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與君並肩,風雨同舟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宋從不缺少能人,從唐奕現有的布局看出他有革新之意,可能也絕非司馬光一人.

但是,唐奕現在問出這句:"君實可願助我?"絕對是心懷忐忑的,甚至有一絲慌亂.

在原本的曆史之中,司馬光是反對變法的首臣,甚至可以說唯一可以和王安石正面一戰的堅定保守派.

雖然唐奕不是王安石,雖然現在的局勢與原本的曆史不同,雖然現在的司馬光還沒有登峰造極,但是,唐奕還是怕,因為眼前的這個人......是司馬光.

"君實可願助我?"

唐奕的這句話讓司馬光也是一陣沉默.

看了看富弼,又看了看唐奕.

"富相公在此,請恕下官無禮了."

富弼面沉似水,不知為何,這個青年人竟讓他感到一絲透不過氣.

"君實,直言無妨."

"其實......"司馬光坦言道."其實,慶曆之舉光是不看好的,只是人微言輕,不得上達天聽罷了."

"為何?"

司馬光一笑,"有心無力!"

......

這四個字一出,富弼腦中瞬間閉過一個念頭:一語中的.

即使是慶曆革新的主導人物,現在回首,富弼也不得不說,范仲淹他們是准備不足的.

實則就是年輕的趙禎和一群良臣看清了國之弊端,急忙想要補求.心是好的,但卻忽視了,沉年痼疾豈是虎狼之藥可一濟得愈的.

《陳條十事》確實對症,但卻只是美好的願景罷了,想一朝得改難如登天.

司馬光看向唐奕,"相公與大郎不畢在意光的'馬後炮’.光雖不看好慶曆之舉,甚至如果將來有類似的所謂冒然革新依然會不看好."

"但是這次......"說到這里,司馬光話鋒一轉,目光也隨之轉向唐奕.

"這次,我看好大郎."

"哦?"唐奕聞聲心中稍定,疑惑出聲."為什麼?"

司馬光道:

"雖然以我的眼界也只能看懂大郎前面的布置,卻是對接下來要怎麼做全無了解.但是光覺得,大郎起碼沒有畫餅充饑,而是踏實實干.先立起了革新的基礎,謀而後動,起碼不是空談高論."

"光以為......"

"不妨一試!"

唐奕眉頭徹底舒展,"那君實可願與我同行!?一同試上一試!?"

司馬光沉吟片刻,眼神逐漸堅定,抱手過頂,高揖落下.

"與君並肩,風雨同舟!"

......

唐奕只覺心中悶氣驟然而散,朗聲大笑:

"如此甚好!明日起程,歸京!"

"歸京......"司馬光複述此句."歸京......再戰!"

燕云是第一戰,那麼下一戰將如何打響,司馬君實很期待.

......

--------

唐奕臨走前沒有見耶律洪基.想見,終還是作罷了.

那天耶律洪基問他,若是沒有打君欣卓的主意,結局會不會不一樣,唐奕後來真的仔細想了想.

國之大義,有沒有君欣卓依舊不會改變.但是,兩人可能真的會成為朋友,收回燕云之後的結局,也許會不同吧!

與司馬光策馬引隊向南緩行,出遼軍大營,只見道旁的山崗上,隱約有一騎孤立.

唐奕抬眼望去,心中一軟,下意識地打馬上坡.

不想那一騎似乎不想與唐奕正面一會,見他上來,立馬一夾馬腹急馳遠去.

唐奕勒住馬缰,怔怔北望.

孤騎.

長天.

塞上草海,碧波如鱗.

......

------

回到古北關.

此時,關上人聲鼎沸,熱火朝天.西軍將士正在重新修葺關牆,東面的塌城已經煥然一新.雄關依舊,卻好似那場血戰從未發生過.

關外.

距離關城三四里遠的地方,也有一群人在忙碌.卻是一批石匠鑿刻著一座座巨石,其中一石已經接近完工.

高頭大馬人立而起,馬上一重甲巨漢提兵北指,活似一尊門神守護著大宋的北大門.

楊懷玉靠到唐奕身邊.

"五百雕像卻是一時半會不得完工."

唐奕默然.

"在心里,已經完工......"

楊懷玉點頭,唐奕說的沒錯,在大宋的心里,那五百黑騎已經立起,已經完工,也已經......不朽!

指著申屠鳴良石像旁邊剛剛立起的一塊石碑,正面空空如野,尚且無字.

"給這片碑林起個名字吧."

......

唐奕聞聲緩緩下馬,朝那碑走了過去.

轉到碑後,卻是有字:

怒發沖冠,憑闌處,瀟瀟雨歇......

......

澶淵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

正是唐奕為閻王營專門寫的那首《滿江紅》.

看著舊詞,唐奕不禁挑起嘴角,"這詞不合時宜了,卻是要改一改."

"改成什麼?"

......

"怒發沖冠,雄關處,塞上云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澶淵恥,今得雪!!!"

"臣子恨,未敢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北狩舊山河......"

"朝天闕!!!"

......

楊懷玉細品其中滋味,確實要改一改的好.

澶淵恥,今得雪.臣子恨,未敢滅!

......

"那......"楊懷玉指著石碑正面的空白."那到底起個什麼名?"

唐奕環視當場,仿佛五百黑騎就在眼前.

"就叫......"

"閻王陣吧."

......

------

一路向南,到了幽州.

未得進城,就見宋楷,范純禮等人打頭,百多觀瀾儒生行裝齊整,已經等在城門外.

宋楷迎上唐奕,"不進城休整一下嗎?我爹還等著與你踐行呢."

唐奕抬頭看了看城門上的"幽州"二字.

原本那里寫的是"折津",是遼人的名字,現在卻是時隔百年終于換回了漢人的稱呼--幽州!

緩緩搖頭,"不進城了!"

玩味地看著諸位觀瀾儒生,"歸心似箭!"

"這里的事兒......辦完了!"

"千里之外的開封城,還有另一場大戰等著咱們."

"怎麼樣?"唐奕語氣之中盡是戲虐.

"可敢與我走上一遭!?"

......

宋楷大笑,招呼眾人,"告訴小唐教喻,有咱們不敢的事兒嗎?"

"沒有吧?"范純禮裝模做樣地好像真仔細想了想.

"咱們的口號是什麼來著?"

"老子天下第一!"

......

不可一世的嘶吼,震徹云霄.

待這一嗓子吼完,宋楷,范純禮等人無不收拾神情,恭敬地向唐奕抱手行禮,肅穆沉聲:

"與君並肩,風雨同舟!"

......