的好,在保護大兄."

"......"

耶律重元登時大悟:

"多謝大郎解惑,為兄真是......真是自尋煩惱了."

唐奕再笑,"大兄明白就好."

眼看就要到萬民之前,耶律重元急道:"改日為兄定登門拜謝,現在卻是不能攪了子浩的風光啊."

唐奕欣慰道:"那就這麼定了,我那有好酒,等著大兄前來一醉!"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說完,唐奕不再多言,打馬上前,迎著開封百姓,迎著大宋群臣而去.

......

------

郊迎,唐奕經曆過一次,雖然沒有這次隆重,一下迎出三十里,但大體流程基本差不多.

無非就是宣一紙聖旨,都是漂亮話,擺酒,張樂,祭祀天地之類,最後再受百官萬民的拜禮.

風光是很風光,這可以說是舊禮之中除了拜相,天子對臣子的最大禮遇了,足見趙禎為了給唐奕抬身價,掙名聲出了多大的力.

但是,說心里話,唐奕對此真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因為,他是出了力,他是花了錢,但他也在古北關下親眼看到了,真正用命為大宋保下那塊地的,不是他......

待郊迎首臣文彥博把趙禎的表功聖旨交到唐奕手里,場中一靜,大伙兒都認為這個時候唐奕得說點什麼.

而唐奕面容肅穆,沒有一絲興奮和喜色,貝齒輕啟,宏亮之聲響徹全場.

"迎......"

"楊,公,回,家!!"

眾人一怔,心說,你著什麼急?這時候不裝一波,不是唐瘋子的作派啊.

可是,已經不容大伙兒多想,唐奕讓出正位.

立時萬眾為之一肅,再沒心思吐槽唐子浩.

因為,楊業尸骸,大宋要了七十年,宋人盼了七十年,民間對這位抗遼英雄的敬仰之情已經無法用言語表達.

此時,幾位鮮衣怒甲的將士已經抬著一口沉棺行來,正是每一個宋人魂牽夢繞的--楊公遺骸.

......

而行在最前,抬著棺木一角的,正是年余八旬的老將軍王德用.

楊文廣,楊懷玉,兩位楊家後人也在其中.

開封郊外,萬眾宋民眼睛瞬間濕潤.

楊無敵回家了,由大宋最年長的軍神,由楊家後人親手接回家了......

唐奕眼睛有些濕潤,猛然扯開嗓子高唱:

"老令公.......魂歸來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